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在苦難中遇見神

劉錦

我家有三姐妹,彼此相依伴一起長大,曾經這三姐妹花是父母心中最大的驕傲,特別是姐姐從小成績優秀表現突出,是我和妹妹羨慕並爭相效仿的目標,對我和妹妹有很好的引領。我在家鄉的大學畢業後在襄陽技師學院工作,一路風調雨順成為學院青年骨幹,不僅有和睦幸福的家庭、聰明可愛的兒子, 30歲時就擔任了學院副院長和工會主席,是系統裡最年輕的領導和市裡重點培養的幹部。

2005年,我完成了教育碩士的學習,帶著已通過的畢業論文開題報告,準備10月回校畢業答辯。同年9月10日,這天是中國的教師節,我和學院中層以上幹部到學院援建的一個山區小學去送資助款,並看望老師和學生。行走在狹窄崎嶇的山路上,我乘坐的轎車因剎車失靈而狂奔在山崖之間,一邊是高山,一邊是懸崖,緊急之間,司機選擇將車撞向山體。猛烈的撞擊使得坐在靠山一邊的我頸椎骨折,嚴重錯位。瞬間,我整個身體失去了知覺,感覺自己失去了重量,像蒼茫大海上漂浮的一片薄葉,我以為自己正飄向死亡。

當我醒來發現自己躺在病床上時,我知道我沒死。但對我來說,死亡才剛剛開始。我的頸椎5、6節骨折、錯位,壓迫頸髓神經,除了眼球和嘴巴可以活動,我整個身體全癱,連呼吸都不能自主。瞬間的災難將我擊打成一個玻璃人,在這個玻璃瓶上卻長著可以想問題的腦袋!做完各項檢查,醫生斷定我終身截癱不可能站立,傷情也沒有手術意義,只考慮做傳統的保守治療。當剃頭師刮光我的頭髮,外科醫生用電鑽在我頭骨上打洞,用鐵餅做顱骨牽引時,我感覺自己就像任人宰割的羔羊,聽憑魔鬼撕裂我的軀幹,帶我走進陰冷的地獄。淚水流進我的耳朵,我不能抬起手臂去擦;蚊子叮咬我的臉,也不能揮手趕走牠。我,還活著嗎?……看到我痛苦的樣子,聽著醫生的談話,我先生狂跑到醫院的後院將我的鞋拋得很遠。今生,我不再需要穿鞋啦!

噩耗傳到加拿大姐姐家,驚慌失措的大姐面對嚎啕大哭的媽媽,斷然決定向主求告。姐姐馬上打電話給信友堂牧師,懇求牧師帶領禱告,牧師和教會許多弟兄姐妹切切為我禱告;同時,姐姐也帶領全家跪地哭求神藉醫生的手醫治我。那時,完全不知情的我在那個備受煎熬的黑夜裡,竟然有了片刻的寧靜,彷彿有四個穿白衣的美麗女子微笑著,輕柔地活動著我的四肢,我極力舒展肢體,舒緩而飄柔,像往昔一樣,我在熟悉的舞台上翩然起舞呢。同時,我還像平日一樣帶領我的學生在校園綠草坪上跑步。美好的畫面,美妙的感覺!只在那片刻,夢醒啦……

很多年以後,無意中和大姐分享那晚的經歷和感受時,大姐告訴我,你知道嗎,那個時間正是我們全體教會兄弟姊妹為你禱告的時刻。神聽了大家的呼求,派天使來醫救你,給你送來光明,帶你走出黑暗!再回憶那美好時光,我驚嘆詫然於神的恩典。

受傷第二天,突然傳來消息,因為這個醫院的一個護士的手術需要,之前約請了全省最有名的脊柱手術專家,他可以考慮為我動手術!第二天,我接受了手術。〈以賽亞書〉說:“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不吹滅”。在人所不能的,在神必能。神是我們的避難所,使我們無助中有所求,給我們隨時的幫助,感謝親愛的天父!

手術後,我逐步恢復些知覺;半個月後,轉入省裡的醫院做康復治療。住院期間,牧師常常打電話詢問我的情況,向我傳福音,信友堂的弟兄姊妹們也經常為我禱告,今天到場的周志雲姊妹和馬馳坤弟兄在回國期間,還專門去醫院看我,給我許多關心鼓勵。06年,我到北京住院之前,也是賴小燕姊妹和昌金弟兄熱情地接待幫助我。同時,我所住的同濟醫院的一些教授姊妹們,經常到病房看我,帶我唱贊美歌,用輪椅推我去參加家庭聚會和查經學習。在〈馬太福音〉5章4節裡,耶穌說:“哀慟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

從受傷到現在,已整整8年啦,這八年的不平凡人生經歷讓我站在生命的最邊緣,審視自己的生命狀態,思考活著的價值,追問生命的意義。之前我常想,如果說神造的新生嬰兒的生命成長是從0為起點的話,我的第二次生命卻是從負數開始的。在我過往的生命中,我曾驕傲地認為之前的小有成就,是因為我比別人更多努力,與我身邊的同齡人比,我是有資格有能力的,我憤懣於上帝的不公讓我承受滅頂之災,拿走我的健康美麗,讓正揚帆起航的生命久久擱淺……

一次次的哭泣迷失、一次次的自憐放棄、一次次的頑抗和對公義的質問,八年生命擱淺的日子裡,我發現苦難是一個奧秘,而人真正所需不是上帝公義的回應,而是與上帝有一段相遇的經歷。人生一帆風順時,上帝以微聲細語向我們說話;當我們需要勸誡時,上帝用良心向我們說話,當我們受苦時,上帝就高聲向我們呼喚。苦難,是神用來喚醒世界的傳聲筒,好矯正我們的方向。著名盲人作家海倫.凱勒說:“我對我的殘疾充滿感激,因為它讓我發現了自己的世界,發現了自我,發現了我的上帝”。的確,含著淚水看天的人,往往能夠看見彩虹。〈羅馬書〉中說:“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神讓我經歷苦難來管教我、神讓我學會謙卑順服,讓我知道敬畏神就是智慧,遠離惡便是聰明。神花心思揀選我並救治我,叫我在人群中成為見証。

穿越太平洋抵達大西洋,這次兩個月的加拿大之旅讓我在美麗祥和的自然風光裡感受到教會弟兄姊妹的愛。到溫哥華的第二天,我就被邀請去到泰山兄弟家參加家庭小組學習,當我向他們致謝時,慧芳姊妹說他們奉獻的全是神賜的,讓我非常感動。年近八旬的楊老師送屬靈書籍和受洗賀卡鼓勵我。明天我即將回國,回國的前一天,我仍然沐浴在教會大家庭的愛河裡。今天牧師幫我施洗,主耶穌的寶血徹洗了我的罪,使我走向純潔與新生。許多朋友專門前往祝福我們,我更是體會到教會本身就是擱淺者的屬靈醫院,在聖靈的運行中推動肢體間的愛。作為神的兒女,即便身體不再自如,但神卻幫我長出了飛翔的翅膀。

因著神的愛,原定三人同行的加國行變成我的獨行,神保守我平安抵達;因著父的恩,我和大姐共同領略了洛基山脈的磅礡浩瀚、感受了世紀冰原的聖潔遙遠;徜徉在維多利亞爛漫的花海中,我看見了神對世人的愛;聆聽著尼加拉瓜振耳發聵的瀑布咆哮聲,我聽見了神對世人愛的誓言。因著神的愛,我將返回到我的學校,回到我深愛的講台,在未來的工作和生活中,我將用行動傳遞神賜的信心,用真心傳遞天國裡的大愛!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