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從練氣功到信耶穌

李揚新

我出生於七十年代初,從小受的是唯物主義、共產主義以及科學至上之類的教育,然而神通過祂奇妙的安排使我認識了耶穌基督,明白了真理,得著了真正的生命。我期待我的信主歷程可以幫助到許多還沒有認識主耶穌的朋友們。

雖說我從小受到的是無神論和科學的教育,但是有兩個問題我一直無法從科學中得到答案。一個是關於宇宙的來歷,它從何而來,邊際在哪裡,我在科學理論中無法得到圓滿的答案。另一個是人的思維、人的情緒又是從何而來,無神論無法從靈魂這方面來解釋這些問題。關於這些問題,在學校裡老師說這些是生物電現象。當時我雖然不在這事上深究,但就是不明白為什麼一般自然界的電現象是無生命的,而在人的神經系統中的“電現象”卻能產生思維、情緒、愛、恨這些奇妙的東西。

高中時我第一次接觸到嚴新氣功,當時正是中國氣功熱潮的時候。從關於嚴新的報道中,我看到了不少唯物主義無法解釋的現象。比如說得了不治之症的病人在嚴新的帶功報告中得到醫治,病人被嚴新“遠距離發功”醫治等。當時我只是對這些現象覺得神奇,並沒有深想,也沒有真正去練。

1995年底,我來到加拿大哈利法克斯讀研究生,當時有基督教組織給國際學生安排課餘英語老師。我的英語老師教我時用的課本之一就是《聖經》,同時我也參加了一些當地華人教會的活動。我不記得那幾次參加的活動中有沒有講福音的道理,當時的印象只是教會的人比較樂於助人,但那時並沒有認真思考對基督的信仰問題。

來加拿大之後不久,我的身體出了些問題。1997年時得了肺炎,病好之後精神不振,情緒低落,沒有精力應付學業和日常的事情。醫生說可能是憂鬱症,但是吃了抗憂鬱症藥之後,身體卻沒有真正的好轉,反而多了睡眠等方面的毛病。那時我從一個網上雜誌上看到嚴新正在北美,並且在他的帶功報告中有許多神奇的醫病效果。我馬上聯繫上加拿大的嚴新氣功組織,從他們那裡買到了練嚴新氣功的錄音帶。奇怪的是,我一聽錄音帶居然出現了自發動功,於是我開始時斷時續地聽錄音帶並練功。1998年11月初我到蒙特利爾參加了一個嚴新氣功會議。那次嚴新本人到場,並在宴會上到每一個桌子與參加者敬酒。在會議中,我又出現了自發動功,身上先是覺得熱,後來卻覺得很冷,但會議之後這些感覺就沒有了。

從蒙特利爾回來以後,我的身體有了很大的變化,“憂鬱症”的毛病基本消失,並且睡眠也有了明顯的改善。這些效果使我感受到嚴新氣功的神奇效果,我開始每天都練功。不久我寫完了畢業論文,並於1999年3月完成答辯。之後我和太太搬家到了多倫多,一方面為了找工作,另一方面為了靠近當地的嚴新氣功組織。從1999年起到2002年,我們夫妻每年參加一次嚴新親自到場的會議。我們不僅每天在家練功,而且每星期參加當地嚴新氣功組織的集體練功。

那段時間裡我認識了不少氣功練得更深的人,也更直接地了解到嚴新氣功的許多不可思議的現象。下面我舉幾個例子。

1.辟谷。多倫多練嚴新氣功的不少人曾經有過這種經歷,就是連續許多天甚至幾周只吃少量流質食物,但是卻能保持充分的精力並正常工作學習。其中有一位還成為我的朋友。他告訴我那段時間他的精力很好,但卻很容易煩躁,甚至動怒。辟谷現象在嚴新氣功組織中一度很普遍。這對於醫學來說卻很難解釋,因為流質食物中少量的能量和營養是不夠人體日常需要的。據練功組織中有些人的說法,他們的能量來自宇宙的大氣場或嚴新的氣功能力。

2.難症的醫治。這樣的例子嚴新氣功書籍中記錄下來的比比皆是。多倫多一位練嚴新氣功的人得了癌症,結果他在西醫治療無望之後,練嚴新氣功病好了。還有一位車禍後,腿不能行走,在一次嚴新氣功的教功班上竟然好了,能和正常人一樣走路奔跑了。在不少我認識的人身上我觀察或聽到了類似的例子。

3.超越已知科學理論的氣功實驗。嚴新和中國及北美的不少科學家合作了許多“氣功科學實驗”。舉兩個例子:一個是鎇241半衰期的改變,嚴新和清華大學有關部門教授的實驗發現在嚴新外氣作用下,檢測到的鎇241半衰期發生了顯著變化。另一個是水分子拉曼光譜在嚴新外氣作用下發生明顯改變。這兩個特性從已知的科學理論上說,在高溫高壓等情況下都是不會改變的。這些實驗顯示了嚴新氣功裡面有現代科學無法解釋的奇怪能力。

那段時期我滿懷熱情有規律地練嚴新氣功,期盼有更好的效果,然而結果卻恰恰其反。我的健康反而逐漸變壞,而且精力也慢慢變差,更令我擔心的是我的性格也變得不好起來,到後來基本上每次我們夫婦從多倫多嚴新氣功中心練功出來都會拌嘴、爭吵;甚至在嚴新氣功的大型會議中我也很容易因一些小事而心情煩躁不安,集體練功後也常有莫名的恐懼感。同時我也逐漸觀察到那些嚴新氣功會員的生活,並不像他們的書中所描寫的那樣理想。實際上他們練了氣功之後,夫妻不和、離婚、身體情況怪異、性格古怪、遭遇奇怪車禍和其它倒霉事情的比比皆是。我知道嚴新氣功能力強大,但我又困惑為什麼對我和身邊的一些人沒有好的效果。嚴新氣功中的一個理論說練功者要“調心”,即調整使自己有良好的心理狀態,才能有好的效果。但它卻沒有告訴人該怎樣調心(後來我信主後才知道因為人的罪性,人是不能靠自己調整到理想心態的)。有人說要完全地照嚴新的榜樣來調心,但是哪怕是我這樣一個和他沒有個人關系的人,都能觀察出他並非完人。我發現他有時誇大事實,明知不實的數據他也不斷地說,而且嚴新氣功組織有時也有意無意地做不實宣傳。同時我也不斷地在網上看到關於氣功的醜惡內幕,幾乎沒有一個大型功派的氣功師是清白的。雖然我希望嚴新和他們不一樣,但是我沒有把握,因為各派氣功的本質是相似的。所以我覺得完全照嚴新的榜樣來調心也不可靠,甚至是危險的。逐漸地我對嚴新氣功產生了懷疑。

剛到多倫多那段時間裡,我們偶爾和教會有些接觸。大約1999年底我太太的同事邀請我們參加她們教會的崇拜。在唱聖詩時,我竟然心裡感動,眼淚流了下來。我那時居然有一種“回到家”的感覺。事後我覺得奇怪,因為我是很理性的人,一般不容易動感情。現在看來這並不奇怪,因為是神揀選了我,祂不斷地在呼召我。

2002年11月初我們夫婦到溫哥華參加了一個嚴新到場的大型氣功活動。這一次,我和太太間的不愉快比以前更厲害。在溫哥華時我們拜訪了她的一家猶太人朋友,談話中大家說到了法輪功。嚴新本人說他反對法輪功,所以我們夫婦也反對法輪功。但我卻無法說服他們,講明法輪功是邪術而嚴新氣功不是。因為我自己心虛,自己都不能確認嚴新氣功和法輪功有什麼本質區別。從那個活動回來後,我更加懷疑嚴新氣功和法輪功還有其它氣功並無本質區別,而是程度、表現手法不一樣而已。於是我開始有針對性地在網上尋找關於氣功的資料和評論。

11月底我在網上偶然地發現了一個曾是氣功師的基督徒小光的見証。小光弟兄在八十年代中國氣功熱潮時開始練氣功,並且起先練的也是嚴新氣功。他練了約十年,練出了不少特異功能,被人視為氣功師。氣功先醫治了他的疾病,但後來卻給他帶來了很多苦難,並且扭曲了他的心靈和性格,使得他幾乎自殺。後來他遇上了一個基督徒,從他那裡聽到了福音,信了耶穌。他明白了氣功的特異能力來自魔鬼撒但,他練氣功是惹神憎惡的,是罪,使自己受到了邪靈的入侵。因為《聖經》上說,“你們中間不可有人使兒女經火,也不可有占卜的、觀兆的、用法術的、行邪術的、用迷術的、交鬼的、行巫術的、過陰的。凡行這些事的,都為耶和華所憎惡。”(申18:10-12)信主後,在神的恩典和弟兄姐妹的幫助下,小光弟兄很快擺脫了氣功邪術和邪靈的捆綁。

看了小光弟兄的見証後,我十分震驚。一方面他寫的氣功的危害對我來說是如此真實,雖然我練氣功遠沒有他深,但他的描寫和我的觀察是一致的。另一方面我也完全明白氣功是十分危險有害的,我必須離開它。我需要盡快決定到底該不該信耶穌,因為我知道嚴新氣功背後的力量是巨大的,我離開它之後必須投靠宇宙中最高的正義的力量才能得救。因為那時我還沒有把握確定耶穌就是這一力量,就是至高的真神,於是我就拿出哈利法克斯華人教會給我的中文《聖經》,把四本福音書一下子全看完了。看完之後,我心裡雖然仍有掙扎,但是我想起小光弟兄見証中說的一點,那就是耶穌基督復活的事實。若耶穌沒有從死裡復活,那些耶穌受難時軟弱、逃跑,又只是一群普通小民的門徒們是不可能突然信心堅固,大有能力,滿有信心地去傳福音,忍受迫害,以至於不畏犧牲的。只因為有了他們,福音才傳到現今。而且耶穌明確宣告祂與神等同(約10:30),祂是我們到天父那裡去的唯一的“道路,真理,生命”。(約14:6)這樣,只有兩種可能性,要麼耶穌真是神的兒子,是我們唯一的救主,要麼是個大騙子。但是一個騙子能從死裡復活嗎?神會允許一個大騙子死後復活嗎?顯然是不可能的。於是我相信了耶穌是神的兒子,是人類的唯一救主。我開口向神承認我是一個罪人,承認耶穌在十字架上為我受死犧牲,承認祂是我,也是全人類的唯一救主,並且求祂原諒我的過犯,邀請祂做我的救主和生命之主,掌管我的一生。

從那一刻起,我不再練嚴新氣功,我成了一個跟隨耶穌的人,一個基督徒,成了神的孩子。到如今我越加明白,這是一個永遠正確的選擇和決定。練氣功給我帶來的心靈的煩躁和不安逐漸消失了,我心靈裡有了真正的永恆的平安,我的生活得到了新的活力和動力。神並未應許生活一帆風順,我信主之後生活中仍有挑戰,有時經歷的困難比信主之前還大,而且撒旦也沒有放棄攻擊我,但是神是信實的,祂比在這個世界上的惡者大(約壹4:4),祂的恩典夠我用,祂一路扶持我。這一切正如詩篇中所說的:

祂使我的靈魂甦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宴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詩23:3-6)

朋友,你認識耶穌嗎?祂是你生命的主嗎?《聖經》上說,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羅3:23)。你也許想,我又沒有殺人放火,也沒犯什麼法,我不是罪人。但是你難道不曾說謊、咒罵別人、貪愛錢財、做傷害人的事情嗎?這些也是罪。你達不到神完全的標準,就是罪。神是公義的,我們的罪,不能逃脫神的審判。《聖經》上又說,罪的工價乃是死(羅6:23)。可是誰能救我們呢?顯然不能靠自己,因為你自己哪怕死了也是該得的,不能贖你的罪。其他人也不能救你,因為他們自己就是罪人,本就該為自己的罪死,怎能救你呢?感謝神,祂知道我們沒法自救,祂派下祂的獨生子,耶穌基督,道成肉身(約1:14),來到這世界上,為我們的罪上十字架受死流血犧牲,並且第三天復活。耶穌是無罪的,但祂愛我們,心甘情願為我們這些罪人受死。並且因為祂是無罪的,死亡對祂沒有權柄,祂第三天復活了。神應許信耶穌的人不被定罪(約3:18),信祂的人有永生(約3:36)。如果你還未信祂,你是願意繼續背負自己的罪,等待神公義的審判,還是願意接受耶穌基督的愛,接受他為你的救主呢?若你願意的話,開口向神承認你是個罪人,向神悔罪,接受耶穌是神的獨生子,接受祂在十字架上為你受死,並且復活的事實,邀請祂進入你的生命,做你的救主和生命之主,祂一定照祂應許的,給你豐盛的生命。我就是這樣悔改歸向耶穌的,真誠希望更多人可以向我一樣得享主耶穌的真愛。

願榮耀頌讚都歸於主耶穌!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