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大衛和俄別以東

歷代志(上)
25-27章
27章23節b 因耶和華曾應許\說,必加增以色列人如天上的星那樣多。

聖樂的歷史若要追本溯源,可能要從大衛開始。大衛在利未人當中找到一群也和他一樣有音樂恩賜的人,以彈琴、鼓瑟、敲鈸、唱歌學習頌讚耶和華。其中希幔有十四個兒子,三個女兒,都歸他們父親指教,在耶和華的殿唱歌、敲鈸、彈琴、鼓瑟,辦神殿的事務(25:5-6)。這是以色列人有祭司制度以來,第一次有女性參與敬拜的事奉。

在聖殿守門的班次裡,我們很驚訝地發現,竟然有俄別以東的子孫。聖經上曾經提及,當大衛第一次要把約櫃帶回來時,因為沒有按著律法的教導,以致於神擊打烏撒;大衛在驚懼之餘,就把約櫃放到迦特人俄別以東的家裡。既然是迦特人,豈不是非利士人,怎能在聖殿服事?聖經裡的作者有時會把住的地方加在人名前,例如撒母耳的父親是“以法蓮山地的拉瑪瑣非有一個以法蓮人,名叫以利加拿”,但在歷代志上第六章記載:以利加拿是利未之子哥轄的後裔。因此正確的說法:以利加拿是住在以法蓮山地的利未人。

以此類推,俄別以東也有可能是住在迦特的利未人。大衛在躲避掃羅的追殺時,曾經兩次去迦特尋求庇護,很可能在迦特時認識了俄別以東,也得過他的幫助,因此知道他的背景,才會把約櫃送到他那裡去存放。否則像約櫃那樣的國寶,豈有隨便寄放之理?但是“俄別以東”這名字的意思是“以東的僕人”,若是利未人,為何會取如此卑微的名字呢?我們要回想在士師記的第17-18章裡,曾經記載有一個利未人隨便就當了米迦家裡的私人祭司,後來又跟著但族人走了。那時的利未人得不到十一奉獻的供應,生活必定十分困難,因為他們不像其他人可以隨便找工作。

俄別以東一家很可能經過一段顛沛流離的生活,後來定居在迦特,卻碰上大衛。此時大衛重整利未人的工作,便重新把他們一家召回來,做看殿的工作。由此,我們可以看到族譜對以色列人有很重要的價值,他們必須憑著族譜才能找到自己的定位。

神應許亞伯拉罕,他的後裔必如天上的星那樣多,大衛也相信,因此他在計算人口時,不計算廿歲以下的年輕人;但是因為神不喜悅這事,所以後來約押沒有點完,數目也沒有記下。但這應許在所羅門時應驗了:“猶大人和以色列人如同海邊的沙那樣多,都吃喝快樂”(王上4:20)。

大衛不管在軍事、政治、宗教方面,都讓我們看到他極為不平凡的一面。這世界上沒有完人,因此歷代志的作者要我們換個眼光看大衛,不要因為他一時的失足,就否定他對以色列的貢獻,和他不平凡的一生。大衛和俄別以東一樣,在逆境時都是緊緊倚靠神,在平順時不忘神恩典的人;因而神也記念他們,在穩妥時就提拔祝福他們。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