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短篇小說【考卷】

 

火車一路疾駛,眼前的風景從尋常的都市景觀,逐漸轉變成清綠的田園和蔚藍的海岸。筱惠與多年不見的大學同學俊彥,巧搭同班火車,前往台東參加同學會。

夕陽輝映著俊彥小麥色肌膚,更顯精壯。仍單身的俊彥,畢業後接下家族企業,用自己的方法將公司經營得有聲有色。鄰座的筱惠,脂粉未施卻顯得自然健康,歲月雖在她的臉上刻出些許痕跡,卻更顯熟女的魅力。俊彥覺得她就像朵吸飽了陽光的向日葵,優雅有自信的生命散發著香氣。

兩人一下火車,遠遠便見到幾個老朋友已在月台的小咖啡廳聊著等。班長志昌滿是笑容地向筱惠與 俊彥招手。已是銀行小主管的金蟬上前,嗲聲嗲氣高聲說著:「筱惠,你都沒變耶!還是那樣漂亮。」筱惠淺淺微笑著回應:「哪有哪有,妳才是。身材還是那樣 好,曲線玲瓏有緻呢。」一晃眼,十年過去,眼前的老友們,既親密又陌生。筱惠熱切地加入話當年,不著痕跡地多俊彥兩步,逕自向前。

老友聚在一起,話匣子打開,真是沒完沒了。從同學的近況,誰出國、誰當了老闆,誰回學校當老師,講到年少回憶,大學舞會、女生宿舍站崗、機車夜遊的場景,似乎才剛不久的事。筱惠注意到原本是一對的東進與宜萍,總是同進同出的兩人,此時竟然隔坐著老遠,目光偶有交會卻刻意避開。

說起來,東進在還沒與宜萍交往前,曾有意無意向筱惠示好感,不過那時筱惠剛與劭偉交往,加上東進又小自己一歲,姊弟戀總不太好聽。因此,對東進的感情世界,筱惠比別人多了一份興趣與關心。之後,東進與宜萍交往過程中,若遇到什麼差異衝突,筱惠常扮演溝通的和事佬。

趁著東進走開,去幫大伙辦租車手續,筱惠輕移緊挨到宜萍旁,低聲問:「發生了什麼事?你們兩人感情不是很好嗎?」宜萍拿起拌匙,緩緩的在咖啡中攪動著,出神地瞪著杯中褐色的液體,眉頭微微皺著。

旁邊金蟬搶著話說,「你還記著有個小我們兩屆的學妹,叫姿珮的,被東進煞到,非他不嫁。那學 妹真是好主動喔,真不怕人家說倒貼。」急急嚥了一口飲料,怕被人搶話般趕緊接著說「她一點也不管東進是否有女朋友,撒下天羅地網,就硬要將他手到擒來!」 宜萍笑笑著,一臉無奈,置身於一片寧靜之中,繼續看著杯中旋轉的紋路變化。

金蟬看宜萍沒有阻止這話題的意思,樂得再對筱惠八卦說著:「宜萍對東進好好先生的態度不太高興。那學妹三不五時找東進搞曖昧,但他也不迴避、保持安全距離。宜萍一時氣不過,便跟他分手。」筱惠心底輕輕地嘆了一口氣「這樣阿~」,嘴裡卻安慰講著「男人真是太過份了」。

俊彥這時遞著筱惠的冰紅茶,走了過來,狀甚親暱地坐在筱惠旁邊。金蟬看在眼裡,嘴角似笑非笑不懷好意地說:「我說筱惠阿,你那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像牛一樣苦幹實幹的老公劭偉,當上主任忙得很呦!忙得都沒時間陪你來阿?」東進租車事情辦妥,走了回來,正好打斷這個話題。

一伙人聊著聊著,不覺就聊到學生時代的考試,提及超營養學分-日文選修課,老師故意放水,全 班集體作弊考高分的趣事,個個更是興致勃勃。拿九十分的志昌撓頭傻笑說:「我考到都不好意思,再寫下去就要一百分了,就趕緊走出教室。」大家哄的一聲笑 了。信良語不驚人死不休地接著說:「我看那個日文老師,一定是日本派來的間諜,故意放水,要我們懶惰,不好好努力學日文。怕我們台灣人比日本人強。」

人人相較著日文分數,九十四分、九十七分、九十一分,甚至九十九分的天文分數都出來了,只有筱惠沒報分數。冷不防東進轉頭,虧著筱惠:「道德高尚的阿門教徒也一樣啦!我心目中的聖女筱惠,還不是作弊?老師放水,叫人不想作弊都難。」金蟬揶揄取笑著:「我們的聖女作弊了半天,竟只考了七十分。真是上帝沒保佑。」

全桌人都望向自己,筱惠瞬間羞紅了臉。但社會經驗豐富、不再是青澀姑娘的筱惠,愣了不到一秒,便趕緊一脈輕鬆地接話:「是啦!是啦!那次考試,我也作了弊。老師在台上放水,哪有誘惑不大?但,還是有不一樣的地方。」

大夥一臉不明白,筱惠繼續講:「我考試作答到一半,覺得怪怪的,便向上帝禱告,突然整個人頭腦清醒起來,覺得一場考試考不好有什麼關係?後來,便把看來的答案給擦掉,分數當然就有夠低囉。」隨即向眾人我調侃著說:「不好意思,信的不夠虔誠,功力不足,也算是作了弊啦。」

眾人笑笑鬧鬧,話題又移到別處,筱惠仍沈浸在剛剛的考試話題裡。男性魅力十足、事業有成、對自己百般殷勤的俊彥,就坐在身旁,筱惠反思著:「這也是一種考試嗎?」

動紛亂的情緒逐漸沈靜下來,筱惠與上帝心意交會:「沒錯,沒錯,誰說誘惑不大?基督徒也常有 各種試探啊。」「即使精神外遇個數小時,搞曖昧在一般人眼中算不得什麼,豈不也是種作弊?」「上帝啊,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我這就把考卷上你所不喜悅的答 案,給擦掉。」此時,一股無法言傳的感覺,竟然如潮水般湧來。想到自己生病,劭偉一旁陪伴,閉著眼打盹,一本書攤開在膝上的那副憨厚忠實樣子。又想到含蓄 內斂的劭偉,也有不為人知熱情如火的一面。丈夫千萬般的好,歷歷在目,滿是心頭。怨劭偉不陪自己來參加同學會的氣,早就不知何時消失無蹤。

海天一色的愜意風光,眼神原本有些迷濛的筱惠,此時露出一抹堅定的燦爛微笑,散發著新生嬰兒般地純潔光芒。鄰座的俊彥,不再有什麼特別,不過就是個同班同學。

站內搜索

陳小小文集

陳鳳翔姐妹

陳鳳翔姐妹 筆名陳小小,這個名字的由來,屬靈一點的講法,就是希望自己像使徒保羅 (「保羅」這名字的意思就是小)一樣謙卑。另外一種講法就 是請用台語念「小小」,諧音就是瘋瘋的意思啦!信義神學院畢業,現進深於台灣神學院新約碩士班,信望愛網站主編。已婚,一個丈夫、兩個小孩。每天主要的事情就是操持家務與養育小孩。剩下的時間就是打電腦 寫文章、或上網。個人網站:永恆與當代。陳姐妹已許可本網站刊登其文章,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