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從「一半一半」到「一百一百」

lk

社會上對婚姻的觀念是「你做你當做的部分,我做我當做的部分,加起來一百。就是美滿的家庭。」而女性主義最被普羅大眾知道的理論,大概也是這種觀念。強調男女兩性在家庭中,凡事公平。如,家事不應該都是老婆的事,先生要做到一半。帶小孩不該都是老婆的事,先生也要負責一半。有人稱之為「一半一半理論」。

女性主義也影響到基督教婚姻觀,於是不少基督徒便將一半一半理論「基督化」,加入一些聖經經文來做支持。「你做一半,我做一半」乍聽起來,很有道理。但是在真實的婚姻生活中,這個「一半一半理論」會害死人。我發現不少婚姻發生問題,都是出於這「一半一半理論」。我甚至懷疑「一半一半理論」的倡導者,自己可能沒有美滿婚姻?或是,說不定這些理論倡導者,自己根本不結婚,所有的觀念都是憑空想出來的,無法實踐。

婚姻衝突的發生,很多是在兩人都很累,但有迫切的事,得去處理的時候。最常見就是孩子的誕生,所帶來龐大的家務。並且孩子的事情,通常是無法等待、得立即去解決處理。

我們老大出生,三天後,從醫院接回來的第一天,馬上就使已有五年默契、穩定的夫妻關係面臨考驗。因為晚上十點,她就開始亂哭。喝奶也不是、喝水也不要、大小便正常、室溫冷熱適中,只有抱著走來走去不哭。鬧到十二點不哭了,夫妻兩人正高高興興準備去睡,才要入睡,十二點半她又哭了。這回是她大便,我起床處理。一點半,她又哭了,我叫我先生去看。他紅著眼睛泡牛奶餵飽她,到兩點才睡。三點,她又哭了。這回我們兩人都感到十分痛苦。因為我剛生完小孩,很累,坐月子中正需要好好休息。而他博士論文才剛由不眠不休幾個月奮鬥產出,又面臨新工作的適應與壓力,也需要充足的睡眠,才有精神上班。我看著我先生睡眠不足、生氣鐵青的臉,我想我自己來好了。於是叫他去睡,我自己一個人撐。

半夜只有我一人托著疲累的身子哄小孩,四點、五點、六點,幾乎每一個小時她都在哭,我們夫婦都是剛跑完一場馬拉松的選手,正應該好好休息補眠,卻又進入另一場馬拉松。此時「一半一半理論」就浮現我腦中,我想著真不公平,我也很虛弱,為何這麼冷的冬天,我半夜起床帶小孩?但是又想,若是小孩子哭,我們輪流起床處理,那麼保證兩人通通都不要睡覺,隔天兩人都會完蛋。我理智地想著「或許一個人完蛋,比兩個人一起完蛋好吧?」一個星期下來,我體重掉了五公斤,差一點就沒母奶餵飽寶寶。我一邊詛咒「做什麼爛月子」,一邊撐著虛弱身子帶小孩,等候著我先生趕緊下班回來幫我。但他下班也沒輕鬆,還帶回好多工作,我看到那些紙張,很想放火燒掉。

「每一匹馬都認為自己駝的那包貨最重。」我們兩人都覺得自己最慘,最可憐。非常期望對方伸出援手,幫忙。在談戀愛時,彼此為對方犧牲很容易。但是進入婚姻,羅曼蒂克的感覺消失,只有許多各自的私事與共同的家事。「誰去做?」就變成非常現實的問題。女性主義講的「一半一半理論」讓我們非常公平地分配家務。於是倒垃圾是歸我先生負責,但他累的時候,垃圾就堆積沒倒。「一半一半理論」使我在他最累的時候,還一直罵他。因為垃圾堆積,其中有小孩子的大便,會使房間很臭。但是「一半一半理論」也會使他罵我,當小孩子哭鬧,沒有辦法哄安靜,吵得他無法處理帶回來的工作,就是輪到我被挨罵的份。

「一半一半理論」使我們振振有詞去責備沒做好分內工作的一方,但對事情也沒有改善,反而造成我們夫妻關係緊張。特別是自己很累,在「一半一半理論」裡被分配的家務沒做好,就會惹來對方的咆哮或責備。我不知道聖靈是如何保守、帶領我們的。只知道有一天,我也很疲憊,看到垃圾一堆,我先生又忘了倒。正準備開始批哩啪啦罵他時,竟然就有種感動,便默默彎腰、伸手把垃圾綁好,一手提垃圾,一手抱小孩下樓去到垃圾,甚至好幾天幫忙倒不屬於我分內的垃圾。幾天後,我先生才想起他好幾天沒到垃圾,他很感動我這麼累還幫他忙。

我不知道我到底還做了什麼其他不是我分內的事。但是我知道我先生常常很感動地(有時眼眶好像還有一滴淚水)對我說「老婆,謝謝你。」其實我剛開始在做這些事時,我也非心甘情願。但是我想這可能就是聖靈的帶領。而且漸漸地一邊做,聖靈竟然更動工,讓我似乎看到我先生上班很可憐、很累的景象。於是我越做越多,越甘願。

有些太太朋友會對我說,「你好傻,這個時代,要『一半一半』分工啦!」但是我看見他們的婚姻關係很緊張,常常吵架。只有義務,沒有甜蜜。只有責備,即使偶有稱讚,那也是得做完屬於各自的家務事。

而我的婚姻關係雖談不上多令人羨慕,但是我和我先生,用上戰場殺敵的術語來形容,可以說是「互相掩護對方」。我盡量帶小孩,讓他可以開發程式。他幫我涉獵許多網路上的事情,我寫文章便站在他的肩膀上,省下許多搜尋時間。我儘量多做家事,讓他可以多研究聖經。他常跟我分享研經心得,於是我可直接進入神學反省。

過了很久,某天我看到一本婚姻叢書「永續親密」(學園出版),才突然明白,符合聖經的婚姻計畫是「我盡我所能的全力來愛你,並不求相等的回報。」也就是說,聖經的計畫是「一百一百理論」。我莫名其妙地被聖靈帶領,不知不覺地由「一半一半」的觀念變成「一百一百」的行動。使我的婚姻跳過危機處境,走到兩人契合的新境界。

如果你的婚姻觀念中,相信女性主義那種「一半一半理論」。那真的以過來人的經驗奉勸你,真是快點忘記這可怕的理論。因為那真是常會招來數落與責備,失卻甜蜜與合一。

書:「永續親密」,顧美芬譯,學園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