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恩典爸爸大告白

余宏賢/耕心週刊第1078期

1993年五月廿六日的一場大車禍(一部大貨車超速逆向行駛),奪走了我兩位心愛女兒的生命──四歲的大女兒余蓁、兩歲的小女兒余萱,同時也造成我和愛妻重傷住院長達半年。不管在肉體或精神上,我們夫妻倆都遭受前所未有的疼痛與挫折,必須花費漫長的時間治療與復健,目前也尚未完全康復。

感謝上帝憐憫與眷顧,1996年初,愛妻蒙受主恩懷有身孕,新的生命即將來臨,帶給我們莫大的喜樂與平安。因此,我和愛妻禱告上帝,決定要將孩子取名為「恩典」。

然而,就在愛妻懷孕五個月時,產檢報告顯示孩子疑似有唐氏症,必須進一步做羊膜穿刺檢查。我和愛妻雖非常擔心,但我們堅定地仰望上帝,深信祂必不誤事,而且相信祂所做的事皆盡善盡美,因聖經上說:「萬事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羅馬書8章28節)何況「兒女是祂所賜的產業,所懷的胎是祂所給的賞賜。」(詩篇127篇3節)既然如此,祂必會保護恩典到底。

之後,經過門諾醫院張光雄醫師仔細檢查後,結果一切正常,張醫師也要我們學習「凡事交託給上帝」,因為上帝在每一件事上都有祂美好的旨意。

同年十月廿五日凌晨兩點,愛妻在醫院順利產下女兒,然而,當護士將恩典抱給我看時,發現她肚臍上有道傷口(腸子外露約三公分),當時醫院各科主治醫師皆在台北參加研習會,所以緊急聯絡慈濟醫院,立即將恩典轉院治療。當時,我祈求上帝能為恩典找到專業的醫師治療。到了第六天,門諾醫院張光雄、許文憲等醫師回醫院協商,同意幫忙我們把恩典從慈濟醫院帶回門諾醫院接受進一步詳細治療。經各科醫師共同會診後,發現恩典罹患罕見的病例──有兩個輸尿口,必須盡快進行手術。

十一月三日下午三點,恩典就進到手術房了。這段期間我曾數度在手術房旁的家屬休息室跪下禱告,我求主賜力量給許醫師及醫護團隊,並賜下平安給恩典。在強烈冷氣的吹襲下,我的全身顫抖不已,這時,詩歌〈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竟溫柔地在心中響起,腦海飄著串串歌詞:「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不吹滅,耶穌肯體恤,祂是恩主,祂愛我到底,創始至終……」我深深抓住詩歌中上帝的應許,相信祂是信實公義的,祂從未將重擔壓在我們身上,因為祂愛我們每一個人。

經過四小時的手術,許醫師帶著信心及笑容走出手術房,他第一句就說:「感謝主,一切順利。」我高興地說不出話來,握著許醫師的雙手向他道謝。

恩典在動完手術後轉至加護病房,十四天的特別照顧期,因著護理人員的愛心照顧,她很快地康復,也終於在十二月三日出院,回家和我們團聚,之後健康的成長。

經過這些試煉及恩典,我深信:「我雖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祢與我同在,祢的杖、祢的竿,都安慰我。」(詩篇23篇)感謝那些嘗過主恩的詩人與作者,因著他們所寫下的詩歌、見證與感人的音符,讓我在兩次面臨三個女兒行過死蔭幽谷時,憂傷的心靈得著安慰和平安,更幫助許多軟弱無力的人,在他們人生的道路上,能再展翅飛翔。

1999年十一月十四日,愛妻又蒙主恩生下一女,取名「恩惠」。現在我們又回到車禍前的家庭,擁有兩個女兒豐富了我們的生活,上帝真是眷顧我們,不僅還給我們兩個可愛的女兒,也讓我經歷了平安與喜悅。

十四年前,我卸下二十年的軍旅生活,重歸老百姓生活,當起女兒的專用司機,負責接送她們上下學。爾後,也曾在一些基督教機構工作,感謝上帝一路保守,雖然目前工作遇上瓶頸,但相信神有祂的計畫,我將一切憂慮與不安交給祂,因「人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