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父親的正面

自從朱自清發表了〈背影〉之後,現在又有大陸的〈筷子兄弟〉為父親的正面用音樂做了傳述,令人感動不已。朱自清寫他父親送他回北京讀書時,在送他上火車之前,為了買幾個桔子給他在路上吃,穿越過鐵道,跑到月台的柵欄外,一路上要跳下去又爬上去。“父親胖胖的身子,戴著黑布小帽,穿著黑布大馬褂,深青布棉袍,蹣跚地走到鐵道邊,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難。可是他穿過鐵道,要爬上那邊月台,就不容易了。他用兩手攀著上面,兩腳再向上縮;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傾,顯出努力的樣子。”這時朱自清看著他的背影,淚就流下來了。

這一段文字讓很多人受到感動,父親們過了六七十還保持瘦瘦的實在不多,動作像年輕時一樣麻利的也少而又少了。從我們小時候看見的父親,到成年時看的父親已經完全兩樣了。但是父親的護犢之心卻有增無減。

〈筷子兄弟〉是中國電影界新起的一對朋友組合,他們許多的作品都在網絡上爆紅。在他們製作另一首歌時,筷子兄弟中的王大利的父親患病過世,讓他深刻體會到失去父親的痛苦,而寫下了〈父親〉:“總是向你索取 /卻不曾說謝謝你/直到長大以後 才懂得你不容易/每次離開總是 裝作輕鬆的樣子/微笑著說回去吧 轉身淚濕眼底/ 多想和從前一樣 牽你溫暖手掌/時光時光慢些吧 不要再讓你變老了/一生要強的爸爸 我能為你做些什麼/謝謝你做的一切 雙手撐起我們的家/總是竭盡所有 把最好的給我/我是你的驕傲嗎 /還在為我而擔心嗎”。

這首歌幾句話把父親的正面形容得恰到好處,作父親的在兒女面前都很好強,不肯展示自己的軟弱,因為總覺得自己是孩子的“天”,總希望能滿足孩子的要求,寧可咬緊牙根,不管在外面受多少委屈,也要讓兒女開心。父親的一雙手彷彿是撐起整個家的柱子,若是父親有了三長兩短,那個家就彷彿屋頂塌了一半,苦不堪言。父親總是正面微笑,裝作輕鬆的樣子,讓孩子不要為他掛心,轉身過去再抹掉眼淚。父親啊,不是沒有感情,而是情太深了,深到一個地步,寧願把所有的苦都往肚子裡吞。

愛爾蘭有首很出名的民歌Danny Boy(男孩丹尼),據說是一位沉默寡言的父親寫給即將去戰場的兒子的一封信。這個父親平時很少說話,到了兒子即將遠行時,更不知如何啟口,只好把滿腔的愛化為文字,對兒子訴說他的愛。美國喜劇女演員安妮塔·蘭弗洛是三個孩子的母親,她把自己每天對孩子的嘮叨串成一首歌,配上《威廉泰爾序曲》,成為母親之歌,引起了強烈的反響,這首歌大約要唱三分鐘;相對的是父親之歌,只有一句話:“去問你媽,去問你媽”。把父親的不善言辭表達得入木三分。

不管是父親的正面或背影,不管父親會不會表達,我相信很多做兒女的都能深刻體會到父親的愛。這使我想到我們的天父,也是一位非常沉默的父親,祂把生命賜給我們,又為我們預備了太陽星辰及一切的美好,但有時候,在享受時,我們會忘記祂的存在。父親啊,父親,為兒女,為人類設想預備了一切的父親,有時竟不曾在我們的腦海裡駐留。“總是向你索取 /卻不曾說謝謝你”,是多少兒女及人類的版本。

在這個記念父親的季節裡,但願我們也向天上的父親舉杯,感謝祂為我們所做的一切。但願有那麼一天,祂為我們感到驕傲;但願有一天,祂不再為我們擔心;但願有那樣的一天。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