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女人要有錢?

一個男人喪偶。他的兩個孩子都已長大,各自成家立業。他的兒子、女兒都蠻孝順的,喪事一辦完,就邀老爸過去同住。他搬去跟女兒住一段時間,覺得不適應,後來搬去跟兒子住,還是不能習慣。因為每家都有每家的風格。

他開始懷念過去與老伴一起的時光,兩人想要開車去哪裡玩,就去哪裡玩;自己的家有自主權,生活作息、處世價值觀不需要有什麼調整,不需費力與後輩彼此磨合。便打定主意尋找第二春,再找個老伴,重建一個屬於自己的溫暖小家。

他陸陸續續與五個女士交往,這些女人經濟獨立,各有工作,卻總是在感情進入穩定期,便要他拿出一百萬來展現愛情誠意。

人會一見鍾情,卻不容易一見鍾「信」。如果交往時間夠長,當然要拿出一百萬不是問題。但,才交往數個月,信任度還不夠,如何接受這種考驗?尤其現在詐騙案又層出不窮。但透過這個實際案例,說明了「女人要有錢」的觀念,已經普遍在女性心裡落地發芽生根。

談起女人要有錢,應該都不比上聖經裡的那位名女人—大利拉。她可算是「女人要有錢」的祖嬤。

大利拉是以色列士師時期的女人,當時期最孔武有力、最能給女人安全感,並還有點文武兼備,具有寫詩(謎語詩)才華的男人—參孫,深深愛上她。可是大利拉卻 寧可收下非利士人五個首領共五千五百舍客勒銀子,相當於62.7公斤的銀子,當時可以買275個奴隸的鉅款,而出賣了她的愛情。

大利拉不斷地對參孫探索套問天賦神力的秘密,「當用何法捆綁剋制你?」

他三次隨口敷衍著:「人若用七條未乾的青繩子捆綁我,我就軟弱像別人一樣。」「人若用沒有使過的新繩捆綁我,我就軟弱像別人一樣。」「你若將我頭上的七條髮綹,與緯線同織就可以了。」

每一次,大利拉就非常狠心地親手執行這些計畫:用七條未乾的青繩子捆綁參孫;用新繩捆綁;將他的髮綹與緯線同織,用橛子釘住。接著,叫喚出預先埋伏在內室裡的非利士兵一擁而上。當然,這三次參孫總是能掙斷逃脫,令暗殺計謀失敗。

但,滿腦子想到錢錢錢的大利拉,繼續對參孫撒嬌說:「唉呀,不管啦!你還是欺哄我,你不愛我。你既不與我同心,怎麼說你愛我呢?你要證明你對我的愛,那就 告訴我,當用何法才可以捆綁你?」 說起來,參孫真的對大利拉好到沒話說,要是一般男人可能就離開了這個致命的蛇蠍女人,但他還是不斷原諒大利拉。而她卻軟土深掘,天天用話催逼他,使參孫心 裡煩悶要死。終於,參孫就把心中所藏的都告訴了她。大利拉使參孫枕著她的膝睡覺,叫了一個人來剃除他頭上的七條髮綹。非利士人終於成功地拿住參孫,並剜了 他的眼睛,用銅鍊拘索他,讓他在監裡推磨。

相信很多女人(好比上面五位女士),不會認為自己就是大利拉。但,基本上同是一種精神心靈的墮落,愛情淪落到可以被估價、可以被買賣。不同的只是,大利拉 的愛情比較值錢,是62.7公斤的銀子,前述五位女士則要價一百萬,而你我等其他女人,可能是一枚數十萬元的鑽戒、或是房與車。

理財名女子何麗玲為《女人要有錢》一書推薦文說的好:『女人要有錢,為的並不是要追求享樂主義,而是生命的尊嚴。』

其實,「女人要有錢」起初的觀念,絕對不是拜金主義,也不是愛慕虛榮。原本是用於呼籲女性有覺醒,得要有自我謀生能力,打破依賴男性而活的傳統觀念,並對 於自身的經濟得擁有自主權。甚至,更進一步地說,女性的一生,不是單單只為家庭、為丈夫而活,女人也有權利與義務,去尋找造物上帝對自己的獨特計畫,並積 極有行動力地將之實踐,活出自我的生命精彩。

可悲的是很多女人誤解了「女人要有錢」理論,卻讓很多女人墮落到只剩下錢。於是女人是真的擁有了錢,卻沒有了真愛。然而,真正幸福的人,應該是可以同時擁有兩者的女人。
 

註:本文曾刊登於2010中信月刊【女人‧女人】專欄一月號

站內搜索

陳小小文集

陳鳳翔姐妹

陳鳳翔姐妹 筆名陳小小,這個名字的由來,屬靈一點的講法,就是希望自己像使徒保羅 (「保羅」這名字的意思就是小)一樣謙卑。另外一種講法就 是請用台語念「小小」,諧音就是瘋瘋的意思啦!信義神學院畢業,現進深於台灣神學院新約碩士班,信望愛網站主編。已婚,一個丈夫、兩個小孩。每天主要的事情就是操持家務與養育小孩。剩下的時間就是打電腦 寫文章、或上網。個人網站:永恆與當代。陳姐妹已許可本網站刊登其文章,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