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爸爸送的電風扇

水深嚴選

有一位漫畫家,非常愛他的妻子,差不多每一部作品裡頭,都可以發現她的身影。

「老師,你這麼愛師母,兩個人一定很少吵架吧?」

有一次聚餐時,經常合作的編輯這麼問他。

沒想到他笑著搖搖頭:「吵架!天天吵架!可是也天天和好!」

「喔?有甚麼秘訣嗎?我老婆和我吵架後,沒有三天是不會說話的。」

「我自己沒有甚麼秘訣,是主給了我一個祕訣。」

漫畫家喝完手邊的茶,繼續說道:「我們新婚的那一年,在一個涼爽的夏夜,街巷裡連一隻貓都沒有。我醒過來睡不著,親了她一下。」

大家都知道半夜親太太一下,通常都不是只為了親一下,而是為了讓太太也親你一下。

「她揮揮手叫我轉過去,可是我又親了她一下。結果她踢了我兩腳,叫我滾去書房睡。我脾氣向來很好,也不知道怎麼搞的,被她踢了兩腳,那一晚火氣突然上來了。」

編輯聽得目不轉睛,他知道故事鋪陳到這裡,接下來一定會發生大事。

「我一句話也不說,爬出床外,拎著還在轉動的電風扇走出去。我太太嚇一跳:你想幹甚麼?我還是一句話也不說,一走到客廳,就把電風扇往地板上砸下去!」

聽到這裡,編輯也嚇了一跳!「哎呀,那師母有沒有嚇一大跳?」

「真奇怪,原來電風扇砸下去是會爆炸的。它一撞到地板上,就碰的一大聲,冒出好大的火花。可是更可怕的火花在後面。我聽見太太衝出房間尖叫:你這個爛人,那是爸爸送我的電風扇,你為什麼要摔我的電風扇!」

「其實我摔完就後悔了。但是我太太一直在尖叫,又哭又叫,為什麼摔我電風扇?為什麼摔我的電風扇?那是我爸爸送我的電風扇!我聽見自己大聲地吼回去:因為我生氣!我是你先生,卻比不上爸爸送你的電風扇!」

說完他又補充了幾句話:「整條街都已經睡了,但是經過這一折騰,我不知道整條街還有誰沒醒著。」

編輯同意。如果他是鄰居,應該也會睡不著覺。

「那時我還在想,我們家的名聲,在街坊鄰居之間算是完了。過了一會兒,我太太平靜地說,她要回娘家。我看著她冷峻的眼神,知道她真正的意思是:我要和你離婚。我彷彿被潑了一盆冰水,整個人清醒過來。」

漫畫家抓住編輯的手臂:「怎麼辦?我愛她,我不要離婚,而且基督徒離婚實在不像話。」他臉上現出一種淒苦又浪漫的神情:「可是我已經用力摔了電風扇,那是她爸爸送她的電風扇。」

老師,您真的很入戲啊。編輯心想。

「看著太太靜靜走回房裡,我好傷心。我這麼一個可愛的男人,居然比不上爸爸送的電風扇。我決定那一晚不留在家裡了,我要走到火車站吹吹風,學街友在某個陰暗的角落躺下。我要讓她知道我也很受傷,我想讓鬍鬚長滿整張臉,讓自己看起來很憔悴。」

啊。編輯趕緊摀住嘴。他差一點衝口說出:可是老師,你平常就沒有在刮鬍子呀!

幸好漫畫家自顧自地說下去:「可是我剛走到走廊,裡頭就有一個清楚的聲音說:你確定要躲到火車站嗎?只要明天讓她走出去,她就再也不會回來了喔,你的人生算是完了喔。」

「我心想:不要啊!主啊!於是有一個力量加強了我,把我的腳步轉了回去。我走進臥室,低下身子,對著裝睡的太太輕聲說道:我錯了,是我不對,我不該摔電風扇,請你原諒我。這些話現在聽起來很簡單,可是對當時的我來說,是多麼艱鉅的一件事......」

「真的......很不容易啊!」

「結果我太太一聽完我的道歉,就嗚嗚哭起來了。她說,她只有一個電風扇。每天上班那麼累,連一個電風扇都保不住!」

「我實在搞不懂上班累和電風扇有甚麼關係。反正我們躺在床上聊了好久,太太把生活上的不愉快都告訴我,而我告訴她:剛剛要不是主耶穌叫住我,一切都完了。」

「嗯,真是平凡又神奇的經歷啊!」編輯點點頭,附和了兩句,給漫畫家又倒了一杯茶。

「憤怒或傷心的中年男子,通常是最難回頭的。那一晚我回頭了。你也有太太,所以我要送你幾句話。」

「老師請說。」

第一,不要亂摔電風扇,尤其是岳父送的電風扇。

第二,女人不只是一個名詞,你要全心呵護她。聖經上說,丈夫要愛自己的妻子,如同愛自己的身體;從來沒有人恨惡自己的身體,總是保養顧惜。又說,妻子是比你軟弱的器皿,是與你一同承受生命之恩的。你要是男人,就不要只顧面子,而是要顧你的妻子。

第三,不管怎樣都要立刻「轉」,拉下你的身段,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如果做不到沒關係,告訴主,祂一定能幫你。

「我一定記住。不過我想問一下,那電風扇最後怎麼了?」

「真是奇蹟啊,居然還能使用,只不過一隻腳折斷了,很容易就倒下來。每次我們打開它,讓它轉,就會受提醒,想起自己是個怎樣的人。」

是的,是的,撇棄自己的感覺,轉轉轉!這就是與妻子和好的最高秘訣了......

水深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