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我為什麼要信神?

雲飛

熟悉我的親朋好友都認為我信主之後變化很大。回想我信主的過程,心裡滿滿的是喜樂和感恩!

第一次對上帝有一點點認識,是一次很偶然的際遇。那年我去廣州看望新婚不久的同學,她是大學裡睡在我上鋪的閨蜜。因為她家是基督家庭,吃飯前必先禱告,於是我只能飢腸轆轆地看著一桌子菜,卻不敢吃,等待她們禱告完畢。因為當時還不理解禱告的意義,所以禱告的內容我基本聽不進去,甚至還慶幸自己不是基督徒,不至於平時餓著肚子禱告!

我這位閨蜜出自典型的知識分子家庭,父母都是老教授,她也是個極單純的“書呆子”。我猜想她的愛人應該也是一個知書達理的人,那才般配。但一見面,我就大失所望。那人臉上帶疤,氣質彪悍,看上去簡直像個黑社會份子,使我馬上聯想到刀光劍影、打打殺殺的恐怖畫面。但是相處之後,感覺他還蠻有正義感和責任心的,並且對我閨蜜非常好。我同學的婆婆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慮,坦誠地給我講述兒子的故事。這人過去果然是個混黑社會的!什麼壞事都敢做,讓媽媽操碎了心流盡了淚,後來因為信了基督,才終於走上正路,否則也許早進監獄了。我為自己的閨蜜鬆了一口氣,心裡不禁感慨:耶穌竟然可以使一個人有這麼大的改變!竟然讓一個混世魔王成為我文弱閨蜜的貼心丈夫!

我同學的姐夫兩年前死於淋巴癌。我們中國人雖然喜歡研究長生不老的秘訣,對死卻諱莫如深。所以我暗自提醒自己絕口不提她姐夫的事。但是那天正當大家一起吃飯的時候,同學5歲的小外甥忽然對她媽媽說:“昨天晚上我夢見爸爸了!”我心裡一哆嗦,趕緊裝作什麼都沒聽見,低頭繼續吃飯。此時卻聽見孩子的媽媽溫柔地問:“又想爸爸啦?”小朋友認真地點頭。媽媽又問:“爸爸去哪兒了?”小朋友平靜地回答:“爸爸去天堂了!”我當時徹底驚呆了,一個5歲的孩子竟然可以用這種方式理解死亡!原來,這孩子在當地的教會幼兒園長大,對死亡早有認識。家人希望他今後繼續就讀教會小學、教會中學。我心想,這一路下來,這孩子得成為多麼勇敢、信仰篤定的人!

時間到了2014年,我送女兒Grace來溫哥華讀書,結識了徐摩西牧師一家。我們在國內從小接受無神論的教育,短時間裡很難接受神,並且印象中都是沒有人生追求、無力把握命運,心灰意冷的人才會信基督。這是我當時的真實想法,華人中現在依然有很多人抱有我這樣的偏見。我和女兒第一次走進教堂的那個早上,詩班唱的是《恩典之路》。我倆一輩子都忘不了這首歌。歌詞就像是從我們心底流淌出來的,每一句都特別打動我們的心,不知不覺就淚流滿面。

我把女兒安頓到寄宿家庭,就准備回國繼續工作。送她出國前,我覺得自己想得很明白了,孩子有自己的人生目標,父母早晚要放手。但是女兒是我一手帶大的,從來沒有跟我分開過,這一放手就放到千里之外的溫哥華,而她還是個13歲的小女孩。所以,當分別進入倒計時的時候,我一千個不放心,一萬個捨不得,真的是愁腸百結心如刀絞,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淚,我生平第一次感到自己的軟弱無助。

就在這時候,志雅師母和教會的慶茹姐妹拉著我的手為我和女兒禱告,為我們祈求神的看顧和引領……,聖靈就這樣進到我心裡。我帶著一個母親無法逃避的悲傷,帶著聖靈的安慰離開了溫哥華。回國之後,志雅師母仍然和我保持聯系。她自己要工作,還要兼顧教會的事情,要考慮的事情和要關照的人實在很多,但她依然關心我的近況;她也十分關心Grace,時常接送或是敦促她去教會參加活動。我和我愛人在見不到孩子的日子裡,最大的願望就是她能多去教會,因為我們知道教會有濃濃的愛和滿滿的正能量。

女兒在寄宿家庭的兩年裡,我利用年假過來探望。我每次來,都必定去教會。主日崇拜、真理課、小組團契、禱告會,我能去便盡量去,每次從教會回來,都感覺自己得到了更新。因為生活裡的各種困惑都可以在《聖經》裡找到答案,而《聖經》就是神的話語,我怎能不渴慕這位又真又活的神?

去年,我來溫哥華陪讀。但是和女兒重聚帶來的快樂非常短暫,因為我突然發現們倆已經成為兩個世界的人。她不再是過去那個小鳥依人的乖乖女了,她在最不穩定的年紀,被丟到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裡,內心經歷了我無法想象的巨變。我對她也不再是可以完全信賴的媽媽,尤其在這裡我語言不通,像聾子、啞巴、瞎子,自顧不暇。我感覺她看不起我,她覺得我看不慣她。我嫌她學習的時間太少,她嫌我斥責的時候太多。我倆交流困難,經常劍拔弩張的“交火”。我丟下工作,丟下老公和父母,千萬里漂洋過海來到女兒身邊,卻感覺我們倆之間的距離比太平洋還要大!我漸漸從失望到迷茫,甚至懷疑送她出來讀書究竟是對、還是錯。內心的掙扎,讓我一度覺得自己就快要崩潰了。

的的確確,沒有什麼是天父不願意為我們擔當的,我們心裡的苦祂全知道。即使我們再不配、再悖逆,祂都張開懷抱接納我們。我們做父母的也是這樣,哪怕被任性的孩子虐了千百遍,依然會一次一次的原諒,用全部的付出去愛他們。我在最苦悶、最無奈的時候,還是把心事交托給神。神通過《聖經》告訴我:兒女是上帝賜給我們的產業,我們要好好管理;不要惹兒女的氣;怒氣是來自地獄的火;要勒住自己的舌頭;快快地聽,慢慢地說;謙卑再謙卑……。我在教會裡零敲碎打學到的神的隻言片語,在生活中特別管用。可想而知,整本聖經對於我們是何等寶貴!信靠主真的可以改變生命。我不再輕易發怒,不輕易對孩子作判斷、下結論,她英文好,我就向她請教,向她學習……。家長一變,孩子就變。Grace又恢復愛說愛笑的狀態了,我們母女倆又成了最知心的朋友,彼此分擔、互相學習,家裡的氣氛變得歡快明朗起來。最讓我感動的是,女兒常常為我禱告!在溫哥華最寒冷的一個冬季,我和女兒度過了最溫暖的時光。

感謝主!我時常不由自主地發自內心地感恩,因為祂是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一次次帶我走出迷惘!我們這些陪讀媽媽,在異國他鄉帶著孩子過著偽單親的生活,必然會遇到各種意想不到的困難。信靠主,並沒有使我的生活從此一帆風順,但是卻讓我在困難中有信心,有盼望,有應對困難的勇氣和力量。信靠主,不僅使我和分別兩年的青春期的女兒親密無間,也使我對待愛人、對待父母更加順服、耐心、寬容,我們的關系因此更緊密、更和諧。信靠主,讓我遇到了更好的自己。以前遇到什麼走運的事情,我會沾沾自喜地想,我多明智多聰明啊!現在我首先會感謝主,我知道是神在我身上動工,我才會有好的機會。以前遇到倒霉的事情,我就灰心泄氣、怨天尤人,現在我會想,主與我同在,祂一定又要成就我哪方面的能力,讓我學習新的功課。以前,明知道不該做的事,我會為自己開脫——只此一次,下不為例。現在我就會想,既然是神不喜悅的事,那就一次也不做。

勸勉、安慰、鼓勵、督責……,我每一天都經歷著神的愛,像一個依偎在父親懷裡的女兒,無憂無懼。

我曾經請教牧師,受洗的見証應該寫什麼內容?牧師說,就寫你為什麼要信神。

是啊!我為什麼要信神?這真是一個讓人深思的問題,我恐怕要用一生去回答這個問題。我要把自己的勞苦愁煩交托給天父,求祂指點我如何戰勝困難,如何獲得快樂;我要得永生,再不懼怕疾病和死亡;我要得智慧,用《聖經》教給我的智慧過我的一生;我要仁愛、喜樂、和平、忍耐、良善、信實、溫柔、節制;我要按照天父的要求,活出祂所期望的樣式來榮耀祂!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