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白毛女》觀後感 

沒想到在多倫多的公共圖書館裡,居然還能借到中文的DVD片子《白毛女》。拿回家來,一口氣複習了一遍,熟悉的情節,演員,觀影的心緒,往事,歷歷重現在眼前。溫故之心與知新之感交融在一起,錯綜復雜,五味俱全。

這部1950年出品的黑白電影,描寫的是地主逼死佃戶,強擄其女兒抵債,遂又強姦之﹔其後被害人逃入深山,過著野人般的生活,變成了"白髮 仙姑"。最後得到解放,鬥斃了惡霸的故事。它在大陸曾經多年家喻戶曉,內中的插曲人人會唱,文革時期又被改編成芭蕾舞劇,成為八大"樣板戲"之一,更加"深入人心"。只是改革開放之後,由於"憶苦思甜"的宣傳不再,它才漸漸地走入歷史,被人淡忘了。

記得我當初在"社會主義"的中國看這部"階級教育片"時,每每激起對"萬惡的舊社會"和地主,富農"分子"的痛恨,小腦袋自然也隨之"格式化",以至於到 了一聽說"地主""資本家"幾個字,立馬聯想起此劇中的反派角色之地步,畢竟那時說"天下烏鴉一般黑"的。像聞名全國的四川的劉文採,山東的牟二黑子等 等,又都是現實生活中的壞蛋代表。整個那時的一兩代人,都被教導得"仇富",而渾然不覺偏頗。

當有一天紅衛兵闖進俺家門,貼大字報,揪鬥,遣返我的爺爺奶奶,小的才如夢初醒,驚呆了﹕原來自己的祖父是"地主兼資本家"﹗但打小跟著長大的慈祥的老 人,叫我咋也跟印象中的"地主老財"聯系不起來。晚上我含著屈辱的眼淚,一個勁兒地詰問爸爸媽媽,老人的身世究竟是怎麼回事,父母才不得不"痛說家史", 其實不過就是承繼了祖上的幾畝薄田,又開了個小煙糖茶果門頭〔還不如加國的小"便利店"呢〕,土地改革的時候便被劃成了這雙料的"壞""成分"。

我從此開始懷疑以前的概念了。正是怕影響孩子們的身心發育,大人們從沒跟我們談起這些,直至"紅色風暴"席卷,掀開了這捂了多年的蓋子。就從那一日起,我 便從"祖國的花朵"一下子淪為"剝削階級的殘渣余孽"。不過也沒啥了,連堂堂的國家主席劉少奇不也遭了滅頂之災﹖他的罪名之一,就是鼓吹"剝削有功"論, 因為他曾經對私營工廠的老板說過,"你們剝削的越多越好",這自然是對無產階級的"反動"。而這些企業僅僅在幾年之後,便以"公私合營"的名義被收歸國有 了。

再往後我下鄉"學農",白天下地勞動,晚上聽"憶苦"報告,由老鄉揭發當地的財主過去是怎樣盤剝貧下中農的。沒想到老實巴交的莊戶人,竟說出一番"駭我聽 聞"的話來,"東家待俺不孬,租給地種,要不吃不上飯咧"﹔還有的"口無遮攔"道,"真餓死人啦",仔細問時,卻是指"三年自然災害"時期,那可是新社會 喲。這種未經預備,修飾的"實話實說",在叫學生們啞然失笑的同時,更深深地反思。

一晃四十年過去了,今天我在"資本主義"的加拿大重溫此劇,已經不再"條件反射"式的義憤填膺了,只是靜靜的從藝朮和文學的角度作壁上觀,覺得那麼的戲劇 性,臉譜化,強烈凸顯了"文藝為政治服務"的時代烙印。我並不否認少數土豪劣紳為富不仁,罪大惡極,但弗能依此類推,一概而論,"打擊一大片",讓許多無 辜的人受不該受的歧視,蹂躪。畢竟"富人"與"壞人",是不可以簡單地劃等號的。

君不見,紅旗並未落地的神州,在打倒了"地、富"經年以後,又重新制造"地、富"﹖只不過改了稱呼而已,像"地主"叫"農民企業家","富農"叫"暴發 戶"﹔大、小"資本家"稱"首富","個體戶"﹔"洋奴、買辦"叫"中方代理"﹔"長工"喚"打工"﹔"短工","散工"曰"鐘點工","臨時工"…等 等。"窮人"找工作不易,人人爭著"被剝削",搶著"受壓迫"﹔多崇尚,躋身有錢人之列,而非"不恥"﹔趨之若?地"傍大款" 、被"包二奶",沒覺得羞赧。真個是世事無常、難料,國情眼瞅著就河東河西了,實在是一種尷尬和諷刺。

不過,歷史原本就是這般周而復始的,風水原本就是這般輪流回轉的,觀念原本就是這般此消彼長的,就跟街上的喇叭褲興來興去的行情相去無幾。不論如何加以標 榜,鞭笞,任何"主義"都各有其壞的或好的一面,均難以杜絕全部的社會弊詬,阻擋不了極端個案的發生,後者乃人類共有的原罪通病所致,即由始祖亞當那兒遺 傳下來的劣根性所決定的,與時代,政體並無多大關聯。

人可以用各種法律來限制作惡,但法律卻不能讓人行善。當權者出於統治的需要,人為地從"階級立場"或"經濟利益"出發,往自己的招牌上硬貼金,往對手的標 簽上硬潑糞,或文過飾非,或用虛謊來烘托,反襯,圖謀達到特定目的,皆不啻為另類"洗腦",不難理解。爾我彼此彼此,五十步笑百步,何必互相指摘,攻訐。

人還是那些人,擱在不同體制下,雖然地位,"待遇"不同,但罪性卻依然,似《舊約》所雲,"神造人原本正直,但他們尋出許巧計"〔傳7:29〕﹔事還是那 檔事,撂在不同社會裡,縱然詮釋,說法不同,實質卻依舊,如《聖經》所說,"日光之下,並無新事"〔傳1:9〕。造物主早就點破了犯罪墮落的人類的弱點, 揭示了遠離神,敗壞了的社會的發展規律。所以,你若看見"窮人受欺壓,並奪去公義公平的事,不要因此詫異",當堅信"有一位高過居高位的鑒察,在他們的上 面還有更高的"〔傳5:8〕,會主持公道。

世上個人的財富,是永遠嫌賺得不夠的,追逐無度。"貪愛銀子的,不因得銀子而足﹔貪愛豐富的,也不因得利益知足"〔傳5:10〕,從而陷在網羅和有害的私 欲裡〔提前6:8〕,競爭,殘殺。賠上了性命,就算賺得了全世界,又有何用﹖富,沒啥不好,只要別不仁﹔要緊的是,懂得會"藉著那不義的錢財結交朋友,到 了錢財無用的時候,他們可以接你們到永存的帳幕裡去"〔路16:9〕。遺憾的是,駱駝穿過針的眼,比財主進神的國還容易〔路18:25〕。故而,遠在三千 年前一位智者亞古珥,干脆發出了這樣的慨言﹕求上帝"使虛假和謊言遠離我﹔使我也不貧窮,也不富足"〔箴30:8〕。

世間社會的形態,歷來將人劃分成不同的階層、等級、族群,結果不是今天這個欺侮那個,就是明天那個踐踏這個,反來復去地擠兌、整治,沒有休止,皆是為了一 己〔集團〕的既得利益。永遠不會有公平,和睦可言。"為人民謀福利","為大眾服務","為選民著想"雲雲,不過是借力的激情鼓噪,固權的漂亮口號,拉票 的空口許諾。沒有誰能夠真正解決,拯救全民的疾苦,罪愆﹔沒有一個制度可以完全代表,彰顯真理,正義。這便是由罪人所組成的國度的有限之處。惟有神的國才 真正公義聖潔。但願基督早日得國降臨,徹底鏟除人間的罪惡與不平,使祂所造的世界,重新變得像伊甸園那樣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