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如獲至寶

瑞華

我是1997年6月28日在紐約閩恩教會決志信主的,後來教會的牧者把我從這個福州人的教會介紹到設在曼哈頓九十六街的知識分子集中的紐約華人信義教會,經過崔璐牧師及劉台英傳道一對一地進行約十個主日的基要信仰培訓,我於同年9月21日(正好我的生日那天)受洗。感謝神從茫茫人海中揀選了我,更在我生命的重要關頭拯救了我!因為認識主的時候,正是我人生進入一個非常黑暗,也是非常危險的階段。

我三歲時,父親因政治迫害而受羈押,母親驚嚇患重病身亡,六歲時繼母帶著比我小一歲的妹妹來到家中。本來父親是疼愛我的,但隨著繼母的到來,父親硬是把給予我的愛給了和他無血緣關系,讓我稱之為妹妹的身上,一夜之間我變成了父母和妹妹眼中的“灰姑娘"。從那時起,原生家庭非但不再使我感受到愛,更令我很早就因受歧視、被虐待而扭曲了性格。不知不覺間,從童年到少年我,心靈裡埋下了苦毒和仇恨的種子,形成了粗野暴躁、倔強固執、桀驁不訓的怪僻性格。因為這樣的性格,使我在上小學,中學,大學期間吃了許多苦頭,經歷了一般人少有的挫折。

到社會工作之後,為了證明自己不比別人差,我發瘋般地工作,不怕任何艱難險阻的阻撓;後來被提升為部門主任,又被安排到香港、美國和拉丁美洲出差,很風光地做了一次令同事們羨慕的跨國業務。這時候我的自我開始膨脹起來,再加上不善於巴結領導,在自己分管的業務範圍內,在一些經濟利益上,甚至對上司也不徇私情,從而開罪了公司第一把手,受到免職處罰。這對於剛嚐到一點所謂成功滋味的我,一下子像是跌入了萬丈深淵。現在回頭看來,我那時並不懂得,愛我疼我的主一方面是藉此破碎我,又按照衪在我生命中的計劃帶領我。

為了不受逼迫和欺壓,在家人的支持下,我決定破釜成舟,隻身闖蕩紐約曼哈頓,企圖另辟一條生路。原設想三個月就能拿到綠卡,把家人辦去團聚,卻事與願違,錯打了算盤。三個月之後,家人團聚的希望變得極為渺茫,我自己也只能從最下層的工作做起,心情變得十分沮喪,感到前途一片黑暗。而我開始接觸和認識的華人圈子裡,許多人每逢周末便去賭博或嫖妓;受他們的慫恿和誘惑,我曾先後兩次去看“脫衣舞",有時和他們一起看黃色刊物,也開始有找個女朋友搭伙的念頭。眼見剛脫離公司領導佈設的虎口,又要跳入火坑,走向進一步敗壞、墮落,就在這緊要關頭,神讓我認識了衪!

現在我仍清楚記得,初信主時當我讀到:“因我們神憐憫的心腸,叫清晨的日光從高天臨到我們,要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蔭裡的人,把我們的腳引到平安的路上”(路1:78-79)。時,感覺像是主在親自對我說話,不由自主地流下了眼淚。那是我人生第一次流下感恩的眼淚!不久,在浸禮結束的那天下午,教會的牧者和弟兄姊妹一起熱心地為我慶祝時,我更深入、更真切地感受到主的大愛!

從受浸到現在整整十九年了,一方面神使我在世上行過的路徑都滴滿脂油,另一方面衪使我的生命、性格得到破碎、重建,特別是後者。衪把我的心靈從一片枯乾的荒野變成一片欣欣向榮的綠洲!

首先,靠著耶穌基督十字架的赦免與救贖,我與神和好,做了神的兒女,有了“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神的子民”的位分,而不再是被歧視、受壓制和逼迫的生命,“舊事己過,一切都變成新的了”!我用不著再像從前那樣拼命地向環境、向別人證明自己和生命的價值,反而更得到別人的尊重與肯定!靠著耶穌基督十字架的赦免與救贖,因著聖靈的澆灌和主內兄姊的關懷,我冰冷的心融化了,開始源源不斷地湧出愛。

因為我從小到大是在沒有愛,不被愛的環境中成長,所以我信主前的生命中幾乎是沒有愛的。神為了讓我豐豐富富地經歷衪的大愛,甚至允許我在2006年出了一次大車禍,我的腰椎L1壓縮性骨折,三根肋條折斷,鎖骨旁邊一根小骨頭也發生斷裂。在養傷期間,教會的牧者和兄姊們先是紛紛到醫院探望,迫切為我代禱;在我回家療養期間,雖然保險公司安排兩人為我沖澡做飯,兄姊們仍不斷地為我送食物達兩月之久。神的這種長闊高深的愛,主內肢體這種排山倒海的愛,成了我心中愛的活水源頭,成為我竭力事奉主的強大動力!

是的,主的愛拿走了我對任何人都有防備的不安全感和做人的藩籬,主的愛也使我開始用正面、陽光的眼光來看待世界。信主不久,我開始向教會其他的弟兄姊妹那樣,學著不斷地活出愛,每遇需要我幫助的人或事,我都甘心樂意為他們付出愛。在多市定居初期,團契的三、四對兄姊因剛移民來加,生活困難,夫妻屢屢發生衝突,我和別的兄姊一起,常常去“救火";我自己的朋友中有兩對夫婦,情況也是如此,我和太太即使在半夜接到電話,也及時趕去勸架。每年我總會幾次開放自己的家庭,請兄姊們來家聚會。在團契裡,我一直主張要五湖四海,不但要愛和自己脾氣相投的,也要分出時間愛其他人,特別是要愛那些不可愛的人。

其次是學習饒恕。我從前因暴躁、倔強、十分自我的性格曾得罪了不少人,這些人便反過來整我,而最令最忌恨的便是把我免職的兩位原公司領導。所以在出國到未信主之前那段漂泊的日子裡,每當想起他們,我或是在心裡詆毀他們,或是在空曠的大街上,歇斯底里地喊著詛咒他們。信主之後,聖靈帶領我學習饒恕的功課,經過多次掙扎,我在1997年聖誕、新年期間,給他們寫了信,請他們饒恕我從前得罪他們的地方,並寄了賀卡。然而,我心裡的苦毒、仇恨、傷害並不是一封信、一張賀卡能完全清除的,這些負面的東西即使白天不去想,晚上也會常常讓我做惡夢來攪擾我。所以我還常為此禱告,也請家裡人代禱。當我內心完全預備好的時候,我於2010年回國,主動地探望他們,順便贈給他們里 程的《游子吟》,直到和領導握手、微笑的時候,饒恕、赦罪的平安和喜樂才使我得到完全釋放,也使我嚐到了苦毒變甘甜的滋味。我也因而對“真理必叫你們得自由"這句話有深入的體會。

有了這樣一次“會當凌絕頂"的經歷,再饒恕別人就變得相對容易些。比如,因我在團契工作方法不當,得罪了一對兄姊;此事令我的太太與我發生嚴重衝突達數周之久。於是,我主動向他們賠禮,才緩和了關系,也平息了家庭糾紛。另一次是一位我曾多次幫助過的女同事,因發生誤會而企圖誣陷我,靠著神的保守,我未受到任何處分,事隔不久,我便與她和解了。

當然,這並不能說明我在這方面已經完全了;我覺得還遠遠不夠,無論在家裡還是家外,有時受到誤會或不公平待遇時,依然會忿忿不平,還需要靠著主寶貴的話語、靠著聖靈的帶領去對付。

因篇幅所限,暫時擱筆於此。主在我身上和我家庭賜下的恩典,正像詩歌中唱的:“比山高、比海深,唱不盡、說不完……”。我越來越認識到,“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腓三8)。我也立定心志,願意把自己當作活祭,完全獻給主,像使徒保羅那樣,將萬事視為糞土,跟從基督耶穌,成為多人的祝福!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