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我今日成了何等人

姚鸿吉 《生命与信仰》第15期

多年前的一個寒冬夜晚,我與毒販相約在一家快餐店前交易毒品,等待的時刻特別難熬,眼前人群魚貫進出享用晚餐,而我卻因為害怕無法承擔毒癮發作的痛苦,寧願用身上的金錢換取毒品,說什麼也捨不得拿來吃飯,任憑自己在又冷又餓中等待。那時的我,不僅身體冷,內心更冷,感嘆自己為毒品落到如此下場,實在可悲。

從小,我生長在台灣高雄市一個罪惡滋生、龍蛇雜處的舊社區裡,因此在耳濡目染中,許多不好習慣,例如:抽煙、講臟話、喝酒、賭博、吃檳榔等等自然而然都學會了。

由於學校生活一點兒也不吸引我,在國中時,便結交一群和我一樣不愛讀書的朋友,大伙兒成天打架、鬧事,進出學校的訓導處已是司空見慣。當時,還因為好奇的緣故,在同學瞎起哄之下,一起吸食強力膠、吃迷幻藥,所幸當時並沒有上癮。

高一時,學校見我每天打打鬧鬧,便勒令我退學了。“慘了!”這下可好,被退學怎麼告訴家裡?一定被罵的狗血淋頭,干脆逃家。當時在我們同學中,就有多人在使用一種叫速賜康的毒品,我因退學之事心情煩悶,再加上朋友的慫恿,沒有嘗過個中滋味的我,拿起針筒、藥劑往自己手臂扎下去,短暫的刺激為我帶來的竟是毒海沉浮二十載。

從速賜康、安非他命到海洛因,廿個年頭,日子對我而言,盡是灰暗。沉溺在毒品裡,使我思想更消極,也讓我與人群越來越疏離。每天醉生夢死之中,金錢、吸毒、販毒、偷、搶、入獄、出獄……成了我生活的循環。在二十年的歲月中,為了吸食一口毒品,做盡一切壞事而觸犯法律,進出監獄有六趟之多。也曾多次戒毒,千方百計忍受沒有毒品的日子,最終還是無法克制自己。戒也戒不掉,戒一次又痛苦一次,我想這輩子就任憑這樣去吧!反正我的人生已經沒有盼望,說什麼我再也不會戒毒……

雖說吸毒對自己造成很大的傷害,但最可憐的其實是家人。這二十年之中,他們無法平靜度日,在別人的指指點點中與我一起承受痛苦,甚至還要忍受我毒癮發作時的無理取鬧,以及金錢上的索求無度。他們時時擔心我會不會去傷害別人或被別人傷害,或是憂心我會不會又被抓進監牢?……他們的精神上受盡折磨,真的應驗了所謂“一人吸毒,全家受害”這句話。

父親起初知道我吸毒時,對我又打又罵甚至用鐵鏈把我鎖起來,但仍鎖不住我的癮。後來我得寸進尺將毒品帶回家,在自己的房間裡施打。其實家人對我也莫可奈何,想管也管不了。父親發現不論他怎麼做都無濟於事,也只有好言相勸,語重心長地告訴我:“兒子呀!少吸一點,慢慢地戒。”其實,看到自己最親近的父親那麼的無奈、痛心,又為了我蒼老了許多,我的心也好痛……,當時的我只能在心裡默默地回答他:“你這個兒子在第一針毒品下去時,就已經死了……”兄姊對這家中最小的老五,實在也愛莫能助,“吉仔!去把毒戒了吧!讓自己有機會重新開始不好嗎?”兄姊們還是苦口婆心勸著。

“不要勸了,要我戒毒這輩子恐怕沒可能了。我就隻剩下兩條路:吸毒過量死亡,或者是被抓到獄中,關到老死。”我留著眼淚斬釘截鐵地回答。

母親總是牽挂這個小兒子,希望我有一天能浪子回頭。甚至跟我姐姐說:“若有一天我過世的話,請大姊要好好照顧小弟。”因毒品扭曲我的思想、行為,以致於我沒有辦法回應家人的愛。有一天早上急著去吸毒,當要出門的時候,母親說:“兒子,把你的衣服拿去洗一洗。”我隨聲應她一句:“我回來再洗。”等我滿足了毒癮回來時,已經是下午,我看到我家的鐵門是拉下來的,心中忽然有一種不詳的感覺;當我要開門時,鄰居跑過來跟我說:“你母親被救護車送到醫院去了。”我當時愣了一下,也沒問為什麼。因直覺告訴我,這件事一定跟我有關。進了房子呆坐在椅子上,腦袋一片空白。忽然電話聲一響,我就拿起電話問找誰?電話那一頭二姊說:母親被你害死啦!這句話就像一把劍刺進我的心。原來母親曾中過風,一手一腳使不上力。這次為了給我洗衣服,因用力過頭,又再次的腦中風,在醫院急救中。

母親住院兩個月後就過世了。在這期間我卻沒有辦法在醫院照顧我母親,因內心的自責不敢面對家人,也怕毒癮發作起來沒有辦法照顧母親,我就選擇了逃避。有一天我利用父親去吃飯的空檔,溜進醫院探望母親,跪在她的病床下眼淚直流。母親也流著眼淚(有意識卻沒辦法開口),我跟母親說:“原諒我,我沒有辦法在此照顧你。”(若我毒癮發作時,我都不知道誰照顧誰?)起身就往醫院門口走,眼中流著淚,心中滴著血,我自問自己是否還是人……

因為吸毒的我無法活出親情、感情,及人應有尊嚴,連我自己都分不清楚我是人還是畜生。然而偏偏我是個有血有肉的人,內心充滿矛盾、無奈及悲痛,我在內心裡呼天搶地地吶喊著:“我不甘心!我不願意就這樣把自己的一生毀在這一點點的白粉上!難道我活在世界上只是為了坐牢與吸毒嗎?”千句的不甘心,萬句的不願意,但我又能怎麼做?有誰能幫助我呢?就如聖經上所說“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故此我願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作……我真是苦啊!”莫非我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只有在“四根釘子釘下去”時,才能擺脫毒品嗎?

人的盡頭是神的起頭。終於我的生命出現轉機。長久以來,家人對我唯一的期盼就是戒掉惡習,也不時為我想辦法。當他們輾轉從一個信耶穌的朋友吳文雄執事那裡得知“基督教晨曦會福音戒毒”(1984年劉民和牧師夫婦從香港來台展開福音戒毒事工,1989年立案成立財團法人基督教晨曦會)之後,便與我好言商量,希望我能進去戒毒。由於自己已有太多戒毒失敗的經驗,我消極的想,好吧!或許這真的是一個機會,去看看也好,或許還可以調養好我這瘦弱不堪的身體。

在姑且一試的心態下,我於1984年進了晨曦會台東輔導村。一踏進田園式的農莊中,遠遠看到偌大的“福音戒毒”四個字,劈頭就問村中輔導員,什麼是“福音戒毒?”

“這裡幫助人戒毒完全不靠藥物,隻靠耶穌,靠著相信耶穌來幫助弟兄們離開毒品。”

“什麼呀!信耶穌?免啦!我要回去了,醫院打針吃藥、勒戒所、監獄,都沒有用,竟然靠這個有用?”

實在荒謬可笑,哪有這種戒毒法?我拿起行李轉身就要走,陪我同來的哥哥們見狀,趕緊開口勸我:“沒有關系,你安心待在這裡,我們家有三個兒子,一個信耶穌不要緊啦,而且你在這裡,我們大家也比較放心。”
我心想:“我已經糟蹋家人一、二十年了,就讓他們舒服幾個月,好吧!管你信不信耶穌,只要等我身體一養好,我就溜!”於是我妥協了。

長期處於爾虞我詐煙毒文化中的我,對於在這麼陌生的環境裡,像刺猬般自我防衛的策略,對我而言是最好的保護。我對人極度不信任,也觀察這一群口口聲聲說福音戒毒的人在作些什麼?他們心裡到底存著什麼企圖?我看見劉民和牧師及傳道同工們以耐心諄諄教導,教會的弟兄姊妹用實際行動關懷,甚至這群和我一樣曾在毒海中漂泊的弟兄們,他們因為信了耶穌之後,由內心散發出喜樂,且任勞任怨地付出,他們也曾是跟我一樣被毒品捆綁的人,為什麼他們能活出這樣美的生命?在晨曦會和監獄同樣住過的這群人,監獄裡爭執不下,但在這裡卻能先放下自己;同樣結黨,在監獄裡結黨是為了彼此對抗,但在這裡卻是屬靈同伴彼此扶持。在監獄各自生活,是管與被管的關系;在這裡是愛與被愛……真的是天壤之別,使我認識到晨曦會有別於其它團體。我忍不住問:“為什麼要對我們這一群最不可愛的人這麼好?”

他們的回答是:“因為耶穌愛我們,幫助我們,我們理當回饋。如果不是耶穌愛我們,我們也不能去愛。”

沒有長篇大論的道理,但卻使我感動不已。過去我隻知道父母、手足、男女之愛,現在我從基督徒及聖經上明白神的愛,我知道神愛世人,耶穌愛我,且為我這個充滿敗壞污穢的罪人捨己,釘在十字架。當我接受神的愛之後,進而願意接受人的關懷,也學習試著去付出愛。透過每天村中規律的讀經、禱告,慢慢軟化我剛硬的心,在潛移默化中也改變我受扭曲的價值觀。

因有一件煙毒案在法院審理中,我是交保候傳的情況下進到晨曦會的;入村四個月後,也就是官司宣判的前一晚,我從聖經當中看到耶穌醫好瞎眼、瘸腿、使死人復活等神跡後,心想,祂既然能行醫治的神跡,是不是也可以使我被判無罪?明知自己是平時不求告,但我仍心虛地姑且一試,做了第一次禱告:“主耶穌,如果你是全能的神,請你幫助我,使我無罪開赦好嗎?”第二天,當我聽到法官當眾宣判“有期徒刑四年”時,情緒竟不像以往般憤憤不平地認定自己沒有罪,反而出奇的平靜,雖然不是禱告中所預期的判決結果,但神卻使我能心平氣和地接受,雖然外面的環境沒有改變,但神卻奇妙地改變了我的心。

服刑兩年後,我順利被批准假釋出獄。過去每當一離監,我內心就飛向毒品,這次一樣有那種念頭。“不行!我不能再去吸了!”當內心掙扎的同時,我踏穩了腳步回到晨曦會。因為我知道靠著自己的意志力無法脫離毒害,只有主耶穌能除去我的心毒,賜我新的生命。

在村中這有限的空間,二、三十個人,各有各的個性及生活習慣,加上誰也不服誰的牛脾氣,也曾與人爭吵打架。但感謝主,借著這些生活中的摩擦,使我願意對付自己的拗脾氣,並放下自己與人和好。我看到自己是那麼的不足,也明白只有在神的慈愛及憐憫中,才能使自己捨去更多,且讓主的愛在我身上更加的彰顯。哥林多後書5:17說:“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我深深體會到這句話的奧妙。在神的帶領之下,不可能戒毒成功的我,戒除了纏擾二十年的毒癮。

一次我禱告時,神給我心中一個意念,使我感受一幅圖畫,就是主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祂的血一點一滴地滴下來……那個時候我才真正明白神的愛。當我吸毒、偷、搶、騙,做盡一切壞事,不孝順父母,傷盡了家人的心,販賣毒品慘害別人時,神的兒子耶穌基督卻為我被釘在十字架上,祂的寶血就這樣一滴一滴地留下來,洗盡我一切的不義,本是我作奸犯科,該死的罪人是我,應該被釘在十字架上的是我啊!但神的愛子主耶穌基督因著愛,願意為我這個在世人眼中的毒虫被釘十字架上,在兩千年前祂用捨命之愛為我預備救恩,使我有一條又新又活的路可走。我的人生不再是吸毒、坐牢,而是在基督裡有豐盛的人生。感謝主,當時我對主充滿了感恩之情,我流淚說:“主啊!我是一個罪人,求你赦免我!我願一生被主所用!”

禱告完了,才想到自己沒有什麼才能可讓主用,只有一大堆犯罪記錄。但是感謝主!我的認罪悔改得到重生的經歷成為我的資源,使我能夠了解一個被毒品捆綁朋友內心的煎熬,也能用一個理解的心去安慰他們,也使他們能夠從我身上看到神的大能、神的愛,使他們能在黑暗中看見光明。過去二十年的時間本如朽木,但神卻把它化為神奇。我聽到神對我的呼召:白白得來,白白只捨去;回頭堅固弟兄!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份,不是為現今的機會嗎?”(以斯貼記4:14) 我思想到:在晨曦會所得的恩典,不是為了拯救現今還在吸毒的朋友嗎?因此就回應神的呼召,在晨曦會門徒訓練中心接受裝備,以幫助更多的陷在毒品中不能自拔的朋友。坐在書桌前就別扭的我,乖乖地讀完了兩年的門訓。兩年後,本是作奸犯科、出入監獄六次之多的我,從強盜變為傳道;本是家庭中的頭痛人物,成為家人的光榮和驕傲。

雖已浪子回頭,但心中總有一點傷感。父親是我在監獄的時候過世,連最後一面都沒見到。母親是因洗我的衣服而腦中風過世,她住院時,我卻怕毒癮發作,沒有去照顧她。子欲孝而親不在,是人生最大遺憾。感謝主,神在我內心給我一個感動,當我去服事一個吸毒的朋友,就等於安慰一對父母親,服事越多就安慰更多的父母親。神賜給我的,是超過我所求所想的。我在服事中,都秉著一個知恩、感恩、報恩的心來回應神在我身上的恩典。

結婚這兩個字是我連想都不敢想的事。特別是對感情之事拙口笨舌,同工們都不知該怎麼幫我,甚至急的都跳腳。感謝主,因劉民和牧師夫婦透過吳維杰姊妹而認識涂淑美牧師。第一次見面時,還是老毛病難改,不知要說什麼。

據淑美自己後來說:

“第一次接受劉師母邀約和鴻吉吃飯,是抱著為教會的姊妹尋覓適當結婚人選而去的。隻見劉師母和一位禿了頭、滿臉一副憂國憂民模樣的弟兄前來。吃飯時,這位仁兄一味地埋頭苦幹,或是腼腆的坐著,半句話也不說。心想,總不能白吃他一頓飯,連一句話也不講就散會吧,便主動找話題與他寒暄,勉強問他得救的因由。沒想到原本正襟危坐的他頓然顏面放光,眼睛明亮靈活起來,開始滔滔不絕地細說從前,講到‘福音本是神的大能’時,鏗鏘有力,判若兩人。飯後,劉師母偷偷問我:你覺得我們弟兄如何?我由衷地回答她一句:有生命。因著這句話,劉師母認定事就這樣成了。她怎知我正在苦苦尋思‘哪位姊妹與他最配’呢。”當時淑美自己不願意也沒有勇氣考慮這個吸毒二十年、出入監獄六次之多的人成為自己的結婚對象。

淑美敘述後來的發展:

“事隔兩個星期,劉牧師從泰北返台,詢問進展如何?師母雖然軟硬兼施,鴻吉就是不敢主動打電話。劉牧師再出高招,邀了媒人吳維杰傳道與我們再一次一起吃飯。我仍然抱著為姊妹尋求佳偶的心態前去。誰知一坐下,聖靈感動我,使我感到:這位弟兄很有擔當。這種感動再一次出現在回途中,我驚奇地感到,原來聖靈一直同在和引導,我開始意識到這其實是關乎我個人的事。這一下非同小可,緊接著是在神面前的抗拒戰……

“五天後的清晨,當我又要據理力爭的時候,神要我看哥林多前書一章26-28節:弟兄們哪,可見你們蒙召的,按著肉體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貴的也不多,神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神也揀選了世上卑賤的,被人厭惡的,以及那無有的,為要廢掉那有的。我在神面前認罪,知道自己一直以外在條件衡量他,但仍然為我們各方面實際的差距作難。神知道我的小信,要我看使徒行傳四章13節:他們見彼得、約翰的膽量,又看出他們原是沒有學問的小民,就稀奇,認明他們是跟過耶穌的。我全然釋放,原來‘跟過耶穌’是最重要的因素,其它的全在乎神的恩賜。於是,我終於完全降服,乃向神禱告:主啊!未來的事你全掌管,若是你要我嫁給這樣的弟兄,我願順服,我深信你永不會錯!當天晚上,鴻吉就被聖靈催逼鼓起勇氣打了電話來,事果然就這樣成了。”


美國晨曦會

我們於1999年3月12日結婚。從認識到結婚只有短短五個月的時間。彼此也都禱告很清楚,這婚姻是聖靈在當中做合一的工作。雖然彼此生活背景不同,學識方面相差很大,待人處事的價值觀不同,但我們知道聖靈會做平衡的工作。婚後雖也有意見不合,或因為個人生活上一些小的細節的不同彼此爭執過,但彼此都願意放下自己,調整自己配合對方,彼此的服事。經過一段時間後,我倆都同聲開口感謝神,神所賜給我們的是超過所求所想的。

2000年小女宣曦出生。2004年劉民和牧師因看到北美華人福音戒毒的需要,差派我們夫婦來美國聖荷西成立美國晨曦會。成立過程使我們經歷到在人不能,在神沒有難成的事,我們的神是使無變有的神。2007年2月24日淑美到芝加哥關懷一位在監獄的青年人(曾在台灣我們輔導過的青少年)。從監獄回程時,因路上結冰,車子打滑、撞至護欄,淑美被主接走。頓時我失去一位最佳幫手、屬靈爭戰的勇士、賢妻,小女失去一位良母。但我深知主必以祂自己來代替。雖然在服事過程中,是有不便、辛苦、難處,鴻吉跟宣曦還是以堅定的腳步向前邁進,就像淑美的禱告:“主啊!未來的事祢全掌管……我願順服,我深信祢永不會錯!

回顧過去,我看到自己本是一無所有的人,所擁有的是過去一大堆犯罪記錄和願意跟隨主的決心,我知道今日所擁有的一切是出於神的憐憫和恩典,就像哥林多前書15:10所說:“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神的恩才成的。”

姚鴻吉 來自台灣,現為牧師,美國晨曦會主任。

============
生命季刊微信公眾號:cclifefl
生命季刊網頁:https://www.cclifefl.org/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