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行奇蹟和說方言的恩賜(22)

聖靈尊題系列【廿二】行奇蹟和說方言的恩賜

  

 「行異能的恩賜」與「異能」一字在希臘文裏是「能力「的意思(哥林多後書十二:12)。神跡奇事是指一種需要超越我們已知的物理定律才能發生的事。那是一種屬靈的現像,由神的能力而來,是一件奇妙的事。在舊約中「奇蹟」大部分被譯成「奇妙的事」或「大有能力的工作」。新約的異能則是指「神蹟」(約翰讀音二:11)或「神蹟奇事」(約翰四:48;使徒行傳五:12;十五:12)。

   顯然耶穌與門徒所行的奇事,證實了他們所宣稱具有的權能以及所傳信息的可信性。我們必須記得有人曾問耶穌和衪的門徒說:「我們怎麼知道祢就是自稱是的那位,而且祢的話是真的呢?」這我們不能說,這個問題問得不當。所以每每面臨重要的時機,神總是一再底藉著神跡向人彰顯衪自己,使他們得到一些外在、肯定的證據,證明他們由神僕人那裡聽來的話是真實的。

  以利亞在迦密山上的事,最能說明這個原則。那時他正面臨一個極大的爭戰,就是要叫以色列人在神和巴力之間作一個選擇。以利亞向巴力的祭司挑戰,要他們設一祭壇,然後放祭牲在其上。他叫以色列人尋求一個肯定的蹟像,以證明給他們看,究竟耶和華還是巴力是真神。巴力的祭司們大聲呼叫他們的神,但一點沒有動靜。但是在以利亞倒了幾桶水在祭壇的祭牲上之後,神由天上降下火來在水中將祭牲燒盡了,這真是一個神蹟!

  保羅說人可以知道他是一個使徒,因為「我在你們中間用百般的忍耐,藉著神蹟奇事異能,顯出使徒的憑據來。」(哥林多後書十二:12)。聖靈將行神蹟的能力賜給早期的使徒,以此證實他們是身負特殊任務的人,專門傳揚基督的信息:也是這一批人引進了人類歷史中一個新的時代。

  然而在新約中也有許多偉人都不曾行過神蹟。施洗約翰本人就可以說明了這點:「有許多人來到他(耶穌)那裡,他們說:『約翰一件神蹟沒有行過,但約翰指著這人所說的一切話都是真的。』在那裡信耶穌的人就多了。」(約翰福音十:41、42)所以施洗約翰雖然未行神蹟,但他高舉主耶穌基督,使很多的人接受了主。記得嗎?耶穌論到施洗約翰時,稱讚他說:「我實在告訴你們,凡婦人所生的,沒有一個興起來大過施洗約翰的。」(馬太福音十一:11)

為什麼今天我們不再看見聖經中所記載的各種神蹟呢?

很少有神蹟出現,是因為我們的信心太小,還是因為神不在今天的時代裡行神蹟呢?是否神蹟奇事的恩賜只適合用在早期教會那種特殊情況下呢?牧師想是的。但是今天當福音在開荒地區,如同第一世紀初期的情形下被傳揚時,一樣常會有神蹟隨著出現。同時,根據先知何西阿和約珥的預言,在世代末了時,我們將看見神蹟又會增多起來。

  然而耶穌在論到衪所行的神蹟時,曾告訴門徒說,他們將要行「比這更大的事」(約翰福音十四:12),甚至是比衪所做的如醫病,叫瞎眼看見,叫死人復活和趕鬼等更大的事呢?有人說:「耶穌來不是為了來傳講福音,而是為留給世人一個可傳講的福音。」

  因著衪的受死和復活,我們得到了一個能使人得蒙赦罪同時生命被改變的福音。一個人的生命改變了,就是一個最大的奇蹟。每一次有人因認罪悔改,並且心裡相信耶穌基督而得「重生」時,就是一個生命改變的奇蹟。

這並不是說在世界有些地方,聖靈就不再按衪的旨意指定某些人行神蹟異能的事。牧師剛才已說過,在末世的時候,相信神跡奇事發生的機會將愈來愈多,好向這懷疑不信的世代表明神的能力。正如撒但的權勢會愈來愈猖獗一樣,相信神會使神蹟奇事每次更多地行在地上。

  【 說方言的恩賜

  一位著名的蘇格蘭牧師,躺在一間醫院的病房裡,他知道他的生命已危在旦夕,任何時刻都有離世見主的可能,因此他開始和衪交談。當他禱告的時候,他發現自己在用從來沒聽過的語言在禱告。他只對一位朋友提到這件事,就再也沒有向別人提起過,他在病愈後又服事主好幾年。

  有一個年輕的太太,因為一天來每一件事都不對勁,那晚她坐在床上,近乎瘋狂,就「對神大大埋怨起來」。

  後來當她將那晚發生的事,對葛師母路得娓娓道來時,她問道:「你曾聽過用方言禱告嗎?」路得點點頭。她接下去說:「我從來沒聽過。我也從未求過。我不知道那天到底是怎麼回事。突然間,我好像是坐在太空船中繞著地球而行。當我經過每一洲大陸時,我想到在那裡的基督徒,我提名為我所認識的宣教士禱告,我就這樣繞了地球一週。然後我看一下鐘,我以為我已禱告了至少半小時了。不料卻已是黎明時刻。我感到精神大振,重擔脫落,所有的挫折、憤怒、抱怨都一掃而空,我覺得好像睡了一晚的好覺。」

 一個在某大學附近教會中的一班主日學,正在學習有關聖靈的位格與衪的工作。那裡的信徒因方言問題而意見不合。有一次,經過了一次特別激動的聚會之後,有人要求那位大學主日學教師講解有關聖靈的事,每一個學生也分享一些他們的經驗。幾個月之後老師再提這件事時說,在他的記憶中對三個學生的印像最為深刻。第一個人的見證說到,在他有過說方言的經驗之後,有數月之久,他全心關注在說方言這事上,很少談其他的,而且盡他所能的幫助別的信徒追求同樣的經驗。但是,最後他放棄了這種想法,他知道神賜人聖靈為著使人用不同的方式來榮耀主耶穌。今天他成了一個很傑出的傳神福音的人。

  第二個人也自稱說過方言,但在數星期之後,卻因公開的犯罪、不悔改認罪、及屢犯的不道德行為而被學校開除。

  第三個在他記憶中突出的人,是最近在一大都市中悔改信主的一個太保。有一次下課後,他把老師叫到一邊告訴他說,他在那次聚會中所聽到的語言是他所熟悉的。老師問他是何種語言,他回答:「就同我從前協助我的祖母交鬼時聽到的一樣。」這位老師告訴我,他認為這些例子正說明了方言的三種來源:(1)聖靈;(2)心理作用;(3)撒但的影響。

  葛牧師不願假裝對說方言這件事很內行,他的意見是從研讀聖經、自己的經驗,還有和他的弟兄姊妹交通中得來的。有一件事是他可以肯定的:聖靈或祂的任何一種恩賜,都不會使信徒因此分門結黨的。這不是說我們不應對聖經說方言的教訓有自己的意見,或是不可以有重視說方言的地方教會或不重視說方言的教會。但牧師確信一件事:當說方言的恩賜被誤用,使教會起紛爭時,那必然是因為我們對說方言的認識有了偏差,所以罪就進入了基督的教會了。

 【 歷史背景

  將近一百年來,有許多基督徒和一些教會,十分重視說方言的經歷。對他們而言,說方言是基督徒在悔改之後一定該在他們生命中發生的一件事。

  然而,許多所謂靈恩派的信徒從未說過方言,但他們還是被接納為主耶穌的真信徒。因此,許多自稱為靈恩派的教會,也並不認為講方言是重生的主要憑據。他們同意重生的信徒是藉聖靈受洗歸入主的身體,施浸禮是一個外在的記號。重生的時候,聖靈就開始住在他們心裡。但對他們來說,聖靈的洗是在重生之後所發生的事。

  近來新五旬節派或靈恩派運動大行其道。許多大宗派以及天主派的會友都參與其中。他們同五旬節會一樣強調神醫,也認為講方言是在重生之後又得靈洗的證明。但是那些早期的五旬節教會,則認為新五旬節派的信徒在生活上並沒有顯出因聖靈充滿而該有的生命改變,這使他們憂心忡忡。

  無可否認,新五旬節教會所強調的觀點,已使世界某些地方的信徒和羅馬天主教徒的距離拉近了很多。這並不是因為他們解決了一些如因信稱義、望彌撒,或教皇無誤論等意見相左的教義,而是因為他們在受靈洗和說方言的觀點上相同之故。但我遇見過許多天主教徒,和新五旬節信徒一樣,他們自稱是靈恩派的信徒,但卻從來沒有說過方言,對他們而言,他們乃是對個人和基督的關系有了一層新的發現。

  【 聖經中有關方言的例證

  新約中只有兩卷書提到說方言:使徒行傳及保羅寫的哥林多前書(雖然在馬可福音十六章17節中也提及,但很多學者認為在原來的手抄本上並沒有這些字)。「方言」這個字有兩種不同的用法。其一為當五旬節應許的聖靈降下時,我們若仔細查考使徒行傳第二章說的方言,就知道那是指在耶路撒冷的外國人可以聽懂的一種外國話。因此,那一小群基督徒得著特殊的能力,可以講其他國家的語言。

  五旬節發生了什麼事呢?使徒行傳第二章告訴我們,有四件事發生,表明了新時代的起始。第一,有大聲音由天而來,如大風充滿屋子。第二,在樓上聖靈如火舌降在各人身上。第三,他們每一個人都被聖靈充滿。第四,每個人因聖靈所賜的能力說起別國的話來。這些方言都是那些從羅馬帝國各地回到耶路撒冷過五旬節的人所聽得懂的語言。有些人相信,神蹟發生在聽著的耳朵上,有些人則相信使徒們得到了一種超自然的能力,講出他們原來不懂的外國語。不管是哪一種對,總是一件「神蹟」發生了!

  同一個基要的字「充滿」,出現在使徒行傳第四章8節,彼得「被聖靈充滿」(沒有提到說方言),向大祭師和猶太的首長傳道。同樣的字也用在路加一章15節,有關施洗約翰的身上,經上說:「從母腹裡就被聖靈充滿了」。但我們沒有讀過施洗約翰說方言的記載。在保羅歸主的經歷中,我們讀到亞拿尼亞到他那裡說:「……叫你能看見,又被聖靈充滿。」(使徒行傳九:17)於是保羅馬上能看見,且受了洗,他「就在各會堂裡宣傳耶穌,說『衪是神的兒子』」(使徒行傳九:20)。此地也沒提到說方言。

  使徒行傳十九章記載保羅在以弗所的故事。他發現在那裡有一些信徒從未聽過聖靈降臨的事,經上就記載說:「保羅按手在他們頭上,聖靈便降在他們身上,他們就說方言,又說預言」(使徒行傳十九:6)。這裡聖經並沒有說他們被聖靈充滿。雖然他們沒有遇見類似五旬節那種火舌或大風降臨的事,但他們都說了方言,也說了預言。使徒行傳十九章,也沒有記載他們所說的方言,是那裡的人們所聽得懂的預言,也沒有說那裡有翻譯方言的人。但我們至少可以假定所說的方言是世界上某地方的人講的。

  葛牧師說:「當我到了國外時,我講的仍是英語,對那地大部分的人,英語是種聽不懂的方言。譬如一次在印度東北部,每次聚會當我對數千人講道時,需要有十七個翻譯人員把它翻成十七種語言,這樣我的聽眾才能聽懂我所講的「方言」。我認為這就是類似五旬節的情形,只是在那裡是一件神蹟。也許是每一個說方言的人所講的,是某些人聽得懂的話,也許是聖靈將所講的話翻譯成每一聽眾自己的語言,這個神跡就是使每人都聽懂了。」

  【 哥林多前書中「聽不懂」的方言

  雖然使徒行傳與哥林多前書所用的方言一字屬於同一個希臘字,但哥林多前書所提到的說方言,似乎與使徒行傳內所發生的不大相同。

  在五旬節那日,門徒所說的方言,是來到耶路撒冷的游客所聽得懂的話。雖然講的人得著聖靈的能力,卻不懂這些語言,但聽眾卻聽得懂。然而,在哥林多前書中,聽眾所聽到的是他們所聽不懂的語言,所以需要翻方言的人。我們不知道哥林多前書所說的方言是不是屬於已知語言中的一種,有些聖經學者認為它是某種語言,但也有些學者認為是一種世上所沒有的語言。葛牧師比較贊同後者的看法。事實上,這與我們對那段經文的了解可能沒有多大的關系,只是有些人指出,若是哥林多教會中所說的方言是一種可懂的語言,也和今天所說的「方言」沒有什麼大關係。既然「翻方言」也是一種屬靈恩賜,我就相信哥林多前書中所提的方言不是一種人所熟悉而能懂的語言。

  哥林多前書十三章又有一件難懂的事。保羅提到人和天使的語言。顯然天使的話無人能懂,但文中卻暗示有人會講這種話。保羅在哥林多書中講到說「方言」乃是來自聖靈的恩賜,所以衪可能會賜人能力講說天使的話。當然保羅也很清楚地指出,這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得到的恩賜。也正因如此,牧師很難將聖靈充滿和第二次靈洗連在一起,也無法認為必須將聖靈充滿與講方言連在一起。牧師找不到很明顯的經文,來支持那些認為一個人受靈洗就必能講方言的說法。因為神只把說方言的恩賜賜給少數一些人而已。

  不但如此,牧師有時認為現代人對「靈恩」一詞的用法可能有誤。哥林多前書中神給信徒的恩賜一詞在希臘文中是Charismata,沒有人可以靠自己得到這種恩賜。根據保羅說的,恩賜是聖靈的作為「隨己意分給各人」(哥林多前書十二:11)。保羅說:「都是從一位聖靈受洗,成了一個身體」(哥林多前書十二:13)。除此之外,聖靈也將恩賜分給身體的各肢體,因此每一位信徒都可得到一些恩賜,因此每一個信徒都是有靈恩的人!

  此外,保羅也沒有說所有的恩賜都屬於每一個信徒的。他只說每個人接受「一些」恩賜。但他告訴哥林多教會的信徒要「切切的求」最好的恩賜,而且他在哥林多前書十三章中堅稱,任何一種恩賜若沒有愛就毫無價值。

 

附註;[聖靈專題系列]的資料, 取材自葛培理博士所著 “聖靈”, 並參閱  “聖經與聖靈” 施同德著(Roger Stronstad), 與揀錄互聯網聖經學者們的精意而編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