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猶太民族與福音機遇

基里沙博士主講/信望愛網站

我出生於”真”聖地-紐約市布碌倫區,在該區的猶太人真的比耶路撒冷、台拉維夫還要多。我祖父母及外祖父母都是從東歐移民至紐約市,因為當時在波蘭及俄羅斯的猶太人都面對許多的逼迫而不得不離開。我外祖父母是敬虔的正統猶太教信仰,而父親那邊卻不大注意宗教傳統!在我成長時,我對基督教沒有好感,因為基督教的歷史裡有許多迫害猶太人的事件。但猶太人不是對個別的基督徒抱持如此看法,而是一般印象中,基督教是逼迫猶太人的宗教。從歷史中看到,十字軍當年對猶太人的逼迫,俄羅斯及歐洲對猶太人的驅逐,許多猶太社群被趕逐,甚至被殺害,猶太人相信基督徒有份參與這些事。我們都知道有些“基督徒”只是掛名而已,但猶太人並不曉得如何去分辨真偽。納綷大屠殺,再一次讓猶太人歸罪於基督教,因為德國是以基督教信仰為主。我成長在祖母家中,那裡掛滿了許多母親家族成員的相片,都是在大屠殺中被殺害的。你可以理解我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對基督教會有怎樣的感受。

我是一個典型的紐約猶太人,如同其他猶太人一樣,當時普世猶太人的成長背景都與我十分類似。我為成人禮(Bar Mitzvah)接受教導;成人禮就是男孩13歲,女孩12歲成為成人的禮儀及慶祝,在會堂讀經,隨後有一個大型慶祝派對。我在紐約猶太人會堂中接受了七年的教導,我本可以成為一個乖巧的正統教猶太青年,可惜我並不相信這些教導,我只在表面接受這樣的教導!過了成人禮後,我就再沒去會堂。1960年代是美國動盪的年代,特別在年輕人中有許多心存叛逆,我就是其中一位。我參與許多不應當做的事情,距離一個乖巧的正統猶太青年的標準越來越遠。

我從美國的東部,就是距離香港較近的城市──三藩市移居至西岸,我逐漸成了一個嬉皮。當時的我過著自以為很開心的日子,從學院中退學了。當年我只有18歲,但有些事情發生,改變了我的一生。我有兩位要好的猶太朋友信了耶穌,我想他們一定是傻了!我嘗試勸他們離開,我一開始以為他們被人下藥了。但我跟他們辯論越多,越發現這信仰的可信性。並不是他們所說的能以說服我,而是他們生命改變感動我!

許多時候,我們信耶穌的人都認為基督信仰的核心是生命的改變,從罪得赦免之後,新生命的大能就開始發動。作為一個猶太人,有兩位好朋友的生命都完全改變,我禁不住嘩然!我渴望得著他們所經歷的,若可以無需接受耶穌就好了!因為如果是因著耶穌的話,我就要成為基督徒,我母親就會十分不開心了!因此當時我極力抗拒福音,最後他們挑戰我去讀《聖經》,但我絕不會去讀外邦人的新約《聖經》,我願意讀我們的《聖經》,是容許外邦人去讀的猶太《聖經》。其實新約《聖經》大部份都是猶太人所寫的,而整本《聖經》都記載著猶太人的故事。但當時的我並不知道。我去讀英文舊約《聖經》,我發現我能明白,而且非常喜歡讀《聖經》。我向神禱告,如果祢是真的,請向我表明,更顯明給我看,如何可以到祢那裡去!

那時我在三藩市參加一個營會工作,是在森林之中,而森林中有一個唯一電話間,我就在那裡休息並打一通電話。記得我曾祈禱,求神顯明如何能到祂那裡!當我為了打電話而進入那電話間時,我發現那裡本應有電話簿,卻放著一本《好消息》的《聖經》,當時我回想,我曾祈禱求神顯明,而神就讓我看到這本新約《聖經》。我意識到這是神的回應,因而我就“偷走”了那本新約《聖經》。一連幾晚,我讀完這本《聖經》,得到兩個結論,

第一,超乎我想像的,耶穌是猶太人!這是我從前不曉得的,在眾多耶穌圖片看來,祂一點也不像猶太人,卻更像一些歐洲人。

第二,我明白了祂是彌賽亞。我比較新約與舊約對彌賽亞的預言,正因為那本新約《聖經》裡有舊約經文的參照,若這些顯明耶穌是彌賽亞的經文我都不相信,那《聖經》就再沒有可信的了。

我就接受了主耶穌,同時我的生命也就改變,如同我朋友們一樣,我甚至不能控制這不斷的改變。(腓3:7 只是我先前以為與我有益的, 我現在因基督都當作有損的。羅7:15 因為我所做的, 我自己不明白; 我所願意的, 我並不做; 我所恨惡的, 我倒去做。) 使徒保羅憎恨從前作過的,卻作一些從前憎恨的事情。你是否有同樣的經歷呢?其後,我回到紐約跟父母分享這個好消息,但他們很不高興。最後我母親在離世前也信主了,而我父親卻沒有作出這個決定!直到今天,40多年之後,我仍然是家族中唯一信主的,有誰在你家族中也是唯一信主的呢?我喜歡來香港的理由之一,是因為在這裡我有許多主裡的同伴!我祈願神同樣使你生命改變。

耶穌是全人全神的彌賽亞,不單是給予外邦人,也不單是猶太人的,而是給予全世界的。我想先藉幾節經文,看看猶太宣教工作的《聖經》基礎,即使你對這些經文十分熟悉,就讓我們以同一步伐去看。〈約翰福音〉14:6 ,當時耶穌向一些猶太人說,那些人想知道道路,耶穌就說:「我就是道路、 真理、 生命; 若不藉著我, 沒有人能到父那裏去。」耶穌當時是回應多馬的問題,而答案非常清晰,祂本身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而沒有任何人,猶太人或外邦人,可以到父那裏去,除非藉著主耶穌。經文告知猶太人要到天父那裏去,只有唯一道路就是藉著耶穌!有些人很愛猶太人,甚至說猶太人不信耶穌也可以到上帝那裡-這是愛猶太人愛過頭了,是有偏差的愛!對於猶太人來說,耶穌仍然是那唯一的道路、真理及生命,這是《聖經》的教導。

使徒保羅在〈羅馬書〉10章1-2節說:“弟兄們, 我心裏所願的, 向上帝所求的, 是要以色列人得救。我可以證明, 他們向上帝有熱心, 但不是按著真知識。”使徒保羅本身是一位猶太拉比,他親口說他為猶太人的得救祈求,他知道猶太人向神是有熱心,但不是按著”真”知識。希臘文”真”這個字,可以翻譯為“全備、完整”的意思!希臘文”真”Epignosis是一個複合字,gnosis 是知識,而epi是完全。保羅知道猶太人向神,就是亞伯拉罕,以撒及雅各的神有認識。看《聖經》時,就知道舊約《聖經》佔較厚的部份,猶太人的《聖經》只有舊約的部份,雖然他們向神有認識,卻不是完整,必須藉耶穌基督才可以全備。

還有在〈羅馬書〉11章12節開始,可以看到猶太福音工作的重要性,不是簡單地只要猶太人信耶穌就好,而是神有一個關乎全人類的救贖計劃,是與猶太人有密切關係,猶太人的得救,不單是與猶太人有關,更是關乎全人類。11章12節:“若他們的過失為天下的富足, 他們的缺乏為外邦人的富足, 何況他們的豐滿呢?”既然我們外邦人尚且因猶太人拒絕福音而得著救恩,假若猶太人信主,我們外邦人豈不更得著富足及豐滿的祝福呢!這經文告知我們外邦人有一個光明的未來,但是與猶太人得救有緊密的關繫。保羅在〈羅馬書〉11章15節說,若他們被丟棄, 天下就得與上帝和好, 他們被收納, 豈不是死而復生嗎?這是為何外邦信徒需要關心猶太福音工作的原因。有人喜歡基督信仰的猶太根源,也有人想更深入了解舊約《聖經》,而更有人關注猶太人上天堂的事情。若你關心猶太人的救贖,就會為他們禱告,思想如何將福音傳給他們,即使在香港的猶太人只有幾千人,也會關心他們。

但神的救贖並不止於此,因為神揀選猶太人要成為外邦人的祝福,藉猶太人神向全人類彰顯啟示祂自己。神藉猶太人賜下《聖經》,藉猶太人使我們明白約及預言應許,並所有保羅在〈羅馬書〉9章提及的。神藉著猶太人,為全人類帶來猶太人的彌賽亞!正因為猶太人沒有接受彌賽亞,福音就臨到外邦人,歷世歷代有許多許多外邦人歸主。

神的救贖計劃並不止於此,我們只經歷神預備的一部份,就叫許許多多的外邦人得著救恩。耶穌要再來,祂來要復興整個世界,祂要挪去亞當夏娃的詛咒,祂要建立祂的國度,認識耶和華榮耀的知識要充滿遍地,好像水充滿洋海一般 (哈2:14) 。

猶太人在耶穌再來時有一個位置,正如祂第一次來時一樣。在〈羅馬書〉書11章25節,保羅描述到末時猶太人得救的餘數會回轉歸向基督,當那日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就是猶太人會大規模信主,而耶穌才會再臨這地。你是否盼望那天來臨?猶太福音事工是耶穌再臨的鑰匙,實在是所有人都需要關注的。這是《聖經》的基礎!

選民事工差會是由一位拉比在紐約信主後而創立的機構,選民事工差會已經成立了121年,高恩拉比就是我們事工的創辦人,那時有許多猶太新移民移居紐約市,我們延續拉比的宣教異象,那就是將福音傳給猶太人。有一件事令我喜歡中國的文化,不單是食物,而是對歷史的尊重,對長者及過去的尊重,是中國與猶太文化相近之處。深願每一位都能成為猶太福音工作忠心的代禱者,為全球的事工,在紐約,在以色列,在各地的事工代禱;猶太福音工作藉著香港分會差派的宣教士,將接觸更多猶太人,並將福音傳給他們。亦深願各位弟兄姊妹有一天加入我們的事工,成為猶太福音工作者。

你可能從未想過,神可以使用華人的弟兄姊妹嗎?答案是肯定的!

Jewish Population 2010有關全球猶太人口分佈,2010年保守估計,超過81% 猶太人居住在以色列及美國。現在仍在討論在以色列的猶太人多,或是在美國的猶太人多。同時許多猶太人在拉丁美洲,我太太來自的阿根廷,當中的猶太人口至少超過20萬,英國有30萬猶太人,法國有50萬猶太人,加拿大有40萬猶太人,德國的猶太人數字並不真實,現今有許多俄羅斯猶太人移民約30萬人在德國。今天無從知道在俄羅斯及烏克蘭有多少猶太人,真正數字可能比現有數字少一半;澳洲有10萬,南非有7萬的猶太人!

猶太人得以存活至今,確實是一個神蹟。許多國家要消滅猶太人,但他們至今仍存活,神甚至將土地賜給猶太人。今天要維持擁有這片土地是十分困難,但對猶太人來說是一個好的開始,顯明神向猶太人應許之信實。

Messianic Movement對21世紀猶太人的福音工作,我不能巨細無遺地告訴你,但這些資料都是來自許多研究和統計分析。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前,約有10萬猶太信徒,到二次世界大戰時就有30多萬的猶太信徒,相信絕大部份這些歸主者在大屠殺事件發生前仍活著。我們估計大約有25萬猶太歸主者被殺,大屠殺後剩下10萬猶太歸主者。當我在20世紀70年代信主時,只有很少猶太歸主者,無論是美國或以色列地,猶太歸主者為數極少。在大屠殺前,許多猶太人都住在東歐,350萬猶太人住在波蘭,大屠殺後猶太人口只剩2萬人。當時在波蘭有一個猶太宣教組織,而猶太社群被殺害時,有極多的猶太歸主者,猶太年青人,猶太領袖都被殺。

但神是信實的,在60及70年代,神興起耶穌運動,極多猶太人歸主。在1989及1990年 ,蘇聯解體,俄羅斯猶太人離開俄羅斯,並大規模地在不同地方信主,成千上萬有俄羅斯背景的猶太人歸主。舉一個例子,選民事工差會在1989年前,只有 1-2位俄語的宣教同工,今天卻有30位宣教同工。今天神在以色列工作,在過去25-30年,信徒的數字從2000多至1萬5千人。神作為奇妙!彌賽亞歸主運動,由70年代的嬉皮士歸主,到俄羅斯的猶太人,到以色列的猶太人歸主,神的工作朝向在〈羅馬書〉11章25-26節的方向,一直作工。我們要問,神的救贖計劃,我們要怎樣參與?讓神親自回答你!

今天面對挑戰,需要你們的祈禱!在以色列地俄羅斯背景的猶太人歸主,但在北美,歐洲抗拒福音尤為激烈,由於歷史中的猶太教及基督教之間的衝突,唯有外邦信徒愛的見證可以帶來改變!另一挑戰,不同文化的婚姻及同化問題。許多猶太母親期望兒女的配偶是猶太人,但今天在西方國家超過50% 與外邦人通婚,而小孩在當中成長對自身的猶太身份感到疑惑;另一方面這卻是一個機會,特別是當猶太人與基督徒結婚,會有猶太人因配偶而歸主,可以說耶穌是不同文化的婚姻的最好解決方法,因為祂將萬物都結連為一。還有是同化的挑戰,猶太社群越發看重當地外邦文化而非猶太文化,有時猶太人在同化後會對福音開放,但更多時被同化後,他們變得不相信有神,對信仰,聖經及屬靈的事物都失去興趣。

正統教派比世俗化猶太人更易對話?是的,因為正統教派的猶太人相信有神,並相信有《聖經》,能有較好基礎進行對話,而世俗化的猶太人對神和《聖經》都沒有興趣,但又對新事物有興趣。彌賽亞猶太歸主者的身份之認可非常重要,我們有時會說耶穌是潔淨的,許多世俗化猶太人信主後,更看重猶太文化及傳統。對我個人來說,信主後知道神對猶太人的揀選有更深的意義,在神學及教會價值觀有轉移,自由派的基督徒對猶太人是否需要信主有所懷疑,特別現今歐洲教會的神學觀點是普遍的立場。許多歐洲的教會對過去殺害許多猶太人的歷史,充滿自責。歐洲的基督徒很難向猶大人傳福音,因為這歷史,害怕向他們傳福音會使他們十分困擾。實情是猶太人對福音一定會感到困擾,我一開始時也會感到困擾,但信主後卻感到十分喜樂。

以色列猶太事工的進展令人感到興奮,約有160個彌賽亞群體,有專門為以色列人設立的《聖經》學院,有傳福音的以色列聖經公會,還有許多許多不同的事工。我不能說猶太彌賽亞信徒被普遍接納,然而我可以說在以色列地猶太彌賽亞信徒是更為人知及容忍度增加。最近一位猶太彌賽亞信徒被殺害,卻有許多以色列人甚至官員參與喪禮,這是公眾對猶太彌賽亞信徒看法的改變。以色列人關心的不是他是否一位好的猶太教徒,而是否一位好的以色列人。這位年輕人的犧牲帶來以色列地猶太彌賽亞信徒被接納!以色列的趨勢,不單教會增多,世俗化年輕一代對福音開放,以色列彌賽亞信徒改變了被邊緣化的情況,我們需要更多機會、培訓及工人。亦有許多服侍的機會,如網上事工,我們開始了以賽亞53運動,有15萬猶太人溜灠網站,是何等奇妙,藉Facebook臉書的希伯來文廣告宣傳的短片,平均看短片的時間長達5分鐘。還有向大屠殺生還者的慈惠服侍,在以色列有彌賽亞中心,我們需要更多義工、短宣隊服侍,還有在以色列地植堂!

最後,你可以更多認識猶太人的福音工作!加強你的代禱負擔,並落實參與短宣體驗。今年8月香港有一隊短宣隊到紐約布碌倫,甚至是長時間參與猶宣事奉。若你能將生命獻上,參與猶宣工作,你就是在神的救贖計劃中,參與一個特殊的部份,更有禱告見立,〈詩篇〉122 篇要我們為耶路撒冷求平安,而保羅在〈羅馬書〉11章11節說:“我且說,他們失腳是要他們跌倒嗎?斷乎不是!反倒因他們的過失,救恩便臨到外邦人,要激動他們發憤!”在座每一位都是得著救恩的外邦人,如今神要藉外邦信徒將福音帶給猶太人!

大家認識的宣教士戴德生先生,他有一位朋友在猶太人當中宣教,而戴德生先生也很愛猶太人,每年1月1日會將5磅的支票寄給他那位猶宣的朋友,而這位猶宣朋友又會將5磅的支票寄給內地會支持戴德生先生的工作。戴德生先生知道,福音是”先是猶太人”,而他這位猶宣的朋友同時也知道福音同樣是給予”外邦人”。今天我們同心携手參與服侍,願神賜福我們的伙伴及友誼的關係!

●本文乃2015年4月 21世紀的猶太福音工作 公開講座第一講
講員:基里沙博士(猶太歸主者,選民事工差會國際總幹事)

https://www.fhl.net/main/Jews/Jews13.html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