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等待

在今年的6月12日到9月12日,薛雁群老師的油畫展〈意韻〉,在溫哥華保利藝術館開展。我很幸運地在畫展第一天參與了“與美相遇”的經歷。薛老師的畫畫大多數是人物的工筆畫,在他的筆下,每個女性的神韻都十分美麗。當然,也都很年輕。但是在這次畫展中,有兩幅圖畫深深地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這兩幅幅畫的畫名都是〈等待〉。〈等待〉之一是一些人在巴士站的等待,〈等待〉之二是一些人在Union Gospel Mission前面的等待。

這一幅《等待》,是薛老師在溫哥華市中心一個銀行裡面避雨的時候,透過巨大的玻璃窗,看著對面不同種族、年齡的人群,拿著大包小卷,焦急地等公車。一撥撥人群在風雨交加中上下往返,忙忙碌碌。一些人消失在遠方,一些人又在車站聚集,焦急地等待下一輛巴士的到來。他忽然意識到這不正是我們每個人的生活寫照嗎?我們每天本能地為生活奔忙,甚至貼上自己的生命。看到有人為失業而跳樓,有人為股票賠本而自殺,令人嘆息。讓他想起〈馬太福音〉裡的一句話:“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人還能拿什麼換生命呢?(太16:26) ”人最寶貴的是生命。可生命的意義到底在哪裡?這是我們都要面對和思考的問題。薛老師把自己的感受用形象固定在畫布上,畫出了這幅作品。

我們每天都可以在街上看到等待巴士的隊伍。在這幅圖裡所表現的,像是在深秋的某一天,因為大家都穿著外套,有三個人帶著雨傘,溫哥華的秋天,大家心裡都有數。大風把大家的頭髮都吹得飄揚起來了,也把第一位老婦人張開的傘吹翻了,她急著想把傘弄好,但是沒有人幫她,後面的壯年人顧著看手機,看得津津有味,對前面老者的困窘和著急,全然不察。是深秋,感覺不是很冷,但是人與人之間的冷漠,讓人感到寒意習習。

薛老師把這〈等待〉放在秋天,令我覺得特別蒼涼。因為前面要迎接的就是冬天了,從灰暗的世界裡,彷彿要轉入一個不知道是什麼在迎接我們的世界。而死神,就站在最後一位等待者的後面,那是一個黑色的影子。冬天,在許多地方都意味著沉寂和冷清,植物落葉,動物休眠,人愛關在家裡取暖;在四季裡,冬天意味著生命的最後一站。

我們經常要等待,到哪裡都要排隊。有的人喜歡插隊,插了隊還是要排隊。在溫哥華插隊會挨罵的,還是不要嚐試吧。人生就是一串的等待接合起來的。所以在這幅畫裡,從小孩到年輕人,到壯年人,到老年人,有男有女,還有一隻狗。有要去遠行的,有輕裝便旅的,有什麼都不帶的,代表了人生裡許多過程,唯一同樣的是,都在引頸眺望同一個方向。忙著計劃要到下一站。而,死神,也在默默地等待。

這是一幅何等諷刺的畫面啊!當人們往前看時,死神卻在後面等著他們。我們總是計劃未來,想要到下一站,要去我們想去的地方。有的人要回家,有的人要去旅行,有的人要去上班,我們都覺得生命一定會繼續下去,不會停留在那裡。可是畫家卻要我們注意,人的行程由不得自己。何時死神要出現,阻擋我們的行程,誰知道呢?

就像〈雅各書〉裡說的:“嗐,你們有話說:‘今天、明天我們要往某城裡去,在那裡住一年,做買賣得利。’  其實明天如何,你們還不知道。你們的生命是什麼呢?你們原來是一片雲霧,出現少時就不見了。(雅4:13-14)”我們的等待,會不會也有落空的一天?

薛老師的畫相當深刻,在一些等巴士的人群裡,讓我們想想,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個。我們經常要排隊買東西,排隊領證件,排隊檢查上飛機,排隊領錢或付帳單,甚至上餐館也要排隊,等等。排隊是人生免不了的過程,在這過程中,不管你多麼心急,都要等待。插隊的人是希望縮短等待的時間,但是縮短了又如何?趕到了下一個目的地,不也是要等嗎?有的人要轉巴士,為了趕上下一輛巴士,一下車就不顧死活地往十字路口衝,他們覺得節省時間,不必再等待,比生命的安全更重要。因為他們不知道,死神在後面,等待。

我們都需要記得,死神也在我們的後面等待。所以我們不要只望前,不看後。當我們知道死神就在後面時,或許我們會好好思考前面要走的路,或是選擇一條永生之路,一條死神沒有能力阻攔你的路,因為耶穌在那條路的前方等你。讓耶穌親自來引領我們往前走,走向一個死神追不上的地方。

注:〈意韻〉油畫展只展覽到今年9月12日,在溫哥華保利藝術館 905 W Pender St #100, Vancouver, BC V6C 1L6,電話:604-564-5766  

注:此文曾刊登在2018年9月的真理報

站內搜索

舟子文集

謝林美伶女士

謝林美伶女士,筆名舟子。原籍台灣,祖籍福建泉州。從事海外中國人福音事工,是海外華人福音網的創辦人之一,追求雜誌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