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怒海餘生

馮國強

那是在1975年,越南被共產黨“解放”後,我們的生活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很多華僑商家、企業家被清算,沒收財產。我的哥哥也被清算,沒收了他的廠房。我的廠房較少,可以幸免於難。以前可以隨時想去什麼地方都無所謂,變成隨時要報告,不能在別人或別的地方住宿;以前幾個朋友一起聊天暢談,十分快樂,現在會有人在這之後請你去問話。倘若你回答是談旅行,另一個朋友回答是談吃飯,那麼,你就有可能被認為是在搞陰謀要叛變而被抓。我的弟弟就因而被抓去坐牢,關了幾個月。那時人心惶惶,十分恐懼,不知道何時會被套上個罪名,而被抓入獄,因而我們決定要離開越南。

想離開越南也不容易,首先要付買路錢,做各方面的打點。聯絡好要出發的那天,我們一家什麼都不能帶,只能提個籃子,好像要去買菜。其實越南政府已經允許華人付錢離開越南,但是有些地方政府並不知道這個政策,因此還是百般刁難。他們允許我們出海,但是不讓我們在晴天時出海,只選不好的天時放我們出去,因此遭遇海難的人很多。他們希望我們在大海中死去,便可以得到我們華僑留在越南的財產。

一上船,就有人拿頂帽子來,叫我們把身上值錢的東西都拿出來。他們說,因為我們將要去的地方,什麼東西都有,我們不再需要那些東西了,就這樣,把每個人身上所帶的搜刮一空。當時我們一起出海的有兩艘船,一艘大約廿五碼長。載三、四百人,我家所乘的船較小,只有十多碼,載了一百三十六人,擠得水洩不通。船一出大海就遇上大風大浪,與我們同行的那艘船被海浪打翻了,全船覆沒,只有一位生還者,現在定居在美國聖地牙哥。

我們這艘船在海上漂流四日四夜,撐船的並不熟識航行方向,在第三天的黑夜裡,見到遠方有灯光,駛近才發覺是個鑽油台。得到他們的指引,及清水、糧食補給,我們才能到達印尼一個小島,島上己住了很多難民,那時聽說印尼政府因為有太多難民湧入,負擔甚重。因此往往叫拖船把難民船再拖到大海,任其飄去。島上的難民大聲地叫我們破船鑿洞,讓大家跳船游上岸,這樣才被印尼政府收留在難民營。在難民營裡的生活十分辛苦,這裡沒有食水,沒有醫藥,沒有衛生設備。當夜我們只能露天席地而睡,早上才到樹林內找些樹枝砍些細樹,蓋了一所僅能擋雨的居所。因為聯合國給難民的錢,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錢用在難民身上。我們每天都只分到一些白米和罐頭魚,但比起那些死在海上的和船被拖到汪洋飄流的人,我們的境況已經好很多了。

後來我們被分配到加拿大的Manitoba曼尼托巴省的一個小鎮,生活開始有了轉機。加拿大的政府對難民很好,安排一間洋人教會照顧我們,又為我們找到工作,派人教我們英文。我們白天工作,晚上學習英文。這小鎮只有兩家難民,其中一家是由Winnipeg華人宣道會照顧,他們有時也會到我家探訪,說一些基督真理,邀請我們去教會,我都沒有理會。因為自己非常自大,一生經過很多的風浪,我也安然度過,我何須別人主宰呢?信主後才明白,如果不是神的保守和憐憫。我怎能活到今天呢?

日子一天天過去,我的心並沒有因為生活安定下來而變得滿足,反而因為覺得對前途沒有把握,對以前辛苦建立的家園化為烏有,心裡忿忿不滿,對人生沒有希望,感到十分恐懼憂心,覺得担子很重,脾氣越來越暴躁,時常將不開心的事,發脾氣在家人身上。弄到家人很不開心。

那時有一位從前在越南相識的友人,常常寄來些福音刊物,閒時來電問候,都給我說些基督真理,但我都用很多理由推擋,我的心就是這麽硬。如是者過了多年,直至有一個星期日早上,不知為什麼,我突然很想去教會,便叫太太跟我一起上教會。那時也不知道去哪間教會才好,便看報紙選了一間。沒想到去到那間教會,發現以前曾來我家探訪的宣道會的長老也在那裡。從此便固定去那裡聚會,卻一直沒有相信主。

一直到有一次小金子和黃愷祈女士去那裡佈道,那次聖靈感動我,讓我的心柔軟下來,看到自己的罪,也接受耶穌做我的救主。信主之後,神給我們家很多祝福。首先是因為我的心裡有了盼望,不再懼怕,將重担交給神,我的脾氣一天天地改變了,心裡有了從神來的平安和喜樂。在我63歲時,兩個兒子先後都到溫哥華的英屬哥倫比亞大學就讀,那時我工作了廿多年的工廠Bristol aerosplace也因為沒有訂單而裁員,太太的餐館十年貸款也都已還清,因此我們全家搬到溫哥華。

在妻舅家住了約兩星期,有次飲茶後預計去看一間出租的房子。那時路也不熟,我們把車子不經意開到一條路上,正準備問路時,沒想到正好是停在那家的門口。後來想買屋時,很多屋價都高過我們的能力,後來看到租屋的隔壁正好要賣,而且已上巿一段時間,一直沒賣出去。我們就過去看看,這一看就成交了。這一切都安定之後,我以前工作的地方打電話告訴我,工廠又有訂單了,要我回去工作。如此我便回去工作到兩年後正式退休,退休後可以得到廠方的醫藥保險福利。若非如此,一年中的醫藥保險也相當可觀。不信主的人可能覺得這一切都是巧合,但是我們深深知道,這是從神來的帶領和恩典。因為巧合可能是一次,卻不可能次次都巧合。在信主的人生命中沒有巧合,因為我們的神掌管一切,祂深知道我們的需要,便為我們開路。 

回想這幾十年來顛沛流離,竟然可以在溫哥華這麼美麗的城巿定居下來,我們心裡有無限的感恩。在逃離越南時,我失去了十幾條金子,但是現在我有了主耶穌,祂比所有的金子都寶貴。惟願將餘生奉獻給主,好好事奉主,報答主的恩情;也要好好傳福音,使更多人知道有一位神,祂是如此地愛世人,甚至把祂的獨生子賜給我們,使信祂的人,不至滅亡,反得永生。這一位神,要賜給你人生的希望,使你走出黑暗,進入光明,這就是我的見證。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