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又盼過年

算起來今年的春節,已經是我在海外所度過的第十五個陰曆新年了。   

少小之時,我可盼望著過年了。因為日子清苦,久饗苞米、紅薯﹐黑面窩頭等粗食雜谷,見不到什麼細 糧﹐祇有年尾的時候﹐才撈著打打牙祭,吃上頓饅頭、掛面、餃子啥的,但是到了大年初四,飯食就又恢復如初了。也惟有在歲頭的時候或可換一件新衣服"行 頭",穿上去串門子,七大姑、八大姨的四處拜年,能夠吃點、嘗嘗不同品味的糖塊、水果、瓜子等;還能得個三五角錢的"壓歲金";那時代絕對算得上是"巨額 收入"了。金貴得很。沒有電視﹐缺乏電影的平淡童年,令年宵夜在院子裡放掛"小鞭兒"、"二踢腳"之類的爆仗,也變得格外的刺激、開心,可以興奮上幾宿。 年華就這麼年復一年的,在期盼著過年之中如水流逝。   

懂事了以後,我就不怎地願意過年了。由於生活已經開始富裕起來,日日細米白饃,雞鴨魚肉蛋的,誰還在乎大年三十的那局"最後的晚餐"?況且,貪杯戀盞,暴飲暴食,還能引病傷身,人人皆知,避之不及。月月趕潮流、添時裝的,孰還介意正月初一的"煥然一 新"?反而覺得此時"周五正王"的裝飾打扮,不免俗氣了些。新衣在身,"如芒在背",怪不自在的。捱家挨戶的去賀年,此時也成了一種負擔,"蜻蜓點水","淺嚐即止"。應景一般,實在沒有多大的意思。搞得疲於奔命的,又不敢疏漏一家,特別是"上峰"們的府上,根本不是休息。另外,已經不再享受領壓歲錢的待遇了,反而到了要"出血大甩送"紅包的輩分,每包五七十圓的都嫌寒磣,厚薄不均的話,既損鈔又折情,很是頭痛。更不用說,臘月裡辦年貨的緊鑼,送年禮的密鼓,擠人窒息的"春運"人潮了......。歲月就這麼歲復一歲的,在畏葸除歲之中如影掠過。

  

其實,這種對浮世習俗的纏累之厭倦,躁煩,僅僅是"標"罷了,內心深處蘊藏著的那種對苦短人生的無可奈何,才是"本"呢。只緣平地裡懵懵懂懂、瞎忙乎著,不曾留意那光陰如梭,像白駒過隙,只有那新春的鐘鳴﹐才驀地敲醒了自己:生命的年輪又增加了一 圈。又因為習慣於頓頓佳肴,日日過節般的生活,不曾經心那人生的真諦、生命的歸宿,只有那年夜飯的殘局,才猛地提示了自己:天底下沒有不散的筵席。

昔日總是感覺錶針走得太慢,老是不近年關,過年的物質上的"誘惑"好大好大;今番卻詫異時光過得特快,剛剛辭了舊,旋即又迎來新,過年的精神上的"折磨"頗多頗多。畢竟對於每個省事者來說,年過一個少一個嘍,何以值得企盼、巴望的呢?古詩云:"曾記少年騎竹馬,看看又是白頭翁",人生如夢,轉眼就是百年。不覺縷縷惆悵涌在心頭。 

自從跨出了國門以後,由於沒有了那些複雜的人際﹑社會關系,藩邦異域又沒有過春節一說,舊曆新年時分確實清靜了許多,有時甚至在不知不覺當中擦身而過。我們一家人倒是可以"隨心所欲"了,想過,就包頓水餃吃吃;不想過,就家常便飯,亦如平常,沒啥不安。樂得輕鬆自在,悠閑自如。

而且,入鄉隨俗,我們也試著過起"洋年"來了。其時我一家旅居德國,熱情的老板和朋友們不斷地邀請我們去他們家中過聖誕節。那掛滿彩燈色球的鬆樹,包裝精美的禮物,悠悠搖曳的臘燭火光,溫文爾雅的席間氣氛,別具一番西方情調,叫我們耳目一新,別有一番 享受與感觸。然而﹐久了便又失去了新鮮感,產生了一點"味同嚼蠟"的味道,畢竟實在不具備那股激動人心的熟悉的、刻骨銘心的"年味"。我想﹐大概是我們脈管裡流淌著的血液﹐決定了"屬於自己"的節期吧。不論輾轉到何方何處,心腸骨子裡仍是炎黃中華的。於是﹐這域外過年的感受,由起初的"難得靜謐",漸漸地演變成了冷清孤寂"悵然若失"。

  

終於有一天,老大的我又盼著過年了。因為這時的我認識了主耶穌。雖然我們人的一生充滿了勞苦愁煩,所過的年數亦有限,但在聖靈浴火中重生了之後,已經今非昔比。乃是"身在世界心在天","不同凡響"了。應該盡情地享受上帝所賜予的人世歲月。"只管去歡歡喜喜吃你的飯,心中快樂喝你的酒"(傳9﹕7),前途、命運都交托在主的手中,自己不再憂愁﹑掛慮。

於是,我成了東道"主人"。請來海外遊子、骨肉同胞們共同歡度春節。燒齊魯菜的裊裊油煙,"炊"人涎下,透散出膠東泥土的芬芳;飲青島啤的陣陣酒香,醉人心脾,漾溢著島城山水的醇馨;煮三鮮餃的騰騰熱氣,沁人肺腑,挾裹著故園熟悉的海腥;操家鄉話的暢聊快侃,撥人心弦,協奏出思鄉念親的交響曲......。以往過年的點點滴滴,此刻也都歷歷在目,一齊浮現在腦際,教人悲喜交集,回味無窮。更藉著一刻千金的越洋電話,滋潤、分享著聽筒那端傳來的閡家歡聚的融融親情。聊以澆"遍插茱萸少一人"這廂的幽幽鄉愁,無線電讓世界便得小了,大洋也不那麼地寬了,家鄉與客鄉之間的距離也不那麼遙遠了。

  

春節,華夏上下五千年的歷史把它書寫;炎黃縱橫五大洲的血緣由它維繫,赤縣的聯結一統靠它絡合。 中國民俗、人情世故經它沿襲;而且,隨著國人向海外的移民,它也正在走向全世界。它是"世俗", 卻又"脫俗"﹔是"勞人耗神",卻也"從新得力"。但願信主的我們,能夠在餘下的時光中,晝夜享受上帝所賜福的年節般的喜樂、平安,就如同是在天天過年一樣;與神同在,直到永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