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偏心這回事

只有一個孩子的時候,對於「偏心」這個課題,不甚關心。但懷了第二胎時,便開始小心翼翼,避免偏心發生自己身上。我希望自己的孩子們,不因為我們做爸媽的偏心而受到什麼心靈傷害,感受爸媽對他們的愛,都一樣的多。

  因此,我大著肚子便開始做「偏心」的功課,遇到有生兩個以上孩子的朋友,會藉機取經,請他們談談對待孩子是否公平之事宜。一談到,「是否偏心?」幾乎每個人的答案都是斬釘截鐵地宣稱自己不偏心!
 

那真奇怪了?為何幾乎每個孩子總是覺得爸媽偏心哪?

  後來有天靈機一動,換個方式問朋友們;「你覺得你的另一半是否偏心?」咦!這回答案可就豐富多了。

  「嗯!我老公最偏心老大了。每天下班回家只會跟老大聊學校的事情。」

  「我老婆一天到晚只會罵老二動作慢。拜託,只有老三像她媽一樣性子的急驚 風,才會趕得上她的節奏。」

  再換個角度問,「你的另一半會不會覺得你偏心?」

  「唔,這個嘛!好像會啊。我老公覺得我偏心老大,我才覺得他偏心老二呢!」

  聽多了,從中發現大多數的爸媽偏心,是自然而然的事,並非他們刻意的。因為每個孩子都有不同的脾氣與個性,做父母的也是各自有其天生性情,於是即使像 小家庭人口這般簡單的結構裡,照樣也會發生物以類聚、臭氣相投的道理。看起來,或許爸爸偏心老大,媽媽偏心老二,那可能是因為爸爸與老大兩人就個性相近, 媽媽與老二興趣嗜好相同。

  於是在我的心裡漸漸有個底,原來多數的偏心不是出自故意的,反倒是不偏心,才得要刻意提醒自己多留意。至於,怎樣讓孩子感到爸媽公平、不偏心?我的方式,有三招。

  第一招就是家裡有什麼大小事情,盡量都是有福同享、有事同當。好比,有人感冒,就全家不准吃冰,大家一起等候那感冒的人病癒再一起去享受。客人送禮, 全家一起拆禮物,一起享用,感受那份幸福。收衣服、曬衣服等家事,要兩個孩子一起做,讓他們學習同工。每天的生活中,建立他們「有福同享、有事同當」的觀 念。第二招,就是夫妻兩人聯合愛孩子,散步有時爸爸牽著兒子的手,我牽著女兒的手,有時我牽著兒子,爸爸牽著女兒。我先生工作比較忙,與孩子互動的時間比 較少;因此,在孩子面前,我會刻意舉例強化爸爸怎樣愛他們。盡量不要讓他們覺得媽媽比較愛他們,爸爸比較不愛他們。

 這一點蠻重要的。有些夫妻不合,有些便會忍不住在孩子面前說自己比較愛孩子們,另一半比較不愛孩子們。孩子卻不見得會同感,反倒他們會開始在愛多愛少這 些事情上做比較。腦中比較著爸媽,誰比較愛自己?誰比較愛其他兄弟姊妹?很容易產生爸媽偏心的感受。第三招,就是設法製造情境讓孩子們彼此相愛。例如,我 發現姊姊有一個愛弟弟的小動作或小事件,我就會刻意驚呼「哇!你看看我們家,有這麼愛弟弟的姊姊,這麼關心弟弟的姊姊。」像發現什麼奇珍異寶似的。當場姊 姊很得意,弟弟也很高興。

    又有一次,讀幼稚園的弟弟,在聯絡簿上寫著他最喜歡的人是姊姊。其實有可能是因為他年紀小,認識的人不多。我就特別找一天神秘兮兮地翻給姊姊看。沒想到我們家的姊姊看了,就眼眶充滿淚水,對自己有時欺負弟弟的行為感到很愧疚。

  然而,「偏心」的課題,在孩子身上或許還容易解決,成人世界的「偏心」問題,那才是超級難題。

  就像在台灣社會,有不少爸媽,成日辛勤工作、省吃儉用,一點一滴累積多年小積蓄,多半會在自己的孩子成家立業時,經濟上給予一些幫忙。最常見的是當孩 子買房子時,若是兒子,就會支持贊助個幾十、上百萬,但若是女兒,除非是獨生女,通常不給任何一毛錢。在女性主義的角度來看,這個就是「重男輕女」的偏心 典範,非常不合理。分遺產更是如此。即使法律歸定,若父親去世留下一些財產,他名下的孩子全部一律等分繼承。但是,多數的母親或大哥會出面,叫女兒們簽下 拋棄繼,或女兒們自己主動拋棄分財產的權利。

  但是,若詳細研究,會發現這也不一定就是「重男輕女」。因為台灣的社會環境是兒子們有義務照顧年邁的父母,女兒們嫁出去是有義務照顧丈夫的父母。因此,兒子們用父母親財產照顧父母親,似乎又成了天經地義的事。反倒是若真的照法律女兒也來均分財產,就不近人情。

  然而,這二、三十年來,台灣西化,加上大家通常只生一兩個,所以越來越多的家庭不太有重男輕女的觀念,再加上交通便捷,女兒不再是遠嫁異鄉的外人。一 通電話,幾小時車程或飛機,嫁出去的女兒們還是馬上可以來對爸媽噓寒問暖。甚至有女兒就住在父母親旁邊就近照顧,反倒是兒子可能還遠在國外,幾年才回台灣 一次。

不管如何,也常可以看到、聽到三、四十歲年紀的人,抱怨著爸媽不公平。爸媽拿錢給誰買房子,卻沒借錢給我出國留學;爸媽免費幫哥哥嫂嫂帶孩子,卻幫我帶孩 子要收錢……等等。結果,發生很奇怪的現象,有些爸媽就強迫孩子收下他們老人家的錢買房子,強迫孩子生了孫子一定要給他們帶,擔心自己老了,孩子不管他 們。

  大夥活到三、四十歲這把年紀,跟小孩子沒有不同,還老覺得爸媽偏心;即使這些人都已經為人父母,會將心比心,但面對成人世界的錯綜複雜,偶爾還是會覺 得年邁的雙親偏心。這或許是人類內在的罪性使然,我們常看不見自己所擁有的,卻常羨慕他人所擁有的;同樣的,父母對自己的好,我們常會遺忘,但腦中印象深 刻的,卻只有父母對其他兄弟姊妹的好。

  可別小看這個暗藏的毒芽!基督徒若不好好處理,久了,也會覺得上帝比較偏愛其他兄弟姊妹,獨獨對自己最不好,於是抱怨著上帝都不愛自己,最終乾脆離棄上帝。卻沒看見,其他的弟兄姊妹也很羨慕上帝給自己的某些幸福。

  當然,有些時候,上帝會偏愛某些弟兄姊妹。如哥林多前書十二章提到:「身上肢體,我們看為不體面的,越發給它加上體面;不俊美的,越發得著俊美。我們俊美的肢體,自然用不著裝飾;但神配搭這身子,把加倍的體面給那有缺欠的肢體,免得身上分門別類,總要肢體彼此相顧。」

  上帝對於軟弱的肢體,會特別給多一些恩典。那是因為經文「若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若一個肢體得榮耀,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快樂。」

  真實地活在主的愛裡面,就不容易感受到上帝對某些弟兄姊妹特別偏心。反倒瞭解,甚至還會禱告要求上帝更加倍祝福這些軟弱的肢體。同樣的,越瞭解愛的人,即使在複雜紛亂的成人世界裡,也不會心存自憐、不平,感覺什麼偏心的問題。

  難怪保羅有這樣深刻的體會,先知、教師、神蹟、異能、醫病、治理能力,通通算不得什麼,唯一值得向上帝尋求的更大恩賜,那就是愛。

站內搜索

陳小小文集

陳鳳翔姐妹

陳鳳翔姐妹 筆名陳小小,這個名字的由來,屬靈一點的講法,就是希望自己像使徒保羅 (「保羅」這名字的意思就是小)一樣謙卑。另外一種講法就 是請用台語念「小小」,諧音就是瘋瘋的意思啦!信義神學院畢業,現進深於台灣神學院新約碩士班,信望愛網站主編。已婚,一個丈夫、兩個小孩。每天主要的事情就是操持家務與養育小孩。剩下的時間就是打電腦 寫文章、或上網。個人網站:永恆與當代。陳姐妹已許可本網站刊登其文章,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