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聖女貞德》的臨終禱告

 

不管是人物傳記,或是較早期拍攝的《聖女貞德蒙難記》(德萊葉導),多是把聖女貞德聖化。聖女貞德與諸殉道者類似的經歷,被毆打、被羞辱、被嘲笑,依然面 不改色,慷慨赴義上刑場。其對上帝單純信靠、一味順服的信仰,反襯教會神職人員的愚魯腐敗,在上權勢者的詭詐自利。對於信徒而言,這類傳記閱讀或觀賞後, 每每挑旺內在靈火焚燒,恨不得當下為主壯烈犧牲。

然而盧貝松拍攝的《聖女貞德蒙難記》,讓我們看見一個蒙主所重用的基督徒,內在其實存在各種或善或惡深不可測的意識,帶來的是更深刻的信仰反省。

聖女貞德的歷史背景,大約是在中世紀結束,英國和法國為爭奪統治權、爭奪土地長達百多年的戰爭(1337-1453)。兩國互戰,可憐的必是百姓。聖女貞 德是法國農家女,年幼的她親眼目睹姊姊死在敵軍劍下、屍體仍被姦污的不堪一幕。戰爭醜陋,讓原本天真無邪、喜歡上教堂告解、篤信「上帝是愛」、「要愛你的 敵人」的她,對人生、對信仰有了天翻地轉的想法。

貞德的姊姊死前那可怕的一幕,深深烙印在她心裡。電影演著,貞德的姊姊為了不讓英軍近身,便拿起貞德掉在地上那把拾到的劍抵抗,英軍說:「喔,拿劍的女人。」「法國真孬種,竟然要靠女人打仗。」她顫不成聲地回覆著說:「如果這是上帝的旨意,就這樣吧。」

貞德認定拾到的劍以及姊姊死前的話,在在是上帝呼召的臨到,是上帝要她率領法國百姓對抗英軍的印證。她便衝進教堂,私自拿起聖杯飲下鮮紅如血的葡萄酒,對著祭壇上的十字架說:「我現在就要跟你合一。」便開始她的抗英行動。

接著,神蹟奇事一路跟隨著她,百姓把她當上帝的使者。她又應驗了「來自洛林的處女」的預言,並在陌生的眾貴族武士中,分辨出誰是真的查理。這些神蹟讓查理 驚訝不已。她與查理密談,告訴他,上帝在理姆斯要立他為王的預言,查理既高興、又惶恐。半信半疑,無法決定是否要出兵,畢竟貞德只是個不識字的村姑,完全 不懂戰事兵法,只好讓主教團來檢視她是否真是上帝的使者。

主教團問:「如果妳是上帝的使者,妳會不會神蹟?」貞德回答:「法國水深火熱坐以待斃,上帝帶我衝過敵人千軍萬馬,來給你們幫助,如果這不是神蹟,你們還要什麼?」又是一個未來的預言,只有信心,才能跨越。

查理決定賭了這把,給了貞德軍隊,而貞德所預言的也逐一實現。兩次戰役的大勝,胸前中箭仍痊癒的奇蹟。甚至,法軍人馬極其疲憊、還來不及整頓的第三場戰役,眼看必敗,英軍卻自動離去,貞德不戰而勝。

然而,到了查理加冕為王後,一切神蹟奇事突然全部消失,貞德不再聽到天上來的『聲音』。查理王不想再戰,只想透過外交與英軍議和,便不給貞德援軍,讓她所 率領的法軍一敗塗地。貞德氣得衝去質問查理,查理卻反問貞德:「妳為什麼這麼好戰?」後來,貞德終於被英軍俘虜,上火刑台。

盧貝松拍攝的《聖女貞德蒙難記》最有意思的安排是,貞德身旁的黑衣人。諸多觀影者喜歡討論猜測這黑衣人究竟是上帝?還是魔鬼?我個人偏向視其為天使-上帝的使者。因為哪有那麼好的魔鬼?會拯救人靈魂的魔鬼?

在貞德被囚,黑衣人與貞德的對話,貞德內在隱而未現的罪一一顯露。黑衣人問貞德,怎麼知道抗英是上帝給的使命?上帝何以自己不能作信使,一定要依賴你?咄咄逼人的提問,讓貞德看見「抗英非自己不可」的內在驕傲。

貞德還不願完全臣服,說:「我看到神蹟。」黑衣人問:「什麼樣的神蹟?」貞德回答:「風、雲、天、鐘聲、快速的影像……」但卻又疑惑著這些好像非神蹟,她 忙不及地講:「劍」黑衣人直言:「劍掉在草地上的解釋有上百種,何以妳只相信它是從天上降下來的?妳其實是選擇自己要看的。」貞德惱羞成怒地反問黑衣人, 上帝為何要讓戰爭發生?祂明明可以直接消弭戰事,卻讓戰爭以上帝之名發動。黑衣人這時讓她回想起,在戰場上貞德並非喊著『以上帝之名』鼓舞士兵向前殺敵, 卻是用『愛我的人,跟我來。』……

就在黑衣人的對話引導下,最後,貞德完全瞭解自己內在的問題,黑衣人此時溫柔地對她說,我可以聽你告解。貞德就完全地安靜地下來,一一向上帝認自己的罪。

為主所重用的人,每一個都是貞德,都有貞德共同的經歷。在個人生涯中會先有一些個人或好或壞的獨特經驗,被視之為上帝呼召的印記。接著,就看這人是否願意 憑著信心,勇敢向前跨上未知路。然後,上帝開路,各樣的神蹟奇事伴隨,讓上帝國的事工穩健或迅速地開展。然而,魔鬼也在工作,各樣的試探與誘惑便開始臨及 上帝的僕人。

這些為主所重用的人,積極擺上、全人委身於上帝事工,起初都是出自於為主大發熱心,但當成功來臨,這些努力動機便不再單純,或多或少有為了增加個人名聲、 甚至利益的成分在其中。就像貞德一開始是為主大發熱心,但同樣的,她也博得聖女-上帝使者的榮耀稱頌,眾百姓夾道歡呼的尊崇。越大發熱心、百姓把這些被上 帝重用的僕人當上帝,加在其身的尊貴榮耀也越大。

最後,「非自己不可」的驕傲便上心頭。也許上帝所委派的事工是階段性的,或是照上帝的計畫,這些僕人不過是這項事工的階段性領導者,但是當驕傲上心頭時,就像貞德實際已經聽不見『聲音』,卻還執意擔任領袖,繼續再戰。

驕傲到了極點,便把自己當作是上帝。所以黑衣人第一要解決貞德的問題,就是要把她從自以為是上帝的高高位置上拉下來。就像電影演著黑衣人一下子是老人、一 下子是小孩、一下子是成人的影像出現在貞德前,她驚恐地問黑衣人「你是誰?」,當下判斷黑衣人是惡者,怒斥:『撒但,走開!』,黑衣人卻反問:「你(人 類)怎麼能分辨得出上帝或撒旦,難道你就是上帝?」。

黑衣人的引導對話後,實在很像是聖靈保惠師的工作,祂在我們裡面,讓我們看見自己的罪,讓信仰的渣滓被練淨。於是,貞德臨終的告解不是大喇喇地驕傲說:「上帝,你看我是多麼忠心、為你大發熱心的僕人,你終於來接我了。」

貞德卻是謙卑地這樣說著:『上帝啊!我是只看我想要看的神蹟、打仗是出於報復、絕望……是為了讓人民師出有名;所以我是驕傲、固執、自私……(黑衣人提 醒)而且是殘酷的……』。黑衣人溫柔輕撫著貞德的頭,上帝垂聽了這份真誠的認罪禱告,去除了貞德內在隱而未現的惡,貞德與她手所做的工,就這樣被聖(淨) 化了,為主悅納。

貞德的臨終告解,應該也是我們所有被上帝重用的基督徒,所該有的屬靈內在反省。就讓聖靈上帝提醒著每一個基督徒,將耶和華所當得的榮耀都歸給祂,而不是放在我們個人的頭上。

站內搜索

陳小小文集

陳鳳翔姐妹

陳鳳翔姐妹 筆名陳小小,這個名字的由來,屬靈一點的講法,就是希望自己像使徒保羅 (「保羅」這名字的意思就是小)一樣謙卑。另外一種講法就 是請用台語念「小小」,諧音就是瘋瘋的意思啦!信義神學院畢業,現進深於台灣神學院新約碩士班,信望愛網站主編。已婚,一個丈夫、兩個小孩。每天主要的事情就是操持家務與養育小孩。剩下的時間就是打電腦 寫文章、或上網。個人網站:永恆與當代。陳姐妹已許可本網站刊登其文章,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