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怎樣看待靈命低潮

Maurice Lee

基督徒在屬靈生命成長過程中或多或少會碰到靈命低潮的時刻,即有時候覺得與神距離很遠、感覺不到祂同在,又或者與祂關系不好,不想和祂溝通,提不起勁去禱告和讀經,甚至連去崇拜都有點勉強,就算去了也沒有用心敬拜。出現這種情況的原因很多,其中我覺得最難應付的是因為對神失望而帶來的沖擊,我自己對此就深有體會。

回想我大學畢業時抱著很大的信心,知道神一定會為我預備一個可以到中國大陸工作的機會。雖然我是在香港出生和讀書,但神把一個服事國內同胞的心放在我裡面,所以我很早就開始學習普通話,在大學期間參與認識祖國的活動,又在遠東福音廣播電台做義工,幫忙解答國內聽眾對信仰的疑問。好不容易等到大學畢業,馬上開始尋找一份能讓我常駐國內的工作,這樣我就可以親身體會國情,知道同胞對福音的需要。

當時很少香港公司在大陸有分部,但我相信既然神給我呼召,而我又努力裝備自己,神必定為我開路。我申請了一份心目中覺得最能讓我進入大陸的工作。整個申請過程分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筆試,我認為最容易;筆試考完後我馬上準備第二階段的面試,然而沒想到很快收到通知,我居然連筆試都沒通過。去大陸工作的機會沒有了,當時我很沮喪,不明白神為什麼不幫我,反而把門關上,浪費了我這麼多努力。那段時間我幾乎沒跟任何人說話,心中一直在糾結到底神是不是真的像我想象中那麼顧念我、明白我?神的作為與我心中對祂的期望落差太大了,我當時對神感到失望。

對神失望是我最嚴重的靈命低潮。如果是因為自己犯罪遠離神,我還可以通過懺悔來補救;如果是因為困難重重而暫時打擊了對神的信心,我還有一絲希望神最終會出手扭轉局面。但是,如果認為神違背我對祂的期望,不但沒有出現和回應,甚至還讓事情朝相反方向發生,隨之而來的 那種失望是很難彌補的。因為我覺得神已經不理我了,在我最需要祂的時候祂隱藏了,祂的心意我不能接受,那我還有什麼動力去親近祂呢?若長期如此下去,慢慢地會放棄神、逃避神、向神發怒、甚至懷疑祂是不是存在!

各位弟兄姐妹,你們有沒有經歷過自己覺得合乎神心意的追求卻得不到應有的結果,有沒有試過在患難中無論怎樣禱告神都沒回應,又有沒有被神長期放在一個你不能接受的處境裡?種種這樣的事情如果處理不好,我們很容易對神失望。今天我想借用舊約先知約拿的經歷看看我們怎樣應付人生的逆境,免得墮入心靈的低谷,損害與神的關系。

約拿是舊約時代的人,大約在公元前780年期間在以色列當先知。先知也就是神的代言人,把神的話轉告給老百姓,讓他們受教導或者受責備,從而改過。與他同期的先知還有以賽亞、阿摩司、何西阿、彌迦等人,他們都是聖經中有名的先知。

當時的以色列國受到亞述人的欺壓。亞述是中東的一個古老大國,公元前2000年已經存在,位處於現在伊拉克北部和土耳其的東南部。亞述本來依附於巴比倫帝國,後來在主前1400年獨立,全盛時期是主前700年前後的一百年左右。亞述的首都定在尼尼微城,這個城是世界最古老的城市之一,一直到主前612年才隨著亞述帝國的滅亡被摧毀。

亞述人最有名的是他們戰爭的能力和對敵人的極端殘忍,他們故意通過殘忍地對待敵人來達到恐嚇的目的,讓其他人聞風喪膽。在約拿的時期,亞述已經征服了很多以色列周邊的國家,以色列因此岌岌可危,從上到下都怕得要命。

正在這個時候,神差派約拿去亞述的首都尼尼微傳一個信息。神對約拿說:“你起來往尼尼微大城去,向其中的居民呼喊,因為他們的惡達到我面前。”神的意思是要約拿警告亞述人,神再不能容忍他們的罪惡。約拿作為先知本應聽從吩咐馬上出發,但他卻不願意,因為他知道如果傳了這個信息去那裡,萬一亞述人聽了警告真的悔改,神就會原諒他們;原諒他們就等於亞述人不會被神懲罰,而他們繼續存在又會構成對以色列的威脅。約拿於是逃跑,往尼尼微相反的方向走;他自己掏錢買船票,坐船往他施去,他施位於西班牙南端,是約拿知道距離尼尼微最遠的地方。

神沒有放過約拿,祂安排大風浪吹襲船隻;與約拿同船的人知道是約拿引起的禍,就把他拋到海裡去,風浪因此就平靜了。約拿在海裡被一條大魚吞到肚子裡,他住在魚的肚腹裡三日三夜,保住了命;他感謝神不計較自己的叛逆反而搭救他,神就讓魚把他吐到岸上去。

神再差派約拿去尼尼微。這次他去了,但只是淡淡的向城裡的人宣告:“再等四十日,尼尼微必傾覆了。”他並不明說要他們悔改來避免神的懲罰,因為他心裡還是不希望他們能夠逃過被神毀滅的命運。然而尼尼微城裡上上下下的人聽了約拿的警告後都願意真心悔改,神於是原諒了他們。聖經說:“於是神察看他們的行為,見他們離開惡道,祂就後悔,不把所說的災禍降與他們了。”

約拿見到城裡的人悔改就非常不高興,甚至向神發怒。他跟神抱怨說的話有些是很對的:“耶和華啊,我在本國的時候不是這樣說嗎?我知道你是有恩典、有憐憫的神,不輕易發怒,有豐盛的慈愛,並且後悔不降所說的災. ……。”

約拿對神的描寫很準確。神的確是滿有恩典和憐憫的神,縱然祂不容忍罪惡,會向犯罪的人發怒,但祂的慈愛讓罪人有改過的機會,祂更會想盡一切辦法、不惜任何代價幫助我們回轉,以致我們不單不受罰,更可以永遠享受成為神子民的福氣。神這樣滿有恩典本來應該值得約拿高興,但他卻反而憤怒,因為他不同意神連萬惡不赦的人都愛。亞述人的殘忍可以說是人類歷史中罕見的極端,約拿覺得他們應該得到報應而不是赦免。為此他向神發脾氣求死,他覺得死了比活著看見亞述人逍遙法外更好。

這時神為了矯正約拿的想法,專門安排一棵植物--蓖麻,為他遮蔭。原來約拿一直留在城外曠野,他想看看尼尼微在四十天後會不會最終被神毀滅。約拿待在野外很辛苦,日頭曬得很厲害,所以他對神安排蓖麻給自己遮蔭感到很高興。不過,第二天,神讓那棵蓖麻枯死了,由此他又要受日晒之苦,他於是又向神發怒,第二次向神求死。神再次耐心地向他解釋,:“這蓖麻不是你栽種的,也不是你培養的;一夜發生,一夜乾死,你尚且愛惜;何況這尼尼微大城,其中不能分辨左手右手的有十二萬多人,並有許多牲畜,我豈能不愛惜呢?”

神用蓖麻喚醒約拿對生命的愛惜,祂要約拿反省,既然他可以對一棵普通的植物都那麼愛惜,為什麼神不可以愛惜自己創造的人類和牲畜呢?神對所有被造物都愛惜,所以祂願意給尼尼微城的人悔改得救的機會。

聖經記載約拿的事到這裡結束,不知約拿最後有沒有消除對神的怒氣。究竟約拿當初為什麼生氣呢?正是因為他對神失望,神所做的事沒有達到他的期望。在他心目中,神雖然慈愛,但也是公義的,公義的神應該賞罰分明,對做了好事的人要獎賞,做了壞事的就懲罰,就連神的選民以色列人過去犯了錯也給懲罰。祂記得被摩西帶領離開埃及的以色列人因為犯罪,整代人都被罰不能進入神應許的迦南地,現在亞述人犯下滔天大罪,如此極端殘暴,沒理由不被受罰,輕易放過。所以聖經記載約拿理直氣壯地跟神說:“我發怒以至於死,都合乎理。”他覺得他對公義的看法是對的,神沒按照他的期望去做就是沒理,所以他很失望,甚至發怒。人們常說的因愛成恨或許可以套用在他身上,他一輩子為神效力,神就是他一切,如今發覺神竟然沒有他想象中那麼好、那麼公義,他的失落可想而知,他不敢恨神,但掩不住對神的不滿。

有許多基督徒把一生奉獻了給神,我們盡本分按照神的旨意做好自己,不令祂失望;但如果有一天反過來覺得神令我們失望了,我們也會很難受。越愛神的人,這種感受的失望會越大。

那麼約拿對神失望真的合理嗎?他自己覺得有理,但我們知道他的想法其實是錯的。他注重公義的同時卻輕看了神的慈愛。他認為,縱然神是慈愛的,祂都不應該饒恕亞述人的殘暴,他心目中的公義缺少了慈愛的成分。他只懂得用自己的眼光看事情,而不懂用神的角度去看;正因為他對神的認識有偏差,以致他對神產生錯誤的期望,而錯誤的期望自然就帶來了失望。所以可以這麼說,他的失望是由他自己造成的。

今天,我們一樣會重蹈約拿的覆轍,我們對神的認識一樣會有偏差。我們以為神應該做的事不一定就是祂要做的事;我們認為神應該什麼時候出手也不一定就是祂要工作的時候;我們以為凡恆切為正確的事情經禱告神就會成就也不是必然的。神有祂的想法,有祂的時間。我們不可以把自己的理解強加於神的身上,認為神如果不按照我們的願望成就事情就是祂的不對或者是祂對我們不好。要避免失望,我們首先應該順服神。

還記得當初我們信耶穌的時候是怎樣信的嗎?我們信耶穌是接受祂做我們個人的主,我們決志以祂為中心,一生順服祂,要順服的是我們,不是反過來要神順服我。縱然我們的要求不是出於自私,也不是過分,但我們要知道,神比我們有智慧,祂知道什麼才是最好和最適合我們的東西。正如〈以賽亞書〉55章8-9節所說:“耶和華說:‘我的意念非同你們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們的道路。天怎樣高過地,照樣,我的道路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

我們失望的原因很多時候就是因為我們要凌駕於神,我們要神做一些我們覺得最好但其實不是最好的事,如此我們怎麼能不失望呢?神的意念比我們的更好、更全面;祂的道路比我們的更正確、更有效。神對公義的看法明顯遠高於約拿的層次,更合乎神慈愛的性情,所以神不聽約拿的願望去做是正確的,約拿應該改變自己去順服神。同樣,當我們得不到想要的結果的時候,我們也應該改變自己順服神。

我知道在現實生活中,有時候我們很難完全放下自己的意願來順服神的安排,因為我們實在看不見神的安排有什麼好處,這也是失望的一個原因。如果神的安排比我們要求的更好,那我們一定沒問題;但如果祂的安排是我們認為沒好處的、是不能接受的,我們就會埋怨、失望。約拿就是因為自己看不見饒恕了亞述人有什麼好處,認為這樣既不能令神的公義得彰顯,亞述國的存在又構成對以色列的威脅,所以才那麼堅持自己的看法,埋怨神的不是。從歷史的角度看,約拿的顧慮不是沒道理。過了一個世代後,亞述又開始到處爭戰搶奪人家的地土,以色列國就是被他們在主前722年所滅的,以色列十個支派的人被他們流放外地,與異族通婚,從此消失了以色列的血統。

神的作為有時候真的會令我們摸不著頭腦,很多悲劇的發生從人的角度看怎麼都不能帶來好處,或者那些好處根本不是我們想要的那些。有一位當代神學家,他的兒子在一次登山的意外喪命,作為一個資深神學家,他當時冷靜地接受這件事的發生,沒有埋怨神,往後他還說因為這件事使他的靈命成長了,信仰的基礎更深厚了;然而他後來又說:如果可以的話,他寧可不要這些靈性上的進步,只要兒子能回來就好了。

人在苦難中確實可以找到磨練的機會。神放我們在絕望的地步,雖然痛苦但往往為我們帶來了靈性上的進步。例如找不到工作的時候,雖然不好受但可以鍛煉依靠神的信心;在病痛當中雖然辛苦但能體會到家人和弟兄姐妹的愛心;金錢上有虧損雖然心疼但讓我們學會知足。這些我們都懂,甚至會用來安慰身邊正在經歷這些事情的人;不過,知道歸知道,心靈能否接受又是另外一回事。好像剛才說的神學家,衡量過靈性的進步和失去兒子的悲痛,他毫不猶豫地選擇要兒子而不要進步。很多時候不是我們不知神有恩惠,而是不能接受現實的殘酷。我們不喜歡神要我們接受這麼大的考驗來學習祂的功課,這種不高興的情緒累積起來會令我們埋怨神。

弟兄姐妹,我們要相信神考驗我們有祂的理由,這理由我可能無法明白。約拿就是不明白神慈愛的心,他在他認知上的盲點,我們每人都有。神的事情確實不是所有都容易理解的。〈哥林多前書〉13章12節這樣說:“我們如今仿佛對著鏡子觀看,模糊不清,到那時就要面對面了。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時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樣。”

這段經文是保羅寫給哥林多教會的,可能因為哥林多是那個時代制造銅鏡有名的地方,所以他用鏡子的比喻來說明現在我們對神的認識不完全。我們可以想象用古時的銅鏡照出來的影像會有多清晰,肯定沒有面對面看見那麼清楚無誤。保羅想告訴我們,現在我們對神的認識也是不太全面清楚的,可能因為神沒說,我們自然不知道,也可能神在《聖經》說了,但我們不明白。我們要等到耶穌再來接我們到天家,身體復活轉變,面對面與神相處的時候才能完全明白神的道。如今我們還在地上生活,對神的事情還不能完全掌握。但是縱然我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落在絕望的光景底下,我們深信神有祂的理由,我們應該安靜地去接受。

在接受的過程中,我們可能會感到迷茫、孤立,但不用怕,神不會離開我們,祂有足夠的供應讓我們度過。約拿掉在大海裡,要沒命了,神安排大魚救他,讓他在魚腹裡安靜待三天,不只是安全,也沒有騷擾,使他可以檢討自己的行為和感受神的恩惠。結果他真的沒有浪費神的心意,在魚腹了創作了一首詩感謝神的恩典,其中幾句是這樣寫的:“諸水環繞我,幾乎淹沒我;深淵圍住我;海草纏繞我的頭。我下到山根,地的門將我永遠關住。耶和華-我的神啊,你卻將我的性命從坑中救出來。”約拿雖然感謝神格外開恩,沒有按照自己的叛逆去施罰,但他對神慈愛的認識還沒有根本的改變。他歡喜接受神對自己的慈愛,但不能接受神把同樣的慈愛施予十惡不赦的人,所以當他看見神因為尼尼微人悔改而不施行審判的時候,他還是向神發怒。面對冥頑不靈的約拿,神沒有放棄,又安排蓖麻的出現使他學會對生命的珍惜。在整個過程裡,神沒有說過一句嚴厲的責備話,只是耐心的教導,又給他足夠的供應維持生活,可以慢慢糾正自己的想法。

當年我失去了第一份夢想的工作,對神有埋怨,但神沒有放棄我,後來他讓我找到另外一份工。在第一年的受訓期間,巧合認識了一個中國部主管,知道有一個長駐上海的外籍員工突然離職,又恰巧當時沒有一個懂普通話而又願意到上海工作的人出現,所以他讓我去了。這一去就開始了我二十年的中國業務生涯,神給我的夢想終於按照祂的時間為我實現了。

縱然我們有時對神失望,但是神總是不離不棄,時間到了,祂就會為我們成就超過我們所想所求的事情。我們可以失信於神,但神總不失信於我們。因為祂是約拿所說的“有恩典、有憐憫,不輕易發怒,有豐盛的慈愛,並且後悔不降所說的災”的神。

最後,跟大家分享一個真實個案。1945年,在美國有一個年輕傳道人叫Cliff Barrows。他很愛他的女朋友Billie,雖然沒什麼錢,他還是用了所有積蓄搞了一個簡單的婚禮,然後買了兩張套票去一個度假酒店度蜜月。不過,當他們老遠趕到酒店的時候,酒店已經結業關門了。他們當時很彷徨,人生路不熟,又沒有多餘的錢,幸好一個好心司機出現,把他們送到司機的一個朋友家裡。那個朋友是開雜貨店的,他就讓傳道夫婦住在雜貨店樓上的一個小房間,蜜月的第一個晚上就這樣過了,他們的失望可想而知。到了第二天早上,Cliff沒事可做,拿起自己的長號吹他喜愛的聖詩,樓下的雜貨店老板聽見他吹得那麼好就很高興,就安排他們去另外一個朋友家裡住,想讓他們住得好一點。在那裡住了幾天,主人邀請他們去一個佈道會,主講的是一位年輕的佈道家,但那天負責佈道會的領詩突然病了來不了,於是臨時就由Cliff負責當天的音樂。從此Cliff的生命改寫了,他成為這位佈道家的音樂拍檔;在往後的幾十年,他們一起去了超過一百五十個國家,傳福音給超過兩億的人聽。這位佈道家就是葛培理。

生活中很多事情的發生不是我們能預知的。今天的不如意可能是神用來預備我們將來的踏腳石。我們不用因為眼前的事情失望,因為那位有恩典、有憐憫、有豐盛慈愛的神永遠在背後看顧我們,祂的供應足夠我們所需,祂對我們的計劃必定盡是美好。

*本文作者目前在溫哥華華人宣道會參與服侍。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