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遺傳漫話

錢志群/中信第656期

一位初中同學第一次見到我父親時,便感歎我和父親長得那麼像。當岳母第一次見到我弟弟時也心頭一驚,怎麼弟弟與我臉部特徵這樣相似。在茫茫人海中,忽然乍見自己很熟悉的人還有另一個相似的面孔時,難免會有意外和詫異。

其實,這又有甚麼大驚小怪的?那位初中同學不也像他的父親?我岳母和她的幾個兄弟不也是面面相似?我們每個人都活在某種血緣相似中,弟兄姊妹相似,父母子女相似,甚至外甥似舅,我們都習以為常。
翻到聖經的開篇創世記,說到人類的第一份家譜:「亞當活到一百三十歲,生了一個兒子,形像樣式和自己相似,就給他起名叫塞特。」(創世記5:3)上帝創造的亞當和夏娃,居然奇妙地生出與自己相似的嬰兒來。聖經沒有描繪人類第一代父母是怎樣的驚訝,但按理一定會感歎上帝作為的奇妙。

相似,卻不相同。遺傳使每個人的生命特質都有章可循,「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差異卻又使世上無數的人各具自己的特徵,「一母生九子,九子各不同」。是甚麼操控著物種性狀的代代相傳?是甚麼譜寫著每個獨一無二的生命樂章?在這血緣之親中,有個奇妙的鏈接叫遺傳基因(DNA)。

人類對自身的了解總是有限和落後。DNA是1928年才被科學家們所注意,換句話說是人類出現後幾千年才開始研究的事。那年,英國細菌學家格里菲斯進行了肺炎雙球菌的轉化實驗,發現有毒死細菌內有一種物質能引起無毒活細菌轉化產生成有毒菌。這種物質到底是甚麼呢?1944年美國細菌學家艾弗里等科學家們在實驗基礎上更深探究,初步得出了DNA是遺傳物質的重要結論。1952年一批美國科學家們進一步證明出DNA是遺傳物質。1953年2月28日,第一個DNA雙螺旋的模型誕生。此後人們開創了DNA重組技術以及可用於親子身份、死者身份、案件偵破的DNA鑒定等各項相關研究。

曾有一傳聞,一位丈夫因俏麗的妻子生了一個奇醜無比的兒子,一點也不像自己,也不像妻子而懷疑妻子不忠。妻子只好坦白自己以前長得也很醜,後來花了62萬元人民幣整容。整容只能改變人的外貌,卻無法改變先天遺傳。

遺傳由DNA控制,是誰放進去的呢?上帝「用祂權能的命令托住萬有」(希伯來書1:3),祂使「星月有定例」(耶利米書31:35),萬物有規律,人類有遺傳。詩人對祂感歎:「我的肺腑是祢所造的;我在母腹中,祢已覆庇我。我要稱謝祢,因我受造,奇妙可畏……我未成形的體質,祢的眼早已看見了;祢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祢都寫在祢的冊上了。」(詩篇139:13-14,16)

我曾問那些來教會參加查經學習的生物研究工作者們,為甚麼一個小小的細胞,世世代代生物學家們都沒有研究完?他們答道,裡面還有很多奧秘,越研究就越能從中發現奇妙。

其實,遺傳不光停留在物質的層面,靈性上也是如此。上帝是照著祂的形像和樣式造了我們,我們人類也遺傳著上帝的性情。上帝賜我們的思想、情感與意志原本是與愛心、誠實、良善、聖潔相結合的。萬分遺憾的是,始祖違背上帝的誡命,偷吃那必死的分別善惡樹的果子,從此人裡面有了自己的善惡觀,「轉基因」帶來的自私、欺騙、不義、污穢成了我們生命的寫照。人在靈裡完全變異,罪也代代遺傳。即使我們「整容」裝出善良美好來,骨子裡仍然是個罪人。

外在的遺傳倒不是最重要的事,我們既不要因此有甚麼驕傲,也不要有甚麼悲觀。要知道,「使你與人不同的是誰呢?你有甚麼不是領受的呢?若是領受的,為何自誇,彷彿不是領受的呢?」(哥林多前書4:7)外在遺傳影響的不過是今生,並無大礙。比如個矮不宜成為職業球員,但並不影響你熱愛打球;嗓音不好不宜成為職業歌星,但也並不影響你熱愛歌唱。問題是裡面罪的遺傳,對上帝忘恩負義、對人欺騙、驕傲自私等令人致死。

上帝的獨生子主耶穌主動降卑人間成為人的樣式,用替死與復活解決了人類罪與死的遺傳。信靠祂,聖靈就會重回我們裡面,讓我們慢慢活出上帝那榮美的性情和榮耀的樣式。

(歡迎瀏覽作者網頁) 「原載《中信》月刊第656期(中國信徒佈道會)本文鏈結」。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