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香車美人過五關

作者名: 
陳映瞳

 週六下午,氣溫華氏二十度;但是,很難得的出現了陽光。透過實驗室汙濁的窗戶向外望,我突然想到應該趁著好天氣出去洗車。

我的車是教會裡一對長輩出借的愛車。這小姐雖然年近十歲芳齡,但因為主人呵護有加,所以出落得秀外慧中,清麗可人。

兩星期前車主人叮嚀我,冬天道路潑灑鹽巴,容易傷害車子底盤,最好能護送小姐前去淋浴,我一直謹記在心;只是學校實驗室附近哪裡有洗車廠,倒是考倒我這個在台灣從不開車,到美國又是新手上路的菜鳥族了。

上星期在教會,還特地為此請教了學生團契的幾位弟兄姊妹。這當中,主修鋼琴的學妹琴藝精湛,家教學生遍佈全地,所以都是在巡迴教學時順便 洗車的;主修環工的學弟對牧師和牧師娘極度崇拜,連洗車都要追隨到牧師家附近的洗車廠報到。主修中提琴的學妹通曉事理,總能指點旁人生活迷津;只可惜當時 她不在場。至於主修電機的那對小夫妻呢?嘿……原來他們竟然毫無洗車經驗。如果連未來的電機博士和博士夫人都不在意底盤,我這種只懂兩顆眼珠子的眼科醫 師,似乎也不用太覺羞愧了。

這些學生們提供的答案,對我都不實用。後來我憶起許多弟兄姊妹私下說過,若遇見生命中無法面對的沉重苦楚和嚴重困惑,詢問牧師一定可以獲 得解答,所以我嘗試著請示牧師高見。聽完我的問題後,什麼疑難雜症都解決過的牧師,手持聖經,毫不思索便回答說:「洗車?……洗什麼車?過幾天不是馬上又 要下雪了嗎?底盤很快又會被鹽巴弄髒啊!現在洗了,還不是等於白洗?」

我覺得牧師講的道理實在是窩心極了;這種充滿聖經智慧的箴言,最適合像我這種沒時間到處遊蕩,又沒方向感找路的會眾領受了。不過我一想到車主人的叮嚀,想起平日他們對我百般的照顧,無論如何,我不能辜負他們的期待。

怎麼辦呢?我一向討厭開高速公路,難道真要為此再度千里迢迢地在高速公路上奔馳嗎?這時,我突然憶起一家不需上高速公路便可到達的樂器行,那裡附近加油站很寬敞,極有可能暗藏洗車廠。於是我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上路,果然幸運地在那裡發現寶藏。 

 只是,這洗車廠的外觀怎麼像一個巨型的魔術盒啊?我前後繞了幾圈都摸不著頭緒,最後只好向加油站裡的收銀員求救。當時不僅氣溫極低,風勢更是強大,一站到室外就冷得無法呼吸;所幸一位中年收銀員看我愣頭愣腦的模樣,決定親自走出戶外指點迷津。

她大可不必這樣熱心啊!危難時遇見好人,我忍不住感激萬分;為了聽到她的指示,我更是把車窗半搖下來,一步步把車子左前輪開進魔術盒外的輸送帶上。

「OK,我們要開始洗車了,」原本靜止的輸送帶,在此刻緩慢地開始震動。「現在,請把車子的引擎保持在運轉的狀態,並且把排檔換到N檔。」

引擎繼續運轉?不對啊?洗車時引擎不是應該要熄火嗎?這可是車主人事先和我沙盤推演過的啊。因為要這樣,車後方收音機的天線才會縮回車身,這個金科玉律,我可是不敢遺忘的啊!

收銀員轉身準備離去,我急得把車窗整個搖下來,激動地告訴她,我的車子引擎一定要熄火,否則伸出車外的天線會被折損。這車不是我的,我必須向朋友負責;如果不開引擎就不能洗車,因此要冒上傷害到天線的危險,那我寧可不要洗了……

「可是現在來不及了,機器已經開始運轉了……。」這位收銀員轉身回來,無奈地回答,「何況我們一天到晚都在洗車,好像沒有遇見過問題。我想,你的天線即使突出車身,應該也沒有關係啦!」

真的嗎?她的話可信嗎?

我望著她誠懇堅定的眼神,心裡還是七上八下。我有點想打退堂鼓了!

 「能不能暫時把機器停下來,讓我考慮一下,或是詢問友人的意見呢?」

收銀員要我往身後看。原本空蕩蕩的洗車廠,不知道何時,竟出現一條小小車龍排在我的身後;這些等著洗車的行伍堵住了我的退路,此時就算把機器停住,恐怕也很難抽身……。

好吧!反正別無選擇了,看來我也只好用力禱告,祈求天線安度危機了。

「好了!我們馬上要開始了,趕快把車窗搖上來啊!」

對喔!洗澡當然要關緊門窗囉。我乖乖地聽從指示準備關窗,萬萬沒想到,平時乖巧溫馴的愛車,竟然在那時候發起小姐脾氣,窗戶電動開關突然失靈了。「快啊!趕快把車窗搖上來啊!」收銀員急了,聲量突然扭到最高分貝。

原來,魔術盒的門已經打開了;而前方不遠處,有一道水牆四面八方傾洩而出。

「可是我的車子失靈了,電動車窗搖不上來。救命啊!喂喂喂,現在該怎麼辦啊?」

說時遲,這時快,水聲在瞬間完全掩蓋了我的喊叫;不僅是我的嘶喊聲被淹沒,我發現我也看不見那位收銀員了──眼前,只剩白茫茫的水花模糊了整個擋風玻璃;當然,大大小小的水柱也從車窗外直接噴向我的身體。

一切的一切,都發生得太快了;我還來不及反應,第一道水牆就噴完了。我驚魂未定地脫離水世界,才發現我的上半身已經全都溼了。不過,只溼了上半身而已,應該不算太糟吧。我正慶幸著,下一秒鐘,卻發現前方出現很多噴射而出的泡沫水柱,虎視眈眈地等著我。

原來,我高興得太早了,開胃菜才剛吃完而已,精采的還沒上桌呢。

在那個場景變幻的瞬間,我其實大可以逃到車後座避難;但是一想到若沒有我的保護,愛車的儀表板和種種設備可能因此受損,一咬牙之後,我還是決定與愛車共存亡。我很快環顧四周,把當時唯一拿得到的武器──那份被我翻爛了的小地圖舉了起來,奮勇地

檔住一小部分裸露的車窗;等這關闖完之後,愛車無事,我的秀髮、香肩和半邊玉頰,已經全是肥皂泡沫了。

接下來,是什麼噁心的怪東西啊?此時只見前方突然出現兩大根巨型五彩大刷子,伸出手來望著我獰笑。那兩隻毛手毛腳伸向我和愛車,將車身前後用力地刷洗;我必須發揮軟骨瑜珈術的極致,才能把身體整個扭到右前座,避開這毛茸茸怪手的攻擊。

好了,至少我平安通過三關了,災難應該要結束了吧!

我都來不及喘口氣,便驚覺前方有一道比第一關水牆洶湧十倍以上的大瀑布,千軍萬馬地奔洩而下。我這早已溼透的小地圖,如何能抵住這波攻勢呢?怎麼辦,這下可真是無語問蒼天了。

「算了算了!」我鼓勵自己,「反正是小命一條,值不了多少美金;就算出事,三十多年以後,又是一名好漢。」豁出去了的我,乾脆把身體擺出大字型,放棄任何掙扎,奮力抱住駕駛盤和儀表板上,用肉身去敵擋那強大的水勢了。

等這四關闖完之後,我真的已經是全身上下,從頭髮溼到腳底了。所幸我護主成功,愛車車內的重要部位還是毫髮未損。

通過瀑布之後,終於有一道溫暖的和風烘吹了過來,輕輕地吹過我和愛車溼透了的身體;真是好舒服啊!只可惜好景不常,幾秒過後,魔術盒的鐵門就打開了,而前方正站著那見死不救的收銀員。

駛離魔術方塊的我,氣憤狼狽地奪車而出。這齣鬧劇,劇情實在編得太離譜了!我花八塊美金的目的是要洗車的,不是來玩過五關的:這種只適合出現在卡通影片的情節,怎麼可能會發生在真人身上呢?

我全身溼答答地在寒風中發抖,忍不住怒瞪收銀員;她卻裝作若無其事地看著遠方,一邊輕吹著不成調的口哨;我想,她一定在偷笑吧!看到一位台灣醜姑娘經過上沖、下洗、左戳、右揉的美白四部曲之後,脫胎成水噹噹,白拋拋的出水芙蓉,有誰不想笑呢?

「你們洗車廠的設計實在太差了,哪有沒辦法中途停止運轉的設計啊!」

我忍不住大發脾氣。

「不過,至少你的車洗得很乾淨啊!」

這倒是真的,所有的犧牲,其實都是為了「她」的終身幸福。我愛憐地輕撫小姐每一吋肌膚,滿意地將車身掃描一遍。等我看到車後方時,驚異地發現,天線竟然不見了。

天線……我的天線啊!

我衝向天線處,發現原來我的惡夢還沒有結束;那根被我視為心肝寶貝的天線,那根害我把車窗整個搖下來的天線,竟然已不堪擰虐,攔腰截斷。

怎、麼、會、這、樣……

我原本就已經火冒三丈了,這時真是氣得話都說不清楚。

「你剛剛,不是一再保證,這根天線,不會有問題嗎?」

「別人的車都不會啊,我怎麼知道你的會出問題呢?」

「可是我剛剛有一再提醒你這不是我的車,絕對不能出事的啊……」

收銀員聳聳肩,一臉愛莫能助的表情。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要請求賠償。」

我當然是可以要求賠償,不僅是車身的賠償,還有我精神的賠償。我押著收銀員走回加油站索取損傷報告,在填寫出事經過的時候,卻發現如果堅持告訴的話,我所舉發賠償的對象,並不是洗車廠,並不是加油站,而是這位原本好心,冒著風寒出來幫助我的收銀員。

「雖然我很生氣,但我還是很感謝你的幫忙。我也不想告你,我想告的是洗車廠。你能不能請你經理出面解決這件事?」

收銀員進屋裡請示經理意見;回來後黯然告訴我,這是她闖的禍,老闆要她自行解決。

這樣啊……

我自覺是有理的,但是這樣做,好嗎?對嗎?我的良心過得去嗎?

原本是好心好意幫助別人,卻被反咬一口;這位收銀員,心裡不知作何感想?

加油站裡的收銀員,經濟狀況應該不會太好。我知道在美國修車很貴,但是,我真的付不起這個錢嗎?

「你當然有權利要求賠償;但就我所知,洗車廠是根本不會負責理賠的啦!」收銀員語帶苦澀地說著。

我越來越猶豫了。

我把損傷報告單帶回家,問過一些人的意見,也想了好幾天,心裡一直覺得不安。禱告尋求過後,我撕掉了損傷報告單,決定自己花錢換掉天線。雖然有一點點心疼和不甘心,但我認為,這位好心收銀員對人的信任,和下次再有勇氣幫助別人的意願,價值應該大於一根天線的價格。

何況,是我自己不聽從牧師的訓誨的……神的僕人是輕慢不得的啊!

還有,星期六下午就算明文規定不需上班,我還是應該勤奮地在實驗室工作。誰叫我趁機偷懶,四處閒逛呢?

我,這算是活該吧!

摘自《遠方正閃閃發光》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