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認識「腦退化症」

雨虹/飛揚雜誌

1995年,媽媽移民到美國。我和兒子每隔幾年會去探望她一次,大家十分珍惜相聚的機會。每次我們準備回港時,媽媽總是依依不捨,甚至吃不下飯、睡不好覺。直至我承諾會經常打長途電話跟她聊天,她的心情才慢慢好起來。

多年來,三天兩頭通一次電話成了我們生活中的一大樂事。拜互聯網所賜,後來我們改變了溝通的模式──視訊通話。有一年的感恩節,傍晚時分,媽媽將一隻剛烤熟的火雞,拿到電腦前,喜滋滋地說︰「好香呀,快過來吃吧。妳最喜歡吃的雞翅膀,還有雞頸……」

儘管媽媽已踏入遲暮之年,卻仍保持著年經的心境。有次她在電腦屏幕前向我炫耀新髮型︰「我先對著鏡子剪前額的劉海,然後背向鏡子,左手拿著小鏡子面 向自己,右手剪後腦的頭髮,不消半個鐘頭,便省了幾十元美金。小孫子放學回來,還笑稱我是冬菇頭婆婆呢。哈哈哈!」媽媽一股喜悅勁兒沒完沒了的說,差點讓 我笑彎了腰!

2012年中,年逾八旬的媽媽,考慮到年紀老邁,身體機能退化,於是決定回港居住。身為女兒的我,除了義無反顧擔負起全職照顧的責任,也求神保守她在世的日子身心靈健壯,使我有更多機會報答她的養育之恩。

好些親友獲悉媽媽回港後,都紛紛來探望她。問及她為何放棄美國舒適的生活、寧願回港蝸居在五方斗室?她竟然笑嘻嘻的回答︰「有吃有住最滿足,有愛蝸居也幸福。」

的確,媽媽在美國的睡房,比我這所房子的面積還要大。既然她願意回來與我們共聚天倫,一定有其值得眷戀的地方吧?

然而,隨著時間流逝歲月蹉跎,如今已白髮蒼蒼的老媽,記憶力日漸衰退之餘,聽覺也出現嚴重退化,導致她常常誤會我。有一回,我們倆因雞毛蒜皮的事吵 起嘴來,說文雅一點,就是「激烈的溝通」。可惜無論我如何解釋那件事,她依然絮絮叨叨的罵個不停。目睹她情緒激動愈罵愈烈,我只好含淚安撫她,將委屈留給自己。

自從那次之後,母女之間彷彿有一道彼此不能跨越的圍牆,以致大家不再「打開心窗說亮話」。

為此,我流過許多淚,甚至對「護老」這門艱深的功課感到力有不逮。我曾經信誓旦旦要加倍孝順媽媽,讓她開心快樂地安享晚年,但當個人期望與現實情況出現落差時,我便產生「早知今日,悔不當初」的負面想法,亦質問神為何要我獨力承擔這又大又難的事?

陌生的「腦退化症」

在一次團契聚會中,我坦誠地跟弟兄姊妹分享自己的軟弱。一位弟兄聽後直言不諱媽媽的行為是「腦退化症」的表徵。「怎麼會呢?她接受過高等教育,且是一名出色的中學老師。」當時我語帶疑惑。

然而,隨著媽媽的認知能力繼續下降和明顯的性格改變,再加上經常出現情緒不穩的狀況,我不得不帶她去醫院求診。根據醫生的臨床判斷和各項檢查,她終被確診患了「腦退化症」。

醫生說︰「腦退化症」多屬老年患者,有某些風險因素者,比如年歲愈大、有腦退化症家族史、心血管疾病 (如高血壓,高血脂等),患上此病的機會可能會增加。接著,她開了處方藥物,吩咐我要敦促媽媽按時服藥,以便跟進病情。

為了更加得心應手地照顧媽媽,我除了定期參加長者中心舉辦的「護老」講座,也閱讀一些有關「腦退化症」的刊物和書籍。透過各種資訊,我認識到「腦退 化症」,是多種腦部功能不正常衰退症狀的統稱。有些患者不但記憶力及其他認知功能(例如學習、理解、語言運用、方向感及判斷力等)會逐漸失去,而且會有抑 鬱、幻覺或人格改變的病徵。

世界各地的研究顯示,六十五歲或以上的人士中,約有百分之五至十患上各種類型和不同程度的腦退化症,其發病率亦會隨年齡而增加,故此症常被稱為「老年腦退化症」。不過,六十五歲或以下的人士也可能患上「腦退化症」,醫學上稱這種情況為「早發性腦退化症」。

接納生病的母親

對「腦退化症」有了較多的認知後,我不再像以前那樣執著於媽媽的是非對錯,或者講道理和作解釋,而是以同理心接納、包容和體諒她,有時甚至是逆來順受。

我常向神禱告,求祂賜我忍耐和愛心,作一名無愧的女兒。即使未盡「母」意,但求全心付出。

不是嗎?看到媽媽的大部分牙齒已脫落,只剩幾顆門牙,為了讓她吸收多種營養,我便用攪伴機把肉類和蔬菜打碎,然後煮粥給她享用。還有就是減少個人活動,盡量抽時間陪伴她,或帶她到外面逛逛,讓她感受到愛與關懷。

某天,我把一篇在報章發表的文章,鄭重其事的鑲嵌在鏡架內送給媽媽。她讀著女兒感謝和讚美的字句,感動地老淚縱橫,說是一生中收到的最珍貴禮物。

不久前,長者中心舉辦了一個聯誼活動,內容是「角色扮演」。透過照顧者與被照顧者的互動遊戲,從而增加彼此的了解,學習「互諒互讓互包容,互相欣賞表達愛 」。增加彼此的了解,學習「互諒互讓互包容,互相欣賞表達愛 」。

這次的活動,我和媽媽被獲選為「最佳拍擋」,因為我們對彼此喜愛的食物、個人的喜好及擅長的事情,都瞭如指掌。尤其是我作的一首「打油詩」加插其 中,更成為亮點︰「身體髮膚,受之父母;聖經教導,孝敬父母。白髮皺紋,老人尊榮;張開雙手,來個擁抱。」「要孝敬父母,使你得福,在世長壽。這是第一條 帶應許的誡命。」(弗6:3) 在未來的日子,我立志用行動實踐《聖經》的教導,直至媽媽見主面的那一天。

如何治療「腦退化症」?

藥物方面,因應病因和病情,醫生可能會處方「膽鹼酯抑制劑」 (Cholinesterase inhibitors) 以促進患者的記憶和其他的認知能力。這類藥物包括Aricept、Exelon及Reminyl等。抗氧化劑 (如維生素E) 可能減慢部份患者的腦部退化。個別患者也可能需要服用治療心理和精神症狀(如失眠,情緒波動或幻覺等)的藥物。

心理方面,家人要與患者保持良好的溝通,體察他們的能力和需要,加以幫助。定時的起居作息習慣,使用記事簿和日記等,可以減少記憶問題所造成的不 便。一些特別的治療性活動,如懷緬治療和現實定向等,分別可以促進患者的表達能力和對環境的認知。另外,適當的體能和社交活動,配合舒適和安全的起居環 境,也會減慢患者各方面機能的退化,和提升生活質素。

飛揚108期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