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聖樂飄飄  

上帝造萬物,都是說成就成、命立就立的[創1],唯獨人是 用泥土捏合、再吹以生氣而成的[創2]。有靈的人果然與眾不同,他有對永生的嚮往、深邃的思維、複雜的語言、高級的技能,創作、演奏各種音樂、樂器,後者 讓原本僅有天籟之聲的大自然添了諸多優美動聽的"人工"音響。

音樂是另類說話,卻無需語言,它用音符作為表達,故沒有國界、溝通隔閡。一首好曲,各族萬民都同樣喜歡,廣為傳唱 [奏]。音樂還能淨化心靈,怡情養生,甚至作為療法治病。孔子為了《韶樂》後以致"三月不知肉味"。另外,有些死記硬背甚覺難的東西,變成歌謠後便輕而易 記,例如哥林多前書13章給愛下的冗長定義,通過一曲"愛的真諦"聖詩一唱,就輕鬆記住了經文內容。

我與內子均喜歡唱歌、音樂,只惜生不逢時,遭遇了十年浩劫,除了幾塊"革命樣板戲"和幾冊謳"紅太陽"的"戰地新 歌"外,萬馬齊喑,無啥可聞可哼的。更不可能習琴瑟、聲樂,那都是"資產階級情調"、"腐朽墮落的生活作風"。因此那一代人皆是簡譜盲。好在樂感和興致是 不能被剝奪的,仗著些許模仿能力,乾唱乾溜些曲兒,自娛自樂,算是最簡單原始、不用壞鈔即得的文藝生活了。

動亂完結了,老大不小的我們好不容易考上大學,拼命地惡補文化科技,無暇修養音樂,只是沐浴在時代流行樂河,耳濡口染,不時哼吭得若干歌曲,算是自我"脫"了樂"貧"的帽子。

但是真正感受、體會到音樂的無比震撼,是在我們信主以後,在莊嚴肅穆的教堂中,在馨香溫暖的查經班裏,、唱那些聖詩聖樂。這凝聚 著多少代音樂大師、普通信徒心聲、天分、生命的傳神之作,教人備感上帝之愛,旋律音符的力量,它是靈命在世間的流淌,胸有聖靈的人才能意會深領。我們倆不 靠識譜,只是跟唱,竟然會唱了幾百首之多,"拷貝"之能在此發揮盡至。

我們還在團契、教會的匯演中登臺獻藝,甚至自編自演,用質樸的歌喉、無華的詩詞來榮神益人。就是在家的日常起居中,亦 少不了歌帶隨伴,不亦樂乎。在共同發現、欣賞、學會了一新曲時,兩人如飲醍醐,甘飴沁脾,個中美味,焉是打麻將的興奮、遊樂場的刺激可以比擬的?完全是不 可同日而語的境界與享受。

用音樂佈道、頌主,不啻是神的子民的一大"發明",這也是上帝所喜悅的。自古猶太人就立有這一規矩、形式,像三千年前大衛王的詩班 樂團,就有四千人之眾[代上23:5];他和他的兒子所儸門王也都作詩賦詞無數,稱頌上主[王上4:32]。後來基督教歷代教會均設有唱詩班,讓信徒浸霪 在飄飄仙樂中,既誦主,又釋放;既傾吐訴說,又被醫治練淨,端的奇妙,美哉聖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