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如今活着不再是我

晨之馨/飛揚124 期/093018

我是我媽媽這邊第五代基督徒。外公的爺爺在1840年代,宣教士來華時,信主受洗成為我家族的第一個基督徒。由於國內環境幾十年風雲變幻,過去各種政治運動不斷,加上外公外婆的留美背景和為新中國所做巨大貢獻,我家,尤其是外公這代受了很多牽連。外公在二十世紀早期,從北京清華去美國麻省理工學院讀機械後,在GM工作。為了報效祖國,他放棄美國舒適優越條件,毅然先後兩次回國參加抗日戰爭及建設新中國。作為國家第一輛汽車設計製造總機械師,及總工程師的他,受到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的接見。

磨難中的強大信心

時隔不久,在繼續為國家盡心盡力發展汽車工業的過程中,他被打成右派,最終在文革中被打成現行反革命,關在牛棚。這期間,有一次紅衛兵為了要抓出另外一位男士批鬥,知道我外公認識他,就去叫外公揭發那個人的任何罪行,這樣外公便可走出牢獄獲得釋放。外公憑著基督徒的良心,斷然拒絕紅衛兵的「好意」,結果繼續坐監,在紅衛兵長期慘無人道的折磨中,至終被活活整死。

我的外婆1970年代,在我家鄉建立了第一個家庭教會,就是在我家裡聚會。我外婆1920年代以南京金陵女子大學全校第一名的成績,被保送美國密歇根大學念數理統計研究生。當時中國女性普遍還在裹小腳,讀書識字的女性少,讀到大學甚至研究生的更少;讀插花家政英文的女留學生有,讀像男性領域的數理統計屈指可數。她跟隨外公1949年之後,回國建設新中國。70年代來到我出生的那個小地方時,甘心過起家庭主婦的生活,就在每天去菜場買菜的時候,向不識字的菜農傳福音,領人信主,並把男女老少帶到我家聚會,讀經禱告。

文革浩劫高峰時,我家被抄家,聚會受衝擊。當時外公在服刑中,年屆七十高齡的他,一邊被迫操作重體力勞動,一邊受到精神身體雙重虐待,並且被令與家人斷絕關係,外婆和我媽媽都不得探監。那時,人們常湧向當地最大的廣場,就是每次開批鬥會,聲討像外公一類反革命份子的地方。所有人高舉大紅色的毛主席語錄,發誓要進行革命到底!外婆有一次經過廣場,看到波濤洶湧的紅色海洋,回來就跟我媽媽說:「感謝我們的神,祂在古時怎樣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過紅海,總有一天,祂也必帶領中國百姓越過這片紅海,到達應許之地。」我媽媽聽了相當震驚!在那個是非顛倒,黑白混淆,自己父親深受逼迫的年代,人都不知道明天還能否活下去,外婆卻因信仰的緣故,在黑暗的日子裡,有著如此堅定對神的信心和盼望!

外公外婆晚年因為特殊政治環境,飽受磨難。在我幼小的心靈裡,許多事情不明白。當我漸漸長大,到了學齡期,回想起外公末期,因受屈辱而面目全非,癱瘓在床的樣子,我不理解外公那樣為新中國作出巨大貢獻,又是非常善良的基督徒,為何含冤至死。我問外婆為何不把我家艱辛曲折的事記錄下來,向世人討回公道?外婆告訴我,我們不要留戀地上的事,不要留名圖利。人生短暫,我們要掛念天上永恆的事,一定要相信神是公平的。外婆的話我記了半輩子。如果沒有寶貴的基督信仰,我怎能理解好人沒好報,壞人卻亨通?又怎麼能相信這世間還有公義、公平?幸好有一位偉大的神,祂全知全能,了解一切,並掌管歷史進程,以及人的過去現在與未來。我也知道這位神,祂特別恩待和眷顧我們家。信仰的種子,在我很小的時候已懵懵懂懂地種下了。

以愛換愛的巨大影響

時間如飛,轉眼到了二十世紀末。距今23年前,即1995年的夏天,我的外婆估計自己將不久於人世,她拿出所剩不多的二百元人民幣,送給一個非我家的人做生活費。這個人去了遠方讀書,不久外婆真的去世了,再也未能見到她的面。這件事使這人信了主,這人後來成為我的先生。

我的外婆是非常敬虔的基督徒。那時,這人是我的男朋友,是個農村出生長大的窮小子,跟我認識後常來我家。與之鮮明對比的是,我家是世代基督徒,遠在二十世紀初,外公外婆都是留美的優秀人物,但外婆一點沒有看不起我先生,反而彬彬有禮對待他。而我先生對外婆的印象是,她總坐臥在床邊,拿一本大字的繁體豎排聖經看著,與人說話時常笑瞇瞇的。我先生當時是先進青年和預備黨員,第一次見到我外婆這麼和善的基督徒,他很有興趣,常常跟我外婆辯論基督教,又是哲學,又是政治、歷史、社會等等角度,來挑戰聖經的權威和基督教信仰的真實。外婆雖然年紀輕輕就赴美讀研究生,遇到我先生這樣的「頑固不化」份子,竟然辯不過他,只是輕聲細語或溫文爾雅地笑笑。但是那時我先生內心仍然很觸動,因為看見外婆的虔誠和真誠,只是嘴很硬,不願「輕易」相信基督教。

這開頭的故事發生以後,徹底改變了我先生。之後,當他在遠方聽到外婆去世的消息,電話中放聲大哭,泣不成聲。先生念完研究生又念完博士後,漂洋過海來到新加坡和美國,慢慢地去教會越來越積極,服事越來越火熱,靈命也越來越進步。只是每逢有機會與人作見證,提起那段改變了他一生的往事,他一個大男人都止不住淚流,以至聲音哽咽,說不下去……使我頗驚嘆的是:外婆是高級知識分子,幾代基督徒家庭,卻沒有用「高言大智」來跟當時信仰空白的我先生傳福音、講道理,而是在自己生命的最後歲月,用我家在文革劫難被抄盡家底,所剩不多的一點錢,給了跟她關係遙遠,連親戚都不算的我先生。這件看似最微小最平常的事,卻使我先生信了主。我不禁感謝讚美神,神用改變人生命的大能,改變了我先生,並且去改變更多的生命,以生命影響生命,以愛換愛。神的作為真是奇妙可畏!

一生的羨慕和追求

外公外婆並非專職傳道人或牧師,只是普通基督徒,卻一生敬虔愛主,持守信仰,結出佳美果實。外婆從我家開始的福音聚會一直延續到40多年後的今天,近半個世紀過去了,弟兄姐妹買了兩套公寓合併作為新聚會點,客廳是成人聚會,臥室是兒童主日學班級,是真正的家庭教會。

這些年,我爸爸作為一個普通弟兄,卻在那裡的講台長期服事,另外有我媽媽協助他。如今,我也經歷神的恩典,蒙神呼召,作了全時間的傳道人。回憶使我情不自禁邊流淚邊感恩,正如加拉太書中所言:「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加2:20a)外公外婆活著的時候早已不再是他們自己,而是基督在他們裡面活著。願他們「向己死,向神活」的屬靈榜樣傳承下去,成為我一生的羨慕和追求!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