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一屋兩妻

謝振南

 我和妻子阿Pat都是住在新區,時常想擺脫擠迫的居住環境,所以二人認識後不到一年,沒有深入了解便結婚,婚後初期有點迷茫、也有點後悔。

一世相依?

 男女間溝通不易,夫妻間的溝通更難,我倆的話題從來都不一樣,我講的是影音器材、世界大事;她卻環繞著明星新聞、左鄰右舍的是非。加上教養子女的方法也各走極端,我是當差的,行事紀律化;她卻是興之所至,有時凌晨兩點仍帶孩子到街上吃夜宵,於是時有爭執。

 我們的學歷不高,我希望大家能進修學習,但她不以為然,我只好獨自上路。如是者,白天上班,晚上讀書,早出晚歸,每晚回家妻兒已入睡,溝通時間就更少。

 為了應付考試,我聘請了當會計的女士阿欣補習數學。初時單純學習,後來十分投緣,互吐心曲。心中掙扎,想分手,但是回家後是吵吵鬧鬧,與阿欣一起就溫溫暖暖,後來更與阿欣同居。

 我不想永遠瞞住阿Pat,向她吐出真相,她吞了卅多粒藥丸尋死。媽出面助勸,勉強勸服了她。

 那時我在警輪上班,時間是三天值班,然後放假三天。當年香港發生了幾宗單親媽媽與孩子出事的新聞,母親因意外滑倒、病倒了,孩子年紀太小,不懂求救,導致媽媽失救而死去。我擔憂害怕,因為家中正是這情況,而我又長時間不在家,無論慘劇發生在誰身上我也不願意。經過一段時間的考慮,並與阿Pat及阿欣商量,大家同意一起居住,方便照顧。

天堂還是地獄?

 一屋兩妻,齊人是福?回想起來,只有痛苦,而且是三人、甚至是全家都受苦。在兩位妻子面前求取平衡,根本是不可能的,不能平衡就闖禍了,簡單的例如叫錯名字、睡錯房都可能有幾天的冷戰。情人節買花要非常小心,兩束鮮花稍有不同便會惹起風波。精神受壓,十分要命。

 有一回不知怎麼回事,阿Pat拿起刀來要殺死阿欣,阿欣便搬回外家了。隨即,我把自己的東西,搬到工人房裡,並且把這門鎖上,只從後門出入,什麼人都不見。下班後,躲在房間內,自己做飯、洗衣。後來阿欣更因為癌症而死去。

 阿欣死後,魔鬼假扮阿欣跟我在夢境中相見,假扮的阿欣告訴我阿欣三張信用卡的密碼,翌日我拿著那些卡到銀行櫃員機,可以拿到錢,這件事改變了我一直以來無神論的想法。我開始滿天神佛,拜東拜西、占卜算命。阿欣死後一周年,我非常掛念,那時開始聽見有聲音呼喚我,叫我自殺去見阿欣。後來,那聲音日夜不停地打擾,弄得我情緒低落,無心工作,不是失眠就是惡夢,簡直到了要發瘋的地步。

 那時,我感到另一個催逼力,要我打電話給一位基督徒,跟他談及那靈界事件。他帶領我去教會,一個月後我信了耶穌。信耶穌當天,幾位基督徒為我按手禱告,之後我再也沒聽見叫我自殺的聲音。那時我才知道自己曾經被邪靈打擾。另一方面,心覺奇怪,我學佛十多年,出事的時候佛祖在哪裡?為什麼有人奉這個耶穌的名禱告,那邪靈便得走?究竟怎麼回事?我用了兩年多的時間,以查案方式去研究耶穌,通過科學、歷史倫理等等的証據,証明耶穌真的是人類救世主。

 「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必得救」,神是信實的,阿Pat及孩子們相繼都信了耶穌,孩子由邊緣青年變成勤勉好學,以前晚上十時才上街,如今變成十時前回家。在兒子十五歲那年,他把數十只遊戲光盤交給我扔掉,說因為耶穌不喜歡他玩那些游戲。但是我對阿Pat的憎恨還沒減退,認為她不是耶穌給我的妻子。

 我跟耶穌要求,如果她在聖誕節前不肯受浸,我便不會接受她。主耶穌卻問我,在祂救我的那一天,有沒有要求我為祂作什麼事?我回答說,沒有,二千年前,你掛在十字架上的時候,我還未出生,我能幹啥令你救我!祂再問,那麼,你憑什麼要人家做一些事才原諒別人?

 我一聽見,恍然大悟,知道自己錯了,哭得死去活來,我對祂說,我錯了,從今天開始,我要努力挽救這段婚姻!

 我以行動回應神,主動跟阿Pat和好,她也改變了自己的脾氣,我們彼此認罪,互求原諒,頓時,我們之間不只二人同行,更有一位看不見的,充滿愛的神與我們同走,何等溫馨。

只愛你一人

 有一天我們走在街上,我忽然有感而發,對阿Pat說:“我謝振南一生一世,只愛你一個人,不會再有第二個女人!”愛妻樂極而泣——原來她多年來夢想的,就是有一天能聽見這樣一句話!

 回想過去我的所謂婚姻,爭吵了廿五年,成為四分一世紀的咒詛,本應是悲劇收場,幸好耶穌基督敲我的心門,聖靈感動,不再硬心,因著耶穌基督的愛與恩典,我倆成為蒙恩的罪人了。

 家人親友看見我倆的復合,都感覺稀奇。今天阿Pat也視阿欣的女兒為親生,一家人和睦共處,親友們都視我的家為「示範單位」、模範家庭。

 如果給我有機會再來一次,我一定不會那麼愚昧,再走過去走的路,不管妻子怎麼樣,都是自己所選擇的,千萬不要找藉口挑毛病,更不應另結新歡。

 「…………所以當謹守你們的心,誰也不可以詭詐待幼年所娶的妻」。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