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夏豔澎湖美白FUN之旅

去過澎湖四、五次,帶隊的各有本事,有些還有澎湖親戚當內應,所以皆玩得很透闢。大前年的澎湖之旅,更是玩到最高點。因為澎湖縣觀光局局長,正是我的大學同學,全班吵著要他在澎湖辦同學會。可以想見,若是不好玩,鐵會扎了他觀光局的招牌。今年,又有人熱情邀約我們去澎湖玩,實在有些不想去,尤其觀光局局長都當領隊帶著玩遍澎湖,還有什麼有趣的呢? 

但,老公的同事是道地的澎湖人,在那裡還有古厝。每年暑假,他跟妻子搭船回故鄉,兩人有如浪漫愛情劇中的男女主角,日日夕陽西下、晚風輕拂、沙灘散步、草原閒晃,身心靈放鬆之旅。登!我的眼睛就為之閃閃發亮。二話不說立即訂下此旅的目標:「當個正港的澎湖人」,務必跟隨老公同事的腳蹤行,照當地人的作息生活,成為真正的澎湖人。 

又,曾讀過一篇文章,責備我們有失台灣海島之子的身份,住在台灣,四面環海,卻認識沒幾種台灣的魚。想想還真是這樣。飯桌上只出現過吳郭魚、秋刀魚、白帶魚、鱈魚、香魚、肉鯽魚、鱸魚,其中有些魚不是台灣產的,還不能算呢。今年便立志,每週上菜市場買一種沒吃過的魚,於是多認識了班頭魚、金鐘魚、點枝魚、午魚、金錢魚。赫然發現台灣魚種怎麼那麼多阿?根本認識不完。趁著這趟到澎湖,更要拜訪當地漁港,好好見識上帝給予的豐富海洋資源。


【廟口廣場的魚車】

澎湖再好玩,但女人都怕被夏日豔陽灼傷。然而返台後,朋友們都驚嘆,「你去澎湖?怎麼沒有曬黑?膚質真好阿。」No!No!No!曬不黑的皮膚絕對不好,那種皮膚容易得皮膚癌。容易曬黑的皮膚,表示自體防禦系統很強,紫外線一來攻擊,黑色素大軍馬上就來層層保護,這才是好膚質。重點來了!夏豔澎湖美白FUN之旅的秘訣就是「晝伏夜出」。 

清晨四點殺去魚市場或是漁港,上午則安排室內參觀(澎湖海洋資源館、澎湖竹灣螃蟹博物館);中午用餐後,午覺睡個飽,四點之後才出發到沙灘玩水或潮間帶踏浪;晚餐後,夜遊碉堡看星星或夜釣小管。這樣皮膚有可能會黑嗎?以下單舉第二天為例,以供想去澎湖旅遊,又不想皮膚被曬黑的朋友們參考。 

老公的同事得知我想要多認識魚的心願,便建議先探清晨廟口廣場的魚車,後再去馬公第三魚港。第二天清早六點多,社區喇叭就開始大放送。我瞬間被廣播聲彈起,臉沒洗、牙沒刷、頭髮沒梳,就套上夾腳拖鞋衝出門。一到現場,魚車旁早已圍滿歐巴桑、歐吉桑。魚車裡的魚,多是比家用砧板還大的海魚。刮下來的魚鱗,跟人的眼睛一樣大。


【馬公第三漁港的魚,比身高155cm的女兒還大隻。】

「這麼大,怎吃得完哪?」我正狐疑,便聽到老公的同事與街坊鄰居商議相約合買一條。回去馬上切塊、下鍋、煮湯。這,就是澎湖人的早餐!真的不習慣早餐如此澎湃,從來沒有一早就滿口大魚大肉,胃都還沒甦醒哪。 

魚車內,另有好幾籃筐的成排小管,跟台灣的真的不一樣阿!我們的小管多半是死白,雙眼已失去透明度,抓了手上會留下一些腥味,偶爾夾雜一些眼睛透明的新鮮貨。但在那裡的,身體仍呈透明果凍色。在馬公第三魚港,甚至可以看到餐廳第一等級的活卷,不停地變換晶瑩體色、受到驚嚇會變赤紅色及噴墨汁。一些不明就裡的外來遊客,伸手想要去碰,那可是會遭來魚販的白眼。因為小管非常敏感,手一碰就會灼傷牠嬌嫩嫩的肌膚。 

用過早餐,就往澎湖海洋資源館奔去。一進門,三隻大海龜拍打著魚缸玻璃,向我們熱切地招手歡迎。這裡不輸台灣本島的屏東海生館。尤其是餵食秀,好不精彩,只見水中迅速飛掠過數隻魟魚,如美國著名的黑色隱形轟炸機B-2來襲,把潛水員團團包圍、層層包裹,竄動爭食。


【黑色隱形轟炸機B-2:魟魚】

後來聽了解說才知道,門口那三隻大海龜使勁拍打著魚缸玻璃,根本不是迎賓,而是因為太肥,館方進行減肥措施,牠們氣得拍打玻璃表示抗議。


【大海龜抗議著:我再也受(瘦)不了啦!】

回古厝,午覺睡個飽,傍晚四點悠閒地往西嶼內垵遊憩區玩水。清澈海水,水溫透心涼,明明中午太陽熾熱烘烘,曬得沙灘都還些微燙著腳。淺水海域、白色沙灘,沒有隱藏的礁石暗流,一般遊客比較不會到這個景點,因為距離熱鬧的馬公開車要四、五十分鐘。因此,這裡沒有觀光客吵雜的人聲。老公的同事另外還邀約兩位國小退休教師夫婦,那位先生可是每天清晨五點在此處裸泳。 

孩子們每到一處沙灘,築沙堡是必然的活動。明明知道海水一漲潮,再怎樣美好的沙堡都會消解,他們還是細心地撿拾各種貝殼與海草,費心裝飾蓋在鬆鬆的沙土上的堡壘。心裡不禁迴響起一首兒童詩歌:「那聰明人把房子蓋子來。蓋在堅固的磐石上。雨水下降,河水上漲。房子不會垮下來。那愚笨人把房子蓋起來。蓋在鬆鬆的沙土上。雨水下降,河水上漲,房子就會垮。」


【即使搭起人肉城牆,還是擋不住潮水來襲。】

海岸山丘上,開滿鮮橘嫩黃的天人菊與不知名的野花。大前年的澎湖之旅,一位要好同學的女兒才小學五年級,返台不久,便發現罹患血癌。去年過世。亮晃晃的陽光下,回憶與現實重疊,似乎看見幾朵黃燦燦的天人菊在她手上,映襯可愛的少女笑靨。 

同學的女兒是個聰明人,因為小小年紀的她,很懂得將沙堡蓋在堅固的磐石上。癌症病痛帶來百般折磨,並沒有將她擊倒。倚靠主耶穌,即使化療副作用令她癱軟在床上,但只要一有空,有丁點體力,便用生命編織十字架,分送給為她打氣的父母與親友,探病的反被安慰。我們家也收到兩個,到現在還繫在孩子的書包上。 

晚上的行程是夜釣小管。夏日6月下旬至9月下旬,為小管的迴遊季節。暑假七、八兩月,更是小管的盛產期。當漁船駛出碼頭,晚風徐徐吹來,遠方陸地海上斑斑燈火,幸福的畫面定格在那一刻。十分鐘後,到了小管集散地,船長下錨,我們暨興奮又緊張地握著釣竿將假魚餌沈入水底。小管有驅光性,每艘漁船皆懸吊著高光度燈泡照射海面,以吸引小管靠近。 

所謂,「人生不能踏錯一步」,這話還真不假。當集光燈一開,強烈光束穿透清澈無比海水。我們不禁紛紛往下面瞧,看到很像白腰帶的魚,在下面跳妞妞舞,小螃蟹像傻瓜一樣,舉起雙手揮舞著向我們誇耀挑釁:「來捉我阿。捉不到!捉不到!」還有不知名的小魚,一群群游來游去。


【澎湖夜釣小管。】

綺麗美景當前,就像被羅得的妻子附身,她戀棧過往繁華,回頭一眼便化為鹽柱,我們往海底下看,隨即頭重腳輕,暈眩伴隨噁心。這就是我們錯誤的第一步,敗阿。 

我兒子第一個發難,吐了出來。但,根據當地不可考的傳說,嘔吐會很容易釣到小管。果然,坐他旁邊國小一年級的表弟馬上就釣到小管,接著我兒子也釣到了。眼看勝利在望,兒子被救世主情結所籠罩,自覺得要釣到小管,全得靠他的犧牲,便「開心」地大吐特吐起來。表弟又釣到烏賊!傳說還真的不假。 

海潮把嘔吐物往我們這邊帶,接著按照順位,我小姑也釣到了。我跟女兒已經陣亡,但還是很愛面子,忍住絕對不吐出來。小管大軍便跳過我們母女,繼續往老公那裡飄去。老公不惶多讓,一口氣連續釣起五隻。把我跟女兒的份,都補齊了。 

老公還釣到非常珍貴的軟絲。那是我這種平凡家庭主婦上菜市場所不敢買的珍貴海鮮。我雖然很傷心自己軟弱無能,沒辦法釣小管。但我又暗自高興,上帝讓我早就釣到了好老公。他大獲全勝的戰利品,通通是我的。沒想到,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上岸後,業者招待我們吃免費小管麵,這隻軟絲被業者的姊姊,在迅雷不及掩耳的情況下,做成沙西米給吃了。


【澎湖夜釣軟絲。】

 


【澎湖軟絲沙西米。】

四天三夜,篇幅有限,無法盡訴。最後一晚,西嶼西台的夜遊看星星,這是推薦一定要的行程。眾人排排並躺在微溫的西台古堡上,瑰麗的藍黑夜空中,有著誰都認得出來的北斗七星勺子,與數顆令人措手不及的流星竄出。 

詩人說:「我觀看你指頭所造的天,並你所陳設的月亮星宿,便說:人算甚麼,你竟顧念他?世人算甚麼,你竟眷顧他?」繁星若塵、蒼穹一粟,人類何其渺小短暫,但上帝卻這樣愛我們。我跟躺在一旁的老公數算著,交往至今已經20年,感覺不過一眨眼。若能活到七十歲,我們還剩三個10年可以共走人生路,豈不更要好好珍惜與把握。 

人生對照於數億年的月亮星宿,就像海灘沙堡,終究一切會過去。但若與耶穌連結,這些卻會存留到永遠。保羅史蒂文斯說:「一切我們以信、以望、以愛去做的。最後,這些工作,在除去渣滓、留下精質之後,終將在新天新地中找到一席之地。」人世間最寶貴的愛情、親情、友情,死亡總是硬生生地將關係斷絕。但我們何其有幸,因有耶穌,這些皆會以某種超乎想像的方式存到永恆、找到它一席之地,只因他的慈愛永遠長存。


【澎湖彩虹橋】

 

站內搜索

陳小小文集

陳鳳翔姐妹

陳鳳翔姐妹 筆名陳小小,這個名字的由來,屬靈一點的講法,就是希望自己像使徒保羅 (「保羅」這名字的意思就是小)一樣謙卑。另外一種講法就 是請用台語念「小小」,諧音就是瘋瘋的意思啦!信義神學院畢業,現進深於台灣神學院新約碩士班,信望愛網站主編。已婚,一個丈夫、兩個小孩。每天主要的事情就是操持家務與養育小孩。剩下的時間就是打電腦 寫文章、或上網。個人網站:永恆與當代。陳姐妹已許可本網站刊登其文章,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