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沒有硝煙的戰爭

張曉強

提到門前小院,人們總會聯想到美麗的鮮花和翠綠的草坪,但是我家門前小院卻成了主給我的十字架,讓我痛苦的背負了一段艱辛的歷程,也讓我因此成長了許多。

感謝主恩,我博士畢業後,順利來到江蘇徐州的中國礦業大學(簡稱礦大)任教。因我讀博期間科研突出,入職時礦大給我分配了一套70平方米的過渡房。選房子時,我看中了一套一樓帶小院的房子,並最終選定並住下了。妻子對房子也很滿意,一切看起來似乎都很圓滿!

玫瑰雖香,但卻帶刺。我選中的這套房子,不知何因,已經四、五年沒人住了。在這幾年裡,門前小院被三樓一位阿姨“霸佔”,在院中種了一些種蔬菜和幾棵小樹。我到過溫哥華,那裡每家每戶的別墅小院都是相互獨立的,你家的就是你家的,他家的就是他家的。然而我家住的是一棟6層高的樓房,一樓門前的小院隻是被默認是屬於一樓住戶,屬於“近水樓台先得月”,卻沒有一個硬性的文件規定。我們住進來後,就極力地想讓三樓阿姨把她種的東西挪走。然而,她在小院種了幾年了,幾棵小樹好不容易長大了些,哪願意搬走。她聲稱:“門前小院是公家的地方,不屬於一樓!”從此,我們兩家之間的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就開始一點點醞釀著。

我和妻子商量覺得,我們作為年青人,和六七十歲的老人爭吵會被人說不懂事。於是,我們就把目光轉向了我和妻子的雙方父母,準備讓其中的一位出面幫我們搞定此事。我們對4位老人的性格一一作了可行性分析。首先,妻子的母親是太好脾氣的一個人,幾乎沒有和人吵過架,故首先排除了;其次,妻子的父親,有智有謀,口才尚可,買東西很會討價還價,是不錯的候選對象。可惜他最近在青島外出打工,一時半會也不回家;剩下就是我的父母了。我的父親,一個老實本分的農家人,不善於和人爭辯,顯然無法承擔此任;最後我的母親,跟人理論還湊和吧,於是吾將此大任交於斯人也。

方案定後,我就立馬打電話給我媽媽,催她盡快來徐州為我撐腰。幾日後,母親安頓好家裡的一切,就匆匆來到了徐州。母親的到來也就預示著一場激戰即將上演。一天,三樓阿姨來到我家門前小院搭理她的蔬菜,我媽一看機會來了,就趕快出門與她理論。我媽說:“大姐,以前這房子沒住人,您種蔬菜就種吧。現在我們住下了,您就把您的東西搬走吧,以後就別種了。”三樓阿姨哪是省油的燈,一聽我媽的話,火冒三丈,高喊到:“這是公家的地方,又不是你家的,我想怎麼種就怎麼種。你這一家人咋恁強梁啊!”同時她還放言說:“你可以隨便告領導去!”我媽一看,再搶下去也沒什麼結果,於是話就軟了下來,說:“大姐,你看這樣好不好?你把你的這倆框子挪下,你種點,讓我們也種點,好不好?”三樓阿姨火氣也下去了不少,說:“你好聲好氣說,怎麼都好說。行,那這倆就挪挪吧!”雖然第一場戰爭就這樣結束了,但兩家相互埋怨、仇恨的種子就在雙方的心底還沒有消除。

一個周末,妻子從北京來徐州看我(妻子暫時還在北京工作)。趕了一天火車的她第二天早上本想睡個懶覺,卻被門外的叫罵聲吵醒。開門一看,原來是三樓阿姨。妻子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就被三樓阿姨指著說:“你們為什麼把我的樹枝給撅了?”妻子說:“阿姨,這不是我撅的,是不是我老公,我不知道,他上班了。”三樓阿姨哪有心情聽我妻子解釋,加上第一次吵架積澱下來的仇恨,一口咬定是我們家幹的壞事。妻子說完就進屋了,三樓阿姨還罵罵咧咧了近半個上午時間。感謝神!幸好二樓阿姨知道事情後給三樓阿姨說:“大姐,你別生氣,樹是我小孫子撅的,真對不起啊!”中午我下班回家,妻子滿臉委屈地講述了上午的事情,要我找三樓阿姨為她出氣。於是我們就“蹭蹭蹭”上了三樓,敲阿姨的門,“砰砰砰”,“砰砰砰”。裡面喊:“誰啊?”我高聲應到:“樓下的!”三樓阿姨開門後,我和妻子就和她一番理論,總體意思就是說:“樹不是我們撅的,你冤枉我們了!以後不要再在我家門口破口大罵了!”三樓阿姨哪會屈服,說得她還是自己有道理,我們沒理似的。我很無奈地推著妻子下樓了。

又過了一天,我在小院打掃衛生,我西邊鄰居阿姨叫我說:“孩子,阿姨給你說句話!你以後不要跟三樓阿姨吵架了,沒啥意思。三樓阿姨後到處說你,一樓的小年青人怎麼怎麼地,對你沒啥好處。阿姨是為你好!”

當天下午,我正在午休,聽到“砰砰砰”的敲門聲,起來開門,原來是四樓阿姨,我忙招呼她進屋。她說:“小伙子,我給你說點事。你啊,年青人做事容易衝動,不計後果。人啊,就怕跟小孩或老人吵架。阿姨建議你以後不要和三樓阿姨吵了。她有心臟病,萬一哪天吵架時,她暈過去,你哪裡還能說得清啊。什麼事都跟她客客氣氣的,鄰里之間和睦相處多好啊!我說話沒有偏向你們哪一家的意思,只是覺得你和我家孩子年齡差不多大,為你好,才過來勸你的。那天我不在家,在家我聽見你們吵,我會把你推走不讓你跟她吵了。”

昨天是復活節,我又把電影“耶穌受難記”看了一遍。我被耶穌對待仇敵的態度徹底征服了。耶穌說:“你們聽見有話說:‘以眼還眼,以牙還牙。 只是我告訴你們:不要與惡人作對。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有人想要告你,要拿你的裡衣,連外衣也由他拿去;有人強逼你走一里路,你就同他走二里;有求你的,就給他;有向你借貸的,不可推辭。”

 “你們聽見有話說:‘當愛你的鄰舍,恨你的仇敵。’只是我告訴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這樣,就可以作你們天父的兒子,因為祂叫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你們若單愛那愛你們的人,有什麼賞賜呢?就是稅吏不也是這樣行嗎?你們若單請你弟兄的安,比人有什麼長處呢?就是外邦人不也是這樣行嗎?所以你們要完全,像你們的天父完全一樣。(太5:38-48)”

這些話語我早有耳聞,但今天才真正理解。思想著神的話語,我有一個很強的感動,決心要聽上帝的話,門前小院我不再和三樓阿姨爭了,一定要親自去跟三樓阿姨道歉。到了晚飯時間,我買了一些精挑的水果回到家中。擔心不知道如何表達,也不知道道歉後三樓阿姨如何回應,於是我人生第一次完全謙卑地跪在床前禱告,求神為我派一位保惠師。禱告完畢,我就提著水果“咚咚咚”上三樓了。在門前我猶豫了幾秒鐘後,敲響了門。“誰啊?”“阿姨,樓下的。”門開了,我對著阿姨說:“我是專門給您道歉的,以前的事我對您不夠尊敬,希望您不要計較。”阿姨說:“沒事,孩子!咱們以後還是好鄰居,好好相處!”之後,我還說了什麼已記不太清了。

門前小院,使我成長的小院,榮耀的小院。哈利路亞!

寫於2014年4月21日

注:作者曾經在溫哥華UBC大學做過訪問學者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