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失而復得的相片

前段時間女兒負笈外地求學,妻子為其打點行裝,無意中找到了我們篤信已經失定了的那幾張珍貴的大照片,喜出望外。

原來,這些"巨照"是我倆讀研究生時,在醫院實驗室裏的合影,及 其它學習、運動、生活照。乃因其時敝人"學而優則[被]攝"、校方派人採訪、專拍的,放大了送展,閉幕後就贈給本人了。那陣子彩色照片適才興起,金貴得 很,擴印至10x12 吋的更為 鮮見。加之這些的底片歸了校方存檔,相片便成了"孤本",所以我倆倍加珍惜愛護。出國後自也隨身?至海外,每懸於臥室,隨投眸隨回味那段"平而不凡"的" 青春美麗"時光。

上回搬家的時候,妻子刻意先行單獨束之,以求不亂中遺失或折了。不料搬定重新鋪排時咋也尋不見了,翻箱倒篋,搜腸刮肚,始終發掘不出來,沮喪不已。五年多來,我倆想起一陣就找上一通,輒無功而收。只好晦氣地認了:可能忙亂中連同包裝不經意地當廢物扔掉了。

哪裏想到,它靜靜地藏匿一個大硬夾子的底層,置於閨女的物品堆裏,慣 於教導孩子獨立管理己物的我們,抵埠後自不"染指"她的勞什,相片也就這麼無數次地漏過了地毯式搜索網,直至此番"涉足""插手",方重見主人面。望著舊 照再次躍上徒壁,我倆的心情好靚。不光是又目染生思於人生經歷的那段,更多的是腦海泛起了珍物失而復得的喜悅漣漪,乃是以往從未如此深刻體驗的。

從這件並不大的瑣事上,我聯想得更多更遠,記起《路加福音》中浪子?頭的故事,對於那位父親與"死裏復活"的小兒子團聚的歡喜快樂心境,產生了更深的理解體會。想我遺散的不過是幾幀韶華錄相,便頗有所失,久難釋懷,尋獲之際不禁"喜極而泣",可想當那活生親子迷途知返,重歸家中,作父親的激動、喜樂。

再轉念之,逸照只有在其主人手中才"價值連心",旁人誰屑顧一介平民的肖像呢?如果物能活能言的話,定希望歸原主,方得其所,實現自身價值。同理,孩子只有在自己父母心目中最貴最親,縱使童真褪去,仍是高堂膝下的寵兒,遊子回到爹媽掌上,纔是明珠。

被罪隔閡、遠離了天父的"俗子",如草木走獸,任憑世界之王肆虐 苦待,若能醒悟悔改,認罪歸宗,就有上帝兒女的身價尊顏。其實父神一直在尋找失喪的"凡夫",不惜付出獨生子死於十架的代價來換取。一旦我等獲救,得見神 國天日,基督之喜悅,自己之有福,那可不止像得到張錄載了今生春華瞬間、供秋實時賞玩追憶的呆照,而是得以脫離死亡毒?、永保青春韶光的無價之寶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