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驚奇牧師

吳蔓玲/信望愛網站

十九世紀前的非洲,文明落後,貧瘠荒蕪,加上歐洲人對非洲氣候和地理環境不了解,所以稱它為「黑暗大陸」。而今,儘管有不少非洲國家已經開始與世界接軌,也有些現代化的都市,但總體來說,它還是文明落後、戰亂連連,最近的伊波拉病毒更是讓各國關注。然而,它在靈性層面的黑,卻往往被人忽略。

有一回,我和我們所支持的一位非洲莫三鼻克宣教士聊天。他告訴我,在非洲經歷了類似五餅二魚的神蹟、禱告得醫治神蹟,但是人心的轉化卻需要頂長的時間。他並不計算有多少人信主,因為不少經歷上帝大能的當地原住民,舉手決志信主之後,可能因為家庭因素或孩子生病,又跑去找巫醫,但下回他們又來,經歷了上帝大能,又再次決志信主。就這樣反反覆覆,宣教士們沒有責備他們,就是愛他們,一再傳講真理,耐心等待福音的種子在他們的心田裏發芽生長。

在巫術遍地的土地,若要傳遞福音,權能交鋒是免不了的。當然,贏家絕對是我們的主耶穌。生長於莫三鼻克的「驚奇」牧師就是在這樣的環境成長。他們家巫醫傳家,不曉得有多少代。他名字叫「驚奇」,是因為出生時,頭上有一小撮白髮,在他父母眼中可是前所未見,所以為他取名「驚奇」。

當地人有病總是先去找巫醫,可想而知,巫醫和巫師是大夥兒惹不起的人物,平常行事總要敬他們三分,不然得罪他們,可要倒大霉,嚴重時連命都沒了。驚奇牧師六個月大時,曾被狗攻擊,狗爪子掏出他的右眼珠。他母親馬上用布把眼珠抓起來,塞回他的眼睛,再用布把眼睛包起來。二週後,打開,眼睛完好無事。他就是在這樣巫術的環境長大。

十五歲那年,一個聲音改變了他的生命。一天晚上睡覺時,他聽見一個聲音重複叫他:「驚奇,驚奇,起床!離開你住的村莊。」他醒了,看看自己的父母還在睡覺,心想:誰在說話呀?那聲音又重複說:「離開你的村莊,如果你不走,你會死的!」

他就起床,跑去找朋友加發爾,告訴他發生的事,並決定離開村子。加發爾說:「你去哪裏,我都跟你去。」

於是,兩個人沿著叢林裏一條窄窄小徑,往前走。叢林是他們生長的地方,有許多各式各樣的蚊蟲。他們迷了路,在叢林裏繞了二個星期才走出來,到了鄰國馬拉威(Malawi)的一個小村莊菲蘭諾亞(Villanova)。

他們一出叢林,就遇見一個男人向他們迎面走來,他自我介紹叫路卡斯(Lucas),並說:「我在這裡等著你們。來,去我的家。」

這是怎麼一回事?原來,前一夜路卡斯作了一個夢,夢裏聽見一個聲音說:「去到那棵合歡樹下。去那棵合歡樹下等。你會遇見從叢林出來的兩個男孩。帶他們回你的家。」

隔天,他就去那棵合歡樹下等,直到遇見他們。

路卡斯是一位基督徒,他把驚奇和加發爾帶到自己家,供他們吃住。隔天,向他們傳福音,把耶穌介紹給他們。他講述時,驚奇眼睛看見地獄,好害怕。(我想他從小就接觸靈界的事情,靈界對他來說,也許比物質的世界還更真實。)當下,驚奇和加發爾就信了主。

稍後,他遇見有漁夫到馬拉威賣魚,那漁夫說,在叢林的某村莊,某某人全家都死了。原來是,那村莊有人把鱷魚膽汁(很毒的)摻雜在玉米粉裏,做食物給那家人吃,把他們全毒死。他口中的那家人就是驚奇的家人。

上帝既然救了他,也必繼續照顧他前面的路。後來,驚奇在上帝的安排下認識了彩虹事工(Iris Ministry)負責人羅南和海蒂‧貝克(Rolland and Heidi Baker)夫婦,而目前驚奇‧席德荷利(Surprise Sithole)牧師是該宣教機構國際傳道人主任(the International Director of Pastors for IRIS Ministries)。

2011年,驚奇牧師受邀來北美時,據說已有使八個死人復活的禱告經歷。驚奇牧師頭一次的死人復活經驗,是發生在一個村莊,他去那裏開復興聚會。才第二天,酋長來,要求他們停止聚會。驚奇牧師詢問怎麼一回事?原來是聚會地點附近有人死了。照當地習俗,有人死,就要尊重哀家,不辦活動。

驚奇牧師請酋長帶他去喪家。到了喪家,他看到六位婦女坐在屋裏。酋長把他介紹給她們。驚奇牧師問他是否可以禱告。死者母親回答,「當然可以!請便。」於是驚奇牧師開始禱告。他一面禱告,一面左右觀看,一會兒這幾位婦女都打盹了。他心想機會難得,便走向死者,解開屍體的包裹,那是一個六歲的小女孩,她僵硬冰冷的手垂下來。他用指頭捏住女孩僵硬的手,仍繼續禱告。過了一陣子,那女孩突然捉住他的手。他嚇壞了,跳了起來。

女孩對著他說:「我好餓。」驚奇牧師看到一旁有可口可樂,就倒了一杯交給小女孩。然後,去搖醒女孩的母親。那母親醒了,看到眼前的一切,目瞪口呆。所有婦女都尖叫地跑出門。

想當然爾,那次的復興聚會一定火熱。

還有一回,驚奇牧師某夜作了一個夢。夢見有一幫子的人要埋葬某人,但夢裏似乎有印象聽到「那個人還沒死」。他跑向他們,要求看看死人。他看見那死人的臉,似乎極其快樂。在夢裏,他說:「這個人太快樂了,他沒死。」然後,他禱告,那人就死裏復活。夢就結束了。

起床後事忙,就沒再想這個夢。後來,有人對他說:「他們今天要埋葬某人。」驚奇牧師問:「在哪裡?」那人回答:「就在山裏那新農場。」於是,他們一起去到喪家。喪家正用那個人的房子門板和桌子製作棺材。死者叫Enyoni,已經死了三天。

他們要求看死人。對方答應,並把家人聚在一起。當他們解開臉部,驚奇牧師一瞧,想起前天晚上作的夢,頓時,內心充滿喜樂。他開始一面禱告,一面歡笑。

結果,死者復活,大叫一聲,同時也把肚子裏的糞便都排出來,整個屋子好臭,然而他就是高興地大笑。後來,他解釋自己睡著了,一直在與黑暗勢力爭鬥。黑暗勢力不斷把他往下拖,那地方愈來愈熱,直到有一道白光射入,黑暗勢力才離開他。於是,他從死裏復活。

真為這個人捏了把冷汗,若是上帝沒干預,他就下地獄了。

在巫術橫行之地,上帝的子民和黑暗勢力短兵交接似乎是稀鬆平常的事。驚奇牧師曾提到他的堂兄弟在某處市場傳福音,回家路上,被回教暴徒殺害了。當時,驚奇牧師身在以色列,不能及時回家。

三週後,驚奇牧師去到堂兄弟被謀殺的地方,召集人群,大力傳講福音。那天有四千人聚集,約有一半的人舉手願意把自己的生命獻給耶穌。這是驚奇牧師向魔鬼仇敵報仇的方式。

我想起耶穌說的話:「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二十八18-20),以及「你們往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聽。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信的人必有神蹟隨著他們,就是奉我的名趕鬼;說新方言;手能拿蛇;若喝了甚麼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可十六15-18)   

註:見證參考Sid Roth Interviews Surprise Sithole of Mozembique,http://www.youtube.com/watch?v=wK-S1RhvC9g;有興趣進一步知道驚奇牧師的故事,請參考他寫的《夜晚的聲音》(The Voice in the Night)。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