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成為男子漢

 

那晚睡覺躺平,我突然翻身對著一旁的老公有感而發說,「奇怪!我們交往時,你去當兵,我一點都不會擔心。為何現在想到兒子長大要去當兵,我就會憂慮重重?」

「那是因為我在妳心中是個男子漢!兒子不是。」老公早已經用棉被把自己裹著像隻作繭自縛的蠶寶寶,閉著眼睛回答。

為了怕我繼續吵他,便馬上接著說:「拜託!兒子他現在才八歲。當兵還早。我好累,快睡覺。」

老公總是會用很簡短的話語,讓我甘拜下風。「男子漢」三個字,硬生生掀開我的教育弱點,隱約覺得母親對兒子的教育,缺乏了這一塊。想到兒子的國術課教到 《側手翻》時,我看到他們在水泥地上練這種動作,真是嚇死了。兒子怎樣翻,全身也無法打直,總是雙腿拳縮著。教練與助教兩人為了教會我兒子,自動延長下課 時間,二對一仔細地教。
 

我坐在距離五公尺遠的椅子上等候。沒多久,就聽到很大的「啊」一聲,兒子手指扭到了。他遠遠地望著我,眼睛充滿淚水。我幾乎要站起來跑上前去,但仍極力穩 住屁股不離座,努力思考到底要不要現在過去救他?但,又恐怕自己過於娘們,說不定再一兩次,兒子就學會了。萬一現在過去,豈不是讓兒子與教練們之前的汗水 與辛苦都白費了?只有拼命禱告,求上帝保護,賜給兒子力量。
 

教練看看兒子的手,給他推一推、揉一揉、捉一捉,又繼續練。果然,再翻個三、四次,兒子就學會了《側手翻》。他高興無比,根本忘卻痛苦。回家後,我馬上盯 著他是否能自行彎曲小指,檢查是否有骨折,還好沒事,只有淤青。一邊上藥,一邊問兒子:「這麼痛,你還要學國術嗎?」兒子眉毛一揚,嘴角下癟,覺得我很無 聊。

校園新書《男子漢養成班》,我以為正是補足目前的親子教養所缺乏的一環。作者艾傑奇分享自己透過大自然探險歷程,如何一步步視情況給予較多的責任與自由, 漸次培養孩子擁有剛勁的心靈。他認為:「一個孩子即將成為青年人的時候,要面對幾個關鍵問題:他要知道自己擁有真正的力量,而且最終要為別人貢獻出這份力 量。他必須培養出勇氣,因為這是他在隨後人生階段必然需要的。」
 

沒錯!當碰上麻煩,棄大家於不顧,獨自一人悄悄溜走,絕非男子漢。在麻煩面前,男子漢總會挺身而出,從不在責任面前閉上自己的眼睛。我希望自己的兒子跟老公一樣,是個正港男子漢,但又恐怕兒子在男子漢養成過程,遭遇危險。

艾傑奇化解了我的疑慮,他表示我們所選擇的探險和磨練,必須適合孩子的心靈狀況。某個少年人能應付的冒險旅程,另一個少年人可能感到可怕。孩子的心靈中需要憐憫與無條件的愛做根基,上頭才能架構一層層的男子漢訓練。

《男子漢養成班》這本書也很適合擔任大專與高中團契的輔導閱讀。我觀察過去與現在的大學生,以前的大學生從事蠻多的戶外活動,跨上腳踏 車、機車,就到鄉下、山間或海邊。現在的年輕人週末假日,或逛街閱讀,或看電視上網,對戶外活動較沒興致。然而,在人工的環境裡,凡事都預備妥適,到處都 是遙控器,我們誤以為掌控一切,以致於缺乏對大自然的敬畏之心。都會環境也沒有太多機會,需要我們付出膽量,下足夠的決心,長期下來逐漸失衡偏差。
 

回想二十年前的大學團契,春假郊遊活動不是普通的旅行,而是非常操的登山健行活動「阿溪縱走」,從阿里山走到溪頭。
 

剛上路,大家都有說有笑。走不到一半旅程,腿就開始酸到不行,會很想要把自己的雙腳砍下來。女同學的行囊此時就會交給體力較佳的男同學代背,這正是肢體互助的實際行動,而男子氣概就是此時此刻被需要。
 

不過,男同學體力再好,阿溪縱走仍是艱難考驗。前胸後背都背行囊的學弟問:「學姐,包包裡頭裝什麼東西阿?盥洗衣物怎麼這麼重。」學姐張著水汪汪的大眼睛 天真回答著:「沒什麼阿,多了吹風機與高跟鞋。」所有男生皆聞之傻眼,上帝造男造女,兩性差異如此之大。男性的溫柔與忍耐,在這個時候得以表現,再怎樣浮 現「想要把女生包包丟下山谷」的念頭,都得壓抑下去。
 

一路互相扶持,互相打氣,不斷召喚裡頭平常隱而未現的那股不服輸毅力,最後,當女同學走到眼淚都飆出來,就終於抵達目的地。「阿溪縱走」這等嚴峻旅行,才有機會讓每位男同學成了女同學心目中的男子漢。
 

當然,不是只有男人要成為男子漢,我們女人也是要有膽識、勇氣與擔當。但,女性這方面的增長,多是出於母親保護雛子之心。就像一個女性遇到壞人,往往嚇得要命,不知所措。若這位女性是母親,是她與孩子一同遇到壞人,她反倒會為了保護孩子跟壞人搏命。

至於,現代的教會也是有類似的男(女)子漢養成班,那就是「短宣」。許多青少年因為去偏遠地區或落後國家,而經歷了生命的啟迪。因為那些地方貧瘠,每個青 少年皆需捲起褲管與袖子彎下腰做事,離家的他們不能再是個養尊處優的少爺少奶。而當他們實際參與時,就會發現自己能付出、能貢獻,便會為自己感到驕傲,艱 辛困境被克服,心裡滿足感油然而生。

好書簡介:《男子漢養成班》,作者艾傑奇,譯者譚達峰,校園出版

站內搜索

陳小小文集

陳鳳翔姐妹

陳鳳翔姐妹 筆名陳小小,這個名字的由來,屬靈一點的講法,就是希望自己像使徒保羅 (「保羅」這名字的意思就是小)一樣謙卑。另外一種講法就 是請用台語念「小小」,諧音就是瘋瘋的意思啦!信義神學院畢業,現進深於台灣神學院新約碩士班,信望愛網站主編。已婚,一個丈夫、兩個小孩。每天主要的事情就是操持家務與養育小孩。剩下的時間就是打電腦 寫文章、或上網。個人網站:永恆與當代。陳姐妹已許可本網站刊登其文章,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