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從天父來的愛

李靜亞

在地上我有兩個父親!一個是生我的父親,生性暴戾,家母說我三歲向阿嬤開口飆三字經後,就被脫光吊在家裡的老龍眼樹上抽打,差點沒被打死。長記憶後,父母帶 著弟妹北上謀職,長孫的我獨留在鄉下就學。一二年級就常逃學翹課,校外打架鬧事、爺爺無力管教,索性把我北送就學與家人團聚。就此一年多,經歷了兇暴的父親傷害媽媽,棍棒抽打我們兄妹,醉酒後的父親更是無以復加,這加諸在我身上的傷痕,永難磨滅。

留著像卓別林一樣的鬍子,和爽朗的個性,是李靜亞給人的第一印象。 (攝影/記者林純如)

感謝主 ! 於某星期天早上在街上遊盪時,教會的主日學大哥哥邀我去教會聽耶穌的故事,享受了一年多教會生活。我體會到基督徒身上所散發的愛、平安、喜樂及那豐富生命的流露;彰顯與我們傳統信仰的生活態度、辱罵咆嘯、恐懼顫驚有極大落差。十歲那年春節返鄉期間,年初三清早被吵嚷咒罵聲驚醒,目睹父親赤身露體被邪靈附身、眼露凶光、污言穢語、大聲斥喝謾罵不止。爺爺緊急求諸於乩童驅邪未果,遂請鄉間密醫診治,因服用劑量過重,年初六就去世了,就此舉家返鄉務農。

繼父是退伍軍人,他的管教方式是斯巴達教育。性情乖張的我,承受極大的語言暴力及羞辱!導致自我形象嚴重扭曲,心理的創傷,一生難消。國中畢業後,為躲避家裡的紛擾,成天在外廝混闖禍,常有村民到家告狀,繼父氣炸心臟病、母親夜夜涕零、如喪考妣、皺紋刻劃在她蒼老的臉上!在倆老眼裡我是如此不孝,但我真的是行善無力、拒惡無能,真的好苦啊!

偶然在一次的廟會進行不順過程中,為將功贖罪,回報故里之心態,遂從神龕下將一隻虎爺偶像抓出,祈求神靈附身,孰料許久聞風不動,遶境儀式一度停滯,眼看就要日落西山了,廟祝焚香祈禱許久,突然偶像的靈附體,全身抖動晃不停,就此衝鋒帶領陣頭遶境完成例行性任務,當下有一群人擁簇保護跟隨你,多風光啊!經過那次,每逢大小廟會就是我展現神勇的時候。日子一久,性情更加目中無人、乖張悖逆、無法無天。鄰居長輩警告家母說:「要是我再繼續為非作歹,他會拿菜刀把我劈死。」

敬拜時的李靜亞,全心投入,徜徉在主的懷抱裡。 (攝影/記者林純如)

不多幾日,繼父透過鄰村父執輩把我送到台南市郊去工作。孰料就在工廠附近有一間小教堂,只要一路過不時傳出悠揚的詩歌聲,令我這離鄉的遊子,回想起幼時在台北上教會的情景,歷歷在目縈繞腦海中。有股溫柔的聲音催促我走進教會,去尋回孩提曾享受過平安喜樂的靈;但另又有一股黑暗權勢攔阻我走入教會,在心中控訴我說 : 「你是乩童之身,怎可以叛教呢?你是長孫,怎可以背祖呢?」

這兩股力量在我心中拉鋸了將近一年。就在平安夜當晚,我騎著腳踏車到市區逛街,索性把車停在一間教堂門口,從教堂傳來聖誕組曲歌聲,深深吸引我駐足聆聽。眼前出現一位慈祥的中年男士,伸出他那溫暖厚實的雙手邀請我上樓參加聚會,怎料節目已近尾聲,看到一群小朋友穿著應景聖誕裝、臉上散發幸福燦爛的笑 容在台上歡唱《普世歡騰》。教會的人送我一顆椪柑、一包糖果、一張特會邀請單,載明68/12/26~12/28培靈醫病佈道大會。我帶著愉悅的心情回到工廠,期待特會日期到來。

26日當晚趕到教會時已坐無虛席。勉強在後座找到一個位置坐定,老牧師正在佈道。他示意要我們打開聖經,拾起椅子後背的聖經來翻閱,正愁不知手上那本厚重的聖經要從何讀起之時,身旁一位媽媽瞧見我的窘況,隨即向我靠過來,伸出她的手仔細幫我翻頁,指尖明指著經文經節,引導我大聲地朗讀出來。就在當下,我眼淚情不自禁地倏然滴到聖經上!

心想,我是何許人也?這樣不堪不配的社會敗類,竟然會有人不嫌棄骨瘦如柴、頭髮及肩的我,她的指尖翻閱到哪裡,我淚水就滴到那裏,讓我深深感受到在教會裡充滿了愛與接納,那難以形容無比的平安喜樂充塞於內心。讓我回想到在宮廟場合的生活點滴,充斥阿諛我詐、各懷鬼胎、各顯神通,說一套做一套……遇利害衝突時,神壇上的法器隨手可得,頓時刀光劍影,非得見血才肯善罷甘休。兩種環境竟落差如此之大,真是兩個世界啊 !

老牧師信息告一段落,進行呼召時,我毫不猶豫地舉起我的手且走到台前,接受主耶穌成為我的救主,當天晚上帶著歡喜快樂的心回到宿舍。

哈利路亞!自此我積極的過教會生活,發覺生命中不再有黑暗驚恐,取而代之的是從心裡綻放出無比的光彩,平安與喜樂喜形於色!隔年春節返鄉,迫不及待告訴母親我信主的經過,還被些許的責難。不過從妹妹口中得知,她發現我的生命有極大的翻轉,污言穢語沒了、暴戾脾氣改了,以傳福音報喜信為最大的興致,也繼續為家人得救禱告。

感謝主!因著張秉聰牧師的勸說,遂去就讀夜間部,三年來邀請許多同學及學弟妹到教會,入伍服役後也帶領多位袍澤參加聚會。就在74年8月退伍前適巧台北真道教會舉辦醫病佈道大會,於是遊說父母北上參加。孰料!父母因著弟兄姊妹的愛心款待及傳福音,倆老竟願受洗歸入耶穌基督的名下,隔天一早他們就回台南了。

俟些時日休假返鄉確認倆老受浸原因,哈利路亞!感謝主!神蹟奇事竟發生在我家,繼父心臟病不藥而癒,母親經年的嚴重氣喘,將近氣絕,遍訪名醫皆無起色,遂轉去求神問佛、改運、牽亡……枉然散盡萬金的母親竟也全然得著醫治,迄今逾30年未再復發,榮耀歸給神!結婚後太太檢查出不孕症,但獨行奇事的神先後賜下一女一子。現已大學並接受真理裝備,我們一家四口,皆按穩定服事於台北真道教會多年。另在宮廟參與八家將混黑社會,因案入獄出來的三弟一家四口也信主了,母親更是積極參與教會事工。

憶起101年繼父回天家,全福會總會副會長東原哥,樹人哥率分會弟兄伉儷及南部各分會同工,到台南參加繼父的安息禮拜。一生未踏入教會的鄉親,感受到全福會的熱情與如家人般溫馨的關懷,由衷感恩在心。接觸全福會十多年,我要說:「未信主前我的生命是黑暗的、信主後我的生命變成彩色的、加入全福會這國度、職場、使命的平台後,我的生命變成燦爛的啦!」

無父的我,孤兒的靈充塞在胸臆之間!103年全福年會時,透過劉群茂牧師伉儷的信息釋放了我幼時身心被傷害,所產生的苦毒與怨懟…也藉著東原哥的擁抱接納,代替家父、繼父的道歉認罪,醫治安慰了我一直渴望的父愛。如今對天父的愛,不再是那麼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回想原生家庭的管教方式,間接影響了我家皇后與一對寶貝兒女。我必需時刻儆醒,常常活在神的愛裡面,為了下一代,靠主的大能,營造一個健康、屬靈的家庭,免得老我生命中的小狐狸又跑出來傷害他們。感謝主!「好爸爸運動」不是在呼口號!喊隊呼!真正需要的乃是主耶穌!AMEN !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