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鶼鰈情深度黑暗

賴淑珠

來到建成長老教會好幾個月了,發現教會裡有八位盲朋友,感佩他們每個禮拜天很早就來到教會預備心敬拜上帝。我特別注意到一對夫婦,丈夫郭弟兄眼睛看不見,妻子黃姊妹緊緊跟隨在旁扶持著,讓人感覺這對夫妻鶼鰈情深,同時也好奇,他們如何走過從光明變為黑暗的日子?又如何面對生活挑戰?於是便親自拜訪,聽了他們動人的故事。

年輕時,從中部北上基隆工作的黃姊妹,經朋友介紹認識了郭弟兄。第一次沒來電,因當時黃姊妹已有心儀對象,但經朋友再度撮合,她最後選擇與她相同信仰耶穌的郭弟兄。有情人終成眷屬,一對郎才女貌的青年男女走向紅毯那一端,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嗎?哦不!艱苦奮鬥的人生才剛開始呢!

婚後,黃姊妹因工作之故,與公婆、姑叔同住在夫家,而郭弟兄則是獨自在台北工作,夫妻兩人一個禮拜相聚一次,這樣的生活長達兩年之久。期間,他們生下了第一個兒子,對身為長子的郭弟兄來說,本是歡喜快樂的事,然而,孩子因腸堵塞無法進食,又未能得到及時的治療,出生一個月後便夭折了,這打擊使他們傷心不已。後來,郭弟兄在生意上需要記帳幫手,黃姊妹便搬到台北團聚,結束兩人聚少離多的日子,也陸續生下四個女兒。

夫妻同心協力在台北打拚,住在狹窄的租屋處,隔壁就是建成教會,也就這樣和教會結下了不解之緣。

一直都在辛苦工作中度過,但夫妻同心相愛,艱苦中仍是充滿了甘甜,只不過這樣的時光並不長,婚後約七、八年,郭弟兄忽然發覺眼睛微微刺痛、視力模糊,經醫生診治,確定罹患視神經萎縮症,對於正值卅四歲的黃金歲月,真是晴天霹靂。

這是無藥可醫的疾病,時好時壞,不到五年的時間,本來眼睛明亮的郭弟兄,還來不及多看這個世界幾眼,瞬間變成了黑漆漆沒有光亮的光景,從此不再有天明的期待。

他們一面經營五金生意,一方面尋求協助,也去盲人學校上課,請教盲人朋友如何過生活,還因此學習按摩技能,花了一、兩年時間拿到按摩師證照。後來,他們租下一間店面兼住家,白天在一樓做五金生意,晚上在二樓做按摩服務。然而,鄰居不明究理,經常報警檢舉,警察來盤查後,了解沒有色情行業的疑慮,還好心的鼓勵他們要去發傳單,讓社區鄰里知道他們做的是正當的按摩,也讓需要的客人可以得到服務。

他們不但在家為人按摩,也親自到客人家裡服務;太太是郭弟兄的得力助手,都是她以摩托車或汽車接送郭弟兄到客人家。夫妻倆不辭辛勞,有時忙完回到家已是半夜或天亮。

郭弟兄說,到家服務或在醫院遇到的客人樣樣都有,發燒、植物人、瀕臨死亡的……,他們的家人用盡方法想挽救在無望中的親人,求乞最後的生機。他在這一行裡,真是看盡了人世間百態。

郭弟兄說,世上好人壞人都有,最難忘的一次,有個大漢來按摩,一進門就大聲說:「有女人嗎?」聽到答案是「沒有」時,就凶巴巴說不要按摩了。高大的郭弟兄不知道他站在門口擋到對方的路,接著聽到「喀嚓」一聲,對方不知亮出什麼刀槍,郭弟兄直覺馬上閃開。凶惡大漢離開後,他也捏了一把冷汗,幸好沒有發生更大的紛爭或傷害。

在生活不易的台北市,二十幾年來租屋而居,搬了無數次家,一個偶然機會,憑著信心及妻弟的借貸協助,終於買下現今的房子,店面和住家合而為一。他們當初只有十萬元存款,卻買下好幾十倍以上的房子,除了更拚命工作,兼賣各種時下流行玩具,也感謝女兒的支持回饋,十五年的貸款才八年就還清了。

問起郭弟兄從光明轉入黑暗的心路歷程,他說,很感謝盲人老師的鼓勵,以及同病相憐的盲友加油打氣;更重要的是擁有信仰,讓他們有不致絕望的信心,以及教會牧長與弟兄姊妹一路以來的關懷。一枝草一點露,天無絕人之路,人生本是虛空的虛空,看得見過一天,看不見也過一天,郭弟兄努力用行動來實踐這些話,每天早上醒來,就歡喜迎接新的一天。

退休後,郭弟兄將鍛練身體視為當務之急,路跑、打籃球、游泳、舉重等,一個禮拜至少五天不間斷。郭弟兄也喜歡音樂,透過盲人音樂基金會的協助,十年內學會了手風琴、陶笛,目前更積極學習二胡。說到盲人學樂器,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郭弟兄說,都是由太太幫忙唸譜,他再以盲人點字打譜,然後背下歌譜,牢牢記住後再勤練琴藝。

雖然郭弟兄背負的重擔如此沉重,但神並沒有離棄他,將近四十年的黑暗歲月,坎坷的生命時時經歷主的同在。他感謝神賜給他許多貴人與天使,尤其是不離不棄的妻子,愛他、扶持他、照顧他,正如我在他們屋子裡看到的那張相片般,他們參加路跑活動時,兩人手上繫著手帕,妻子領著丈夫、丈夫也緊緊跟著妻子的步伐,一同奔跑,向著目標邁進。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太太是郭弟兄寸步不離的牽手,這在我們看來是非常不容易的事,她是如何做到的呢?她回答:「全然的依靠仰賴愛我們的主耶穌基督。」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