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人情冷暖

撒母耳記(下)
19-20章
20章18節 婦人說:古時有話說,當先在亞比拉求問,然後事就定妥。

政治是一場殘酷的遊戲。掃羅是便雅憫人,當大衛取代他為王之後,有一些便雅憫人心懷不平,認為大衛搶了掃羅,或則說,是便雅憫人的榮耀,更為合適。因此當押沙龍背叛,大衛落難時,這些便雅憫人有如雨後春筍,一個個冒出來。先有示每對大衛漫罵和丟石頭,後有示巴的背叛。從洗巴“引用”米非波設的話:“以色列人今日必將我父的國歸還我。”更顯明便雅憫人心中不甘願的情懷。現在我們看到的民主政治,莫不如此,執政黨與在野黨的互相攻擊制肘,誰也不服誰,只想把對方拉下馬。

神說,因為大衛的犯罪,使神的仇敵大得褻瀆神的機會;因此神雖然已經饒恕大衛的死罪,大衛卻依然要面對罪的後果:刀劍必不離開他的家,神也要在他的家中興起禍患攻擊大衛。我們要懂得珍惜手中的幸福和神給我們的份,不要玩火自焚。要看清楚試探和引誘的真面目,保守在主裡清潔的心和正直的靈。我們若不珍惜神賜下的恩惠,便要經歷大衛的幸福一樣樣被拿走的痛苦。大衛雖然保住王位,卻失去了兒子。先是暗嫩,現在是押沙龍,下一個是誰?只有作父母的,才知道失去兒女的心碎,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只有約押,在這時敢上前進諫;只有約押,敢殺死剛被任命為元帥的亞瑪撒;只有約押,不顧一切為大衛平亂;只有約押,聽得進去一個婦人的忠言。若是沒有約押,大衛不可能睡到太陽平西才起床;沒有約押,大衛的軍隊不能整合如一;沒有約押,大衛不能及時得回民心。約押對大衛的忠心,無人能及;約押對他位置的執著,使他冷血地除掉任何要取代他的人。他要在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他只屈服於大衛。

約押進攻亞比拉城時,有婦人說:“古時有話說,當先在亞比拉求問,然後事就定妥”;七十士譯本作“當在亞比拉和但求問”。表示他們城裡的人都是講道理的,要先問清楚事由才好發動攻擊,不要濫殺無辜。約押聽了此話,冷靜下來,要他們交出禍首示巴。婦人的智慧挽救了一場血腥的屠城。

大衛後來對洗巴和米非波設財產的分配,表面看似不公平,其實是因為他忘不了那句話:“以色列人今日必將我父的國歸還我”,不管米非波設有沒有說這話,大衛都相信了。他一心一意履行和約拿單立下的誓言,沒想到便雅憫人心中還有那樣深的怨恨,他受夠了。或者也是為了保護米非波設,分化勢力?

大衛落難時,示每的侮辱,巴西萊的饋贈;大衛得勝後,人情的轉變迎合,證實了一句話:“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以色列人和猶太人爭執誰和大衛更有情份,關係更密切,只因為想從大衛那裡得到更多的政治利益。唯有耶穌,是我們至好的朋友,永遠不會因為我們的勝敗而改變。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