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神對各教會的心意(上)

啟示錄
2章
26節 那得勝又遵守我命令到底的,我要賜給他權柄制伏列國

對於《啟示錄》裡神對七個教會的心意,有許多不同的看法,但是我們可以看到,在約翰的時代,教會已經經歷了神所提到的各種問題;而在每一個歷史階段,也都有每一個類型的教會存在,每個時代的教會也都有她的特色。

在《以弗所書》裡,保羅曾大大讚揚以弗所教會的弟兄姐妹們因為信從了主耶穌而有格外的愛心,在對耶路撒冷的捐助和對保羅的關照,都比其他教會顯出更大的愛心。但是幾曾何時,神責備他們離棄了起初的愛心。神對以弗所教會有很多正面的看法:為主的名勞碌、忍耐,不容忍惡人,也會試驗真假使徒。但是保羅說,若沒有愛,即使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即使有先知講道之能,也明白各樣的奧秘,各樣的知識,而且有全備的信心能夠移山,卻沒有愛,就算不得什麼。

我們都經常因為忙碌,而忽略了人的重要;也因為不法的事增加,愛心便漸漸隱藏。主耶穌一針見血,指出服事中必須常存起初對主對人的愛心;因為唯有愛,能包容一切過犯。教會是神的家,家裡要重“情”、重“愛”,彼此相愛,才能彰顯主的榮耀。

尼哥拉一黨,在整本聖經中只有在此章提及兩次,根據資料,尼哥拉是在《使徒行傳》裡和司提反一樣,被揀選出來管理飯食的七位執事中的一位。據說他的妻子十分美麗,他因為嫉妒而遭到其他使徒的訓戒,因此他把妻子帶進信徒之間,行使放縱情慾之事。但是亞歷山卓的革利免在著作中為他平反,尼哥拉始終只和他的妻子一起,女兒也始終保守童貞。這事很可能是盛名之累。第二個說法,在保羅的書信中,曾經勸誡信徒不可因為在基督裡得了自由,而把這自由作為放縱情慾的免罪牌,以致得罪神和自己的身體。尼哥拉一黨便是保羅所指的那些放縱情慾之人。第三個說法,是因為“尼哥拉”有“勝過或征服平民”之意,尼哥拉黨人認為自己高過一般信徒。這個說法造成教會有兩個極端,一是像天主教所建立的宗教階級制度,聖職人員高高在上;二是有的福音派教會把牧者當成僕人,從講道到掃廁所,幫人帶孩子,都是他的事。凡此種種都不是神所喜悅的。

以弗所教會的特色是使徒建立的教會,再來便進入了士每拿教會的時代,是信徒被迫害的時代。神知道士每拿教會的患難和貧窮,卻說“你卻是富足的”。這使我們想起保羅的話:看是什麼都沒有,卻是樣樣都有;看是什麼都有,卻樣樣都沒有。神就是他們的產業,在他們需要時供應他們。神沒有應許他們不受苦難,卻要求他們至死忠心,像主耶穌一樣,就必得生命的冠冕,不不受第二次的死。十日的患難和羅馬皇帝下了十次逼迫基督徒的命令或許有關。

別迦摩的教會形容君士坦丁大帝接納了基督教之後發生的事,不再有逼迫,教會卻轉型和世俗“結婚”了。巴蘭引誘以色列人和外邦人行淫,君士坦丁大帝也把太陽教融入基督教,把主復活的第一天稱為Sunday(太陽的日子)。教會的發展開始走偏了。

推雅推喇教會代表教會進入一個十分荒涼的時期,那時天主教開始賣贖罪券,壓迫科學家哥白尼、伽利略等人,逐有文藝復興和馬丁路德的興起。耶洗別的教導代表異端和偶像崇拜的介入,晨星代表希望,在凌晨最黑暗的時刻,神要把希望賜給他們。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