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神在我患癌症一事上的心意

高偉川講述/蓉逸整理

我們相信什麼? 若我們相信的是福音;福音是什麼? 福音就是要把神的道理活在生活裡;如何活在生活裡,就是既要看周圍人的事情,還要看你自己的事情。

當我查出來是膀胱癌的時候,很多人都震驚了,以致我的微信都爆了,有很多的留言。有姊妹說:“我這幾天都崩潰了,覺得要垮了。師母怎麼可以生病?!”我當時我回應:“很多人不喜歡癌症這個詞,但對我來說,癌跟感冒沒什麼區別。人的身體裡面都有各種不同的病,癌對我來說並不這麼可怕,也嚇不倒我。”然後我對那個姊妹開玩笑說: “我要是死了,父神把我接回天家了,不醫治了,那你還不精神失常了?”

神在這事上的心意是什麼?我相信神要我藉著這個病,將福音真理活出來,看究竟福音在我身體內起一個什麼作用。許多人擔心我是不是會在生病的時候垮掉了,只剩下難過悲傷,甚至說為什麼師母還會生病?這就是對真理認識得不夠清楚。感謝神讓我藉著我的見証,藉著這個病讓很多人明白福音是什麼。耶穌已經勝過死亡。祂說“你們在世上有苦難,但在我裡面有平安”。人在世上是有苦難,包括個人和家庭,但是在耶穌基督裡面有平安。

這個平安是什麼?是在暴風驟雨裡的平安。我曾經講過有一幅名為《暴風驟雨》的畫,畫面裡嬰兒在暴風驟雨的環境裡躺在在媽媽的懷裡,仍然還是那樣平靜安穩。我現在就是這種感受。我現在每天照常吃喝,還是照常工作,哪裡像一個癌症病人?從頭到腳都不像。因為我這樣,很多人喜樂開心了。多倫多有個姐妹在群裡面看到了,給我留言說:“我這幾天也是暗無天日。”然後我就給她發了這幾天我的照片。她看到照片中我的笑容,回復我說“現在我知道福音是什麼了。”這就是神的心意。

一顆麥子若不落在地裡死了,就不能結出許多籽粒來。我想起了那個故事,許多宣教士前仆後繼死在非洲的一個宣教工場。他們去的地方是個吃人族的領土。剛開始沒有人信,去一個死一個,結果死去的那些宣教士的家人孩子繼續地去,然後傷害宣教士的那些人一個個信了,他們的族長最後也信了,現在還成為傳道人。因此福音是要活出來的,不是單單嘴巴去講,需要看你面對死亡的時候還信的,是活出來的。所以這就是神的心意。

剛才我說了要“凡事謝恩”,即每件事都要感恩。癌症很可怕嗎?耶穌連死亡都勝過了,還怕什麼癌呀?不管是第幾期癌都不怕。也許神就是要藉著這個癌,讓我去體驗去安慰那些患癌的病人。因為現在有很多人患癌症,如果神給我的福音工場就是去安慰他們,自己沒有經歷過就接觸不到他們,或者跟他們談話的時候別人會說“站著說話不腰痛。”

以前教會來過一個姐妹,名字叫株株,她最近剛做完乳癌手術。之前我一直在微信裡面說要去看看她,她都說不用,後來知道我的事,她就來了,是在布道會期間。第一天跟我坐在一起,然後就上去決志了。這就是神的旨意,從中可以看出一個基督徒的生病跟非基督徒的生病是不一樣的。

有個弟兄叫Gary,他很有愛心,帶我去中醫學生實習的地方,說看看有沒有什麼幫助,然後他們輪流給我把脈。其中一人說,一看這就是有信仰的人的脈,很平穩,沒有驚慌,沒有緊張。確實,當我知道自己得癌症的時候,我心中沒有任何負擔。所以我先生說:“你把別人都嚇著了,自己還傻樂,沒事一樣。”這就是基督徒的喜樂,不是說你要怎樣強壓著痛苦,然後表現出喜樂,那是沒意義的,而是發自裡頭的喜樂,知道神要用我,用這樣一個病,可以把祂的真理活出來。

凡事要順服神。我手術前很多人建議不要做,不要治療,就禱告,讓神將病拿走,也有很多人按手為我禱告。但我心裡面知道,神是要我更清楚地把祂的旨意活出來。我們都有這樣一個幻想,就是不受痛苦。如果這樣,耶穌豈非也不要被釘在十字架上受苦了?因此耶穌替我們受苦就是福音。耶穌把祂的生命給我們,學生大不過老師,所以學生也要走十字架的道路。我已經把我自己奉獻給耶穌了,祂在我身上有一切的主權,或吃或喝,或生病或健康都是為了榮耀祂,為了做主工,包括開刀動手術。手術前我一點憂慮都沒有,睡得很坦然,照樣能吃能喝,還到處跑。那時他們就勸我說不要再做了,手術前要好好休息。我說我會有休息的那一天,到手術的時候,讓我起來我也起不來了;既然現在我還可以起來的時候就要起來,不就是這三天佈道會嘛。

我知道神的心意。那天做膀胱鏡的時候,我知道會非常痛,我爸爸得膀胱癌時就拒絕做膀胱鏡。有個弟兄打電話給我,他也告訴我要有心理準備,會非常的痛。結果那天我就告訴自己,我就當做上一次十字架的準備,不管怎麼痛,都要體驗一下。結果當我要深呼吸的時候,醫生說好了。我還想真的就是這樣了?以為可能還要有些什麼。他們要說可能麻藥過後會非常痛,我就跟神說如果不痛,布道會我還會去。結果麻藥過去了,我沒有任何感覺。我就說神已經給我夠用的恩典了,如果在家躺著不去布道會,那我躺不住。所以今天我不但來了,還藉著這個機會帶了幾個人一起來,這就是神的恩典。

我分享的這個見証,就是一個福音。所以你們有任何的困難,都不用擔心。請為我禱告,讓神的旨意也能成就。保羅有一根刺,他帶著那一根刺照樣傳道。如果我這一根刺神不拿走,我就交給主了,神怎麼用這是祂的主權,所以不用擔心。(本文是高偉川2017年佈道會上的見証)

  “苦難中的祝福”

今天是我手術前最後一次講道,但是我相信這不是最後一次。手術後我會繼續站在這裡,繼續為主奔跑。我站在這裡,是要說不要浪費我的癌症,讓我的癌症成為祝福。世界上那麼多人得癌症,我就像中彩一樣,讓我去體會,可以更好地跟這樣的病人傳福音。使命沒有完成,神不會接我去。我就是要做一個活的見証。

當代人缺什麼?現在物質豐富,我們似乎什麼都不缺。我們缺的就是福音。

我們平時經常說主啊主啊,但是很多時候還是我們自己做主,我們不願意接受一些自己不喜歡的事情。

斯多得曾經說過:“遙望教會三千里,我們的信仰只有三寸”。指的是教會人確實很多,但真正有信仰的卻很少。

從我得病這個經歷,我想跟大家分享〈羅馬書〉8章31-39節,保羅說:“既是這樣,還有什麼說的呢?神若幫助我們,誰能敵擋我們呢?神既不愛惜自己的兒子為我們眾人舍了,豈不也把萬物和他一同白白地賜給我們嗎?誰能控告神所揀選的人呢?有神稱他們為義了。誰能定他們的罪呢?有基督耶穌已經死了,而且從死裡復活,現今在神的右邊,也替我們祈求。 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難道是患難嗎?是困苦嗎?是逼迫嗎?是飢餓嗎?是赤身露體嗎?是危險嗎?是刀劍嗎?如經上所記,我們為你的緣故,終日被殺。人看我們如將宰的羊,然而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余了。因為我深信無論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權的,是有能的,是現在的事,是將來的事,是高處的,是低處的,是別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們與神的愛隔絕。這愛是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的。”

是的,無論是什麼病痛,是生是死,都不能叫我們與神的愛隔絕。

再來看〈哥林多後書〉1章3-10節,保羅說:“願頌贊歸與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父神,就是發慈悲的父,賜各樣安慰的神。我們在一切患難中,祂就安慰我們,叫我們能用神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我們既多受基督的苦楚,就靠基督多得安慰。我們受患難呢,是為叫你們得安慰得拯救。我們得安慰呢,也是為叫你們得安慰。這安慰能叫你們忍受我們所受的那樣苦楚。我們為你們所存的盼望是確定的。因為知道你們既是同受苦楚,也必同得安慰。弟兄們,我們不要你們不曉得,我們從前在亞西亞遭遇苦難,被壓太重,力不能勝,甚至連活命的指望都絕了。自己心裡也斷定是必死的,叫我們不靠自己,隻靠叫死人復活的神。祂曾救我們脫離那極大的死亡,現在仍要救我們,並且我們指望他將來還要救我們。”

我在讀神學院時經歷了幾次流產。有個弟兄說,如果你不流產,我就信耶穌。我開玩笑說你不要害我了,因為我肯定會流產。因為神讓我傳的是真理,而不是得了好處才相信。結果我果真流產了,盡管那麼多人為我禱告。後來到溫哥華。在我身邊有很多流產的福音朋友,我去醫院看他們,為她們禱告。我深深感到神就是用我曾經流產的經歷去安慰別人。

是的,傳道人會流產,傳道人也會得癌症。

什麼是敬拜,什麼是喜樂的源泉?我們來看〈啟示錄〉19章1 – 4節,約翰記錄:“此後,我聽見好像群眾在天上大聲說,哈利路亞(就是要贊美耶和華的意思),救恩,榮耀,權能,都屬乎我們的神。祂的判斷是真實公義的。因祂判斷了那用淫行敗壞世界的大淫婦,並且向淫婦討流僕人血的罪,給他們伸冤。又說,哈利路亞。燒淫婦的煙往上冒,直到永永遠遠。那二十四位長老與四活物,就俯伏敬拜坐寶座的神,說,阿們,哈利路亞。

以上經文第四節的最後是“阿門,哈利路亞”。是先有阿門,對神所有作為的贊同,再有哈利路亞,贊美祂。

我們當代人什麼都不缺,缺的就是福音。只有真正認同神一切的作為,我們心裡才有真正的平安喜樂。

有一首詩歌叫“沙灘上的腳印”:開始是四個腳印,神與他同行,後來什麼中最困難的時候,只有兩個腳印了。他問,神啊,為什麼你在我困難時離開我?神說,我沒有離開你,那是我的腳印,我背著你走。

福音朋友們,不要白來。因為魔鬼最大的謊言就是:你不需要現在信。我盼望你們就在今天,就在此刻現在,把勝過死亡的這個福音接受到自己生命中。

今年是我傳道20周年。經歷患難,就是在生命中去體驗苦難,從而也去安慰苦難中的別人。“你是力量如何,日子也如何。”經歷體會了苦難後才能真正擁有這位上帝,像我一樣心中有平安,無論發生什麼都會喜樂。如果神醫治我的病,會繼續用我為祂做工;如果神把我接走,就在天上見,那也是一個慶典。(以上文字是蓉逸根據偉川師母在六月二十五日手術前在素里中國福音教會講道的錄音整理)


偉川師母近照

編者按:偉川師母經過手術後,身體已恢復良好,十月回去再復查。感謝主,請繼續在禱告中記念她。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