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失戀與醫治

張文亮教授

「教授在感情的事上,一上場就揮出全壘打嗎?」有個女同學問道。

「我被三振幾次,有次安打上壘,後來也祇留下殘壘。」我說道。

「噢…」學生們發出同情的聲音。

「我們的心是這麼小,你們猜,這麼小的心能受幾支愛情的箭的創傷 ?」我邊說邊用手指比著心型。「一支」,有位同學說道,很多同學都點頭呼應她所講。

「答案是無窮多支。愛有醫治力,即使心不斷地受到創傷,也會新鮮、活潑的活下去。」我宣佈道。全班同學一臉迷惘,大概電視裡的連續劇都不是這樣演的。

大學裡的愛情學分

「好吧,讓我舉個例吧。」我補充道。有個同學打開隨身的打字盤,另有個同學打開錄音筆。「早期,電影的女明星裡,你們猜那一位是我最欣賞的?」我問到一個比較基本的問題。「瑪麗蓮夢露(Marilyn Monroe, 1926-1962)。」有個同學立刻搶答。我笑一笑,並說:「她的金髮、紅脣、豐胸、短裙,風迷不少人,但對我還沒有什麼影響力。」後來同學們又猜了幾個,我直搖頭,他們愈猜愈離譜,我趕快提示她們拍過的電影,學生才說:「噢…」,「英格麗•褒曼(Ingrid Bergman, 1915- 1982)」與「奧黛麗•赫本(Audrey Hepburn, 1929-1993)」。

走出自編的世界

「我在年輕時,看過她們演的許多電影,欣賞她們的氣質與演技,若看到像她們的女孩,就會多看幾眼。但是,女孩若沒有英格麗•褒曼的鼻子與嘴型,奧黛麗•赫本迷人的眼睛,一開始就不值得交往與認識,這會成為危險的沼澤,讓人長期陷在自編的世界裡浮沉,不敢向外邁出。在真實的世界中,認識值得同行一生的伴侶。感情的根基要穩定,必需以堅固的磐石為根基。」我說道。

同學們靜靜的聽著。我常想在大學時代,若有人告訴我愛情的基礎,也許我就可以少走一些彎曲路,不過,上帝容許我在學習的過程,跌倒幾次,仍然是讓我學習更依靠祂,生命更堅韌。「老師,講的有點抽象,能講一些實例嗎?」有個同學問道。

「我在大學裡有過三次的感情經驗,都是單戀。我深深的學習到,在迷戀她們時,對方不過是自己自織世界的形象,不是真實的她們。等我稍微碰觸真實的個人,我就像寄居蟹迅速退到自己的殼裡。那是自戀,不是愛情。真正的愛情不是追求自編自織羅曼蒂克的沉湎,而是在真實的世界裡,面對與認識一位真實的異性,兩人同心同划人生的小舟。」我緩緩的說道。

愛的根基

「什麼是感情的堅固磐石?」有位同學舉手問道。「堅固的磐石是不改變的,是經得起風吹雨打的考驗,是最有價值與貴重的,是值得一生深深的委身。當我結婚時,教會裡有一對年長的夫婦,送我們一句話:『兩人相愛,黃土成金,兩人不相愛,黃金成土』,迄今二十多年了,我還常思想這一句話。」「愛是什麼呢?」許多學生立刻問道。

「我知道『愛』在社會上已經用的很泛濫。我也知道很多人在講愛,所表現的卻與愛背道而馳。我非常喜愛聖經對愛的定義,『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這段話裡的每一句,都是愛的最好定義,值得我們去默想,去尋求,去付諸實行。」我說道。

焦距重調

下課後,我走出教室,看著門外來去的學生,年輕、熱情、活潑…,我想到我在大學時期的光景,在感情世界裡的自縛,我想到,當年與妻子結婚時,在婚禮上,妻子在岳父的扶持下,慢慢走上,兩邊的朋友、教會的弟兄姊妹站起來,大家都看到新娘。我站在紅毯的另一端,抬頭望著教堂內的十字架,想到過去的種種感情波濤,在這一刻過去的嘆息終於有個結束,未來的日子,終於有個美好的開始。在我的婚禮上,眾人看不到的角落,十字架前,我流下眼淚。

我知道,我對了!終於抵達本壘得分!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