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教育無法解決的問題

十多年前,雖因網路福音事工的呼召而進入神學院受裝備,但心底深處另有個奇妙的念頭,認為每個準備要當母親的基督徒,都應該好好受造就,才有力量與智慧養育敬虔的後裔。我認為家庭是一個最小的教會單位,榮耀服事上帝。

在 畢業前三個月,我懷了孕。為了有健康的下一代,我整個生活作息都大幅調整改善。我不太吃水果,也很少喝牛奶,屁股更總是坐在書桌前,完全沒有運動習慣。但 為了孩子,我願意改變自己。懷孕期間我的座右銘是:「神、動、果、奶」。「神」就是要倚靠上帝,隨時禱告;「動」就是要運動,每天走路30分鐘,以利自然 生產;「果」就是每天吃水果,孩子才有均衡的營養;「奶」就是母體和孩子都需要的基本鈣質。

我一邊做這些,一邊盤算著孩子出生,我每天要帶他們讀聖經,甚至我還要教他們希臘文、希伯來文,盼望他們比我們更有機會成為華人聖經學者,服事上帝。(因為聖經學者需要英文、希臘文、希伯來文、亞蘭文、拉丁文、法文等語言能力。華人在語言上起步太晚,很吃力。)

孩 子出生後,我用《週曆手冊》每天記錄著孩子的成長。我用兒童聖經,講故事給他們聽。不僅如此我還訂閱育兒雜誌,細讀基督教或坊間各種教養書籍,不下 30-40本,還去圖書館借教育有聲書(錄音帶)來聽。我還知道若許可,不要只生一個,兩個孩子才有互動。所以又生了第二個。我自認已經打造一個最佳的環 境,來養育孩子,一定可以養育出好孩子。

教育無法解決罪惡的問題

然而,當孩子上了一年級,某日我心血來潮幫孩子整理書包,赫 然發現裡頭有不屬於我們家的文具用品。我耐心地跟孩子談,確定是偷竊。我教導不可再偷,陳述偷竊的種種不好。但,過了一週還是偷。我再耐心用各種理由開 導,也照著教育書籍反省,也帶孩子去買喜歡的文具,也為這事禱告。過了幾天仍繼續偷。終於,我用聖經箴言,「愚蒙迷住孩童的心,用管教的杖可以遠遠趕 除。」動手管教,但令我震撼的是,孩子還是偷,甚至還把老師的文具也偷回來了。

剛好我們租的房子要拆除,得搬家,孩子跟著辦轉學。到了另 一間學校,新環境重新開始,孩子就沒再偷了。事後總整理,我想是因為原來讀的國小,家長們經濟條件大多比我們強,學生們使用的文具都很漂亮新奇,所以孩子 忍不住誘惑。而後來轉到的學校,中低收入戶家庭佔班級的一半,所以沒有甚麼好物品會引發覬覦之心。

這件事讓我極為震撼,因為我知道事情並沒有結束。總有一天,孩子還是會遇到各樣的吸引。他們要學會控制自己的慾望,不拿不屬於自己的東西。我想到十誡最後一條「不可貪心」。

有些版本寫得更詳細,深入道出貪心的細目:「不可貪戀人的妻子、也不可貪圖人的房屋、田地、僕婢、牛、驢、並他一切所有的。」不屬於自己的東西,不一定是物品,就像現代社會層出不窮的「外遇」,不就是拿了不屬於自己的愛情嗎?

我看過那麼多的教育書籍,坊間沒有一本針對「罪惡」的問題。所有理論皆是假設:「人是一張乾淨的白紙」。你給他甚麼,他就會是甚麼,但我親身的經歷(也包括 一些重視孩子教育的好友)卻足以推翻這個假說。施教者要面對最大的問題是「罪惡」。那不是任何教導或任何理論可以解決的。

孩子的事,也瞬 間讓我憶起童年。我回想起自己第一個惡,也是偷竊。當時我讀幼稚園。某天看到老師打開抽屜,裡頭滿是色彩鮮艷的色紙,好像向我招手。我就趁老師不注意時, 迅速伸手拿了幾張,藏在身後。馬上我整個人心臟狂跳、呼吸急促。老師看到我臉色不對勁,走過來才發現我偷拿色紙。老師沒有責備我,只有把色紙放回去,跟我 說「下次不可以這樣了喔」。我就覺得好慚愧、好慚愧,也覺得深受老師寵愛的我,怎麼會讓老師失望?我決定以後絕對不要再偷了。

但事情就結束了嗎?並沒有。只是沒有再偷色紙而已。我的罪惡之路才正開始。

上了國中,我偷的東西是「分數」──作弊。我在升學班,每天至少考2科。成績好的一天會被打兩三下,成績差的一天20-30下。因為考卷太多,老師沒時間批改考卷,要同學們互批考卷。我們就開始互相掩護作弊。

有天老師對全班吼著,「曾經作過弊的,給我滾去走廊」。只見全班60個人,一個一個慢慢走出去,只剩下3、5個同學在教室內。

我印象最深的是自己站在走廊上的感受。起初是羞愧萬分,但之後卻是一股輕鬆從心底深處漫開,似乎是為我有機會公開承認自己犯下的錯誤。老師發現問題後,適時 調整,他們就不再考那麼多試。考試會幫助我們成績進步,但過多的考試不僅不會讓我們成績進步,反倒讓我們陷入作弊的罪惡。

後來,我在大一升大二的時候信了耶穌。有一次小組聚會主題是罪惡。那個晚上就好像國中在走廊的感受,每個人都有機會把埋藏多年的罪惡公開,偷拿父母的零用錢、作弊、沉迷電動、情慾……。但更棒的是,公開之後,可以求耶穌潔淨。

耶穌才能解決

然而,即使如此,我還是深信教育可以改變一切,教育可以塑造出完全人。直到我成為父母、師長(主日學老師),才深深地了解,罪惡的問題,只有耶穌才能解決。

哪個家長或老師會教小孩這些壞事呢?沒有!有哪個學生會不知道這些不好?大家都懂。但是為何有時會不受控制幹下這些事?這就是教育無法解決的問題。甚至,這 些也不是宗教教育可以解決的。只有真實地信靠耶穌,成為祂的百姓,才能解決。就像耶穌名字的意義,就是「祂要將自己的百姓從罪惡裡救出來」。教育或宗教教 育只能把人帶到水邊,但要不要喝水,還是端看這個人的決定。

當然,絕對不是要否定教育或宗教教育的功能。但,更重要的是,得認清教育不是萬靈丹,教育無法解決一切的問題。唯有人心真實的信靠耶穌,才有脫離罪惡的力量。

我們父母師長最要緊的事,不是不斷地教育,因為已經教過的,他們不是不懂,聽多了反而更加生厭。我們要做的是,背後默默不斷地為孩子禱告(這也許是一生都要持續不斷做的事),讓聖靈在他們的心裡動工。他們打從心裡真實地悔改,成為耶穌真正的百姓,才有能力出黑暗入光明。

教育無法解決的問題,耶穌能解決。

站內搜索

陳小小文集

陳鳳翔姐妹

陳鳳翔姐妹 筆名陳小小,這個名字的由來,屬靈一點的講法,就是希望自己像使徒保羅 (「保羅」這名字的意思就是小)一樣謙卑。另外一種講法就 是請用台語念「小小」,諧音就是瘋瘋的意思啦!信義神學院畢業,現進深於台灣神學院新約碩士班,信望愛網站主編。已婚,一個丈夫、兩個小孩。每天主要的事情就是操持家務與養育小孩。剩下的時間就是打電腦 寫文章、或上網。個人網站:永恆與當代。陳姐妹已許可本網站刊登其文章,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