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那一雙看不見的手

俞敬群牧師

清早,電話鈴聲響起。我拿起聽筒,聽到:「爸,是我。祝您父親節快樂!」我的兒子,今天迫不及待的打電話道賀。他的聲調是那麼親切可愛。焉的,我想起他童年時的一件往事,我就在電話中問他說:「那一次,你掉在深坑中,坑中有沒有水?」他回答說:「有。」我又問他:「那麼,你是怎麼爬上來的呢?」他說:「我舉起雙手,看不見的手把我拉上來啦!」

我的兒子,那次不幸掉入馬路旁的坑中,坑中的水高過他的頭;如果,當時無人援救,靠他自己,也無法從坑中爬上來。他失去腳跌入坑中,所造成的後果,如今回想起來依然心有餘悸!

記得,他出生的第三天,我從台東趕到台北。在醫院的嬰兒室,我等著護士將才出生的我兒抱來,在那一時分,我身為父親,第一次見到這新生命,我的心靈不由得飛揚起來!

誰知我的兒子有黃疸病,主治的小兒科醫生診斷:需要全身換血,才能脫離生命的危險。我從喜樂的高峰一下子跌入絕望的低谷。「換血」這一名字,生平我第一次聽到,沒想到要以這種新療法來醫治我的兒子。

當我的兒子滿了三周歲以後。一天,我的一位老師,他忙中抽閒,特來我家。他告訴我說:「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在《讀者文摘》看到一篇文章—患黃疸病的孩子一般活不三歲。」他一席話把我的思緒拉回三年前剛得知兒子信恩患黃疸病的場景。看來,那位小兒科專家的診斷並非危言聳聽。但是,我們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堅信依賴主的慈愛和醫治。記得聖經中記載,耶穌在世上的時候,曾經潔淨長大痲瘋的病人,曾經醫治一個生來是瞎眼的人,使瞎子眼睛明亮起來;如今,那一雙看不見的手也醫治了我兒子的黃疸病。

我的兒子脫離了黃疸病的災害,我們心中都暗自慶幸。在日常生活中,妻子和我也更加小心翼翼的照料他。他的智慧和身量也隨著歲月增長。

有一天,我的妻子對我說:「我希望我的孩子,到美國去讀中學。」我聽後心裡暗笑,我們兩人在世人眼中是萬物中的渣滓,我的兒子先天不足,又有疾病纏身,各方面都不夠條件,怎麼可能使孩子去美國讀書呢?我姑且聽她的「夢囈」而已。

1970年3月,我的妻子赴美探親。1972年1月,我接到美國駐台北大使館寄來的辦理移民的文件;同年5月7日我和兒子、女兒三人抵達西雅圖機場。我在海關就拿到「綠卡」。我的兒子後來成為紐約公立初中二年級的正式學生。他孜孜不倦,經過12年的寒窗,他終於獲得哲學博士學位。那不是一個夢,在他畢業典禮上,我和妻子親眼看見他戴著博士帽,穿著博士袍,手執文憑。我們全家又拍了照片留作紀念。這是一個難忘的日子,當年的夢想已經實現,回想起來,感恩之心油然而生!

新移民的生活,常常是辛勞的、緊張的,我們的一個親戚因此害了中風。於是,我的兒子和孫子在週末拜訪那位患病的親戚,他們一面吟唱詩歌,一面彈奏吉他。那一雙看不見的手輕輕地撫摸著患者受傷的心靈,在那短短的時間內,那位親戚的歪嘴恢復了原狀。

我的兒子在工作中不免受到排斥和壓力,但他絲毫不怨天尤人,只有樂觀的努力向前,創造新的前途。真誠、良善、豁達這些美好的品質從他的內心流露出來。其實,這些美好的品質要比他獲得的博士學位、優厚的薪俸更加可貴。那一雙看不見的手,奇妙的塑造他健全的品格!

那一雙看不見的手掌管宇宙萬物,也賜恩給一切愛祂的人。正如經上說:「天使豈不是服役的靈,奉差遣為那將要承受救恩的人效力麼?」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