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向文字老兵邊雲波敬禮

林治平 / 宇宙光雜誌

邊雲波,享年93歲,一生顛簸流離,歷盡諸般苦難、貧窮,嘗盡妻離子散、生離死別之痛。自幼身體孱弱、咯血終身,多次瀕臨死亡邊緣。然而他卻能履險如夷,幾度在醫藥罔效、宣告即將死亡之際,神蹟似的,從死亡陰影中跨步邁出,走出另一段令人咋舌讚歎的人生。

邊雲波生於亂世,十二歲時因日軍轟炸,在煙火迷漫中四處奔逃,不幸支氣管受傷,導致肺病吐血,從此一生惡疾纏繞,不得痊癒。然而,少年時期的邊雲波雖然身體孱弱,但愛國熱情從不後人,曾因參與抗日活動,被迫離家,流亡至外地。窮困潦倒之際,曾想投身漢江,一死了之,後得內地會宣教士吳詠秋(Miss Onion)之助,接受基督救恩,竟在漢江接受洗禮。

1944年,邊雲波考入中央大學,滿懷雄心壯志,埋首從事劇本創作,期望成就一番事業。進入大學以後,熱心參與團契,全心全人被上帝的愛所充滿,生命價值觀完全更新改變,決意放下原先狹隘有限的自我,將完成一半的劇本在芭蕉樹下焚毀,並兩次拒絕前往英國愛丁堡大學修習更高學位的大好機會,心甘情願留在戰亂不安、人心惶惶的故國土壤中,向擾攘驚惶、貧窮缺乏的同胞,傳揚平安賜福的愛的信息。

在中國現代歷史上,那段時刻因為抗拒日本人侵華,許多大學搬遷到四川重慶,促成了「全國大學生基督徒聯合會」(簡稱「學聯」)的積極興起。邊雲波正逢其盛,是那個時期被上帝興起的代表人物之一。那些參加學聯、被上帝興起的年輕人,情願撇棄世俗一切,遠赴中國西北各地,進入窮鄉僻壤,成為一群前仆後繼、獻身邊疆少數民族的無名傳道者。邊雲波置身其間,耳濡目染,他那一顆敏銳多感的心,早已伴隨著晨昏不斷的禱告,與那些無名的傳道者聲息相應,奔向宣教的荒漠了。

1948年,邊雲波即將自大學畢業,經過一番劇烈的內心掙扎之後,無名傳道者的形象越來越明顯,上帝對他生命的呼召也越來越清晰可聞。那年10月30日凌晨一時三十分,邊雲波在上帝聖靈的帶領催逼之下,完成了完全不在他規劃想像中的六百多行長詩─〈獻給無名的傳道者〉,其中最膾炙人口的有如下幾行:

當黎明快要來臨的時候,
人世間便越顯得黝黑、艱難、幽暗;
但是,你卻這樣地說過:
『是自己底手
甘心放下世上的享受;
是自己底腳
甘心到苦難的道路上來奔走!』
「選中」這條不自由的道路
並非出於無奈,相反地
卻正是大膽地使用了自己底「自由」
所以,
寧肯叫淚水一行行地向內心湧流,
遙望著各各他的山頂!就是至死──
也絕不退後!

寫完這首長詩以後,邊雲波放下了他僅缺一篇論文就可完成的學位,毅然走上無名傳道者的艱辛行程,前往雲貴一帶少數民族山區傳道。就像他詩中所寫的一樣:

你出發了!
用微笑
告別了書桌上你愛戀過的書物;
用微笑
告別了日記裡你愛戀過的夢想;
…………
用自己底自由
選擇了艱苦的戰場!
你出發了!
當你把貧窮的行裝背上了肩膀,
卻想到了還該去看看年老的爹娘!
你原打算同樣地
用勇敢的微笑去告別他們,
但還未曾笑出的時候,
熱淚,卻早已漱漱地流到臉上……。
…………
你,出發了!
冷酷地離開了家人和田舍,
把熱愛撒向了黑暗而死蔭的角落!
為了使醜惡的世上開出幾支潔淨的花,
你不惜把自己粉碎成一粒粒的種子,
向腐臭的土地上散佈,傳播!
叫他們死透了,完全地死透,
埋沒了,更多地埋沒。
弟兄,你出發了!
…………
和你一天比一天接近的
是苦難,
是顛連,
是破弊的農村中
一張一張的貧血的飢餓的臉;
但你溫暖的家室,
甜蜜的夢想,
可愛的書桌和田園,
卻一天比一天地遙遠,
一天比一天地遙遠……

許多讀過這首長詩的人,都不能相信詩中所描述的種種情節,竟然出自一位年僅二十三歲的年輕人。與我年齡相仿這一輩的人,大概是在1958年讀大學時讀到這首詩的,立刻傳頌一時,人人都會背上幾句。在那個海峽兩岸完全封閉的年代,想像中,總認為這首長詩的作者一定是一位歷經人世風霜雨雪的老人家。讀這首長詩,使我們對那一代人認定目標、堅持信仰、不惜放下一切、全心跟隨上帝、實踐生命理想的激情抱負,極其羨慕嚮往。有許多人更是因為讀了這首詩,也決定走上宣道者的道路。直到今日,五十多年的光陰如飛而逝,那批當年讀詩受感而獻身的年輕人,如今雖已白髮蒼蒼,年老體衰,但仍有好多人依然持守在傳道者的崗位上,不稍退卻。由此可見,這首長詩影響之深遠。

截至筆者寫這篇短文時,邊雲波已是八十九歲高齡的人了。後來我們才逐漸知道,邊雲波不僅在二十三歲時用深沉的禱告、靈思泉湧的筆墨,寫下這首長詩,他更以其後六十六年漫長的生命歲月,以血以淚,繼續寫下一篇又一篇無名傳道者的詩章。

記得初次讀到〈獻給無名的傳道者〉時,大家好奇地相互追問:「邊雲波是誰?他人在哪兒?活著?或是死了?」沒有人能回答,更沒有人能給予一個標準答案。後來,隨著兩岸關係逐漸解凍,我們才一點一點知道邊雲波的故事。原來寫完這首長詩以後,他就撿拾起他僅有的行囊,徒步走進雲南的山間偏鄉,置身貧困鄉野,成為一個傳遞愛的福音使者。

1951年中國土改如火如荼展開,1952年他被《雲南日報》頭條點名批判,不得已離開雲南。到北京後,邊雲波成為王明道的助手,1955年王明道被捕,邊雲波也旋即以反革命分子罪名入獄、交付勞改。值得感恩的是,在勞改前與他交往的白耀軒女士,毅然決定與他結婚,並且不畏險阻,前往勞改場探視。直到1987年,這頂壓在邊雲波頭頂上的大帽子,才得以摘除、獲得平反。

平反後的邊雲波,在天津落腳,仍然不改其志,除埋首寫稿外,暗地也應邀至各地分享見證。他在天津簡陋的居所,也成為海內外人士渴切希望拜謁訪問的地點。我就是在那個時候的一天晚上,又興奮又如夢幻似的,第一次見到邊雲波。1996年,邊雲波在美國底特律中華聖經教會邀約聘請下,以特約講員的身分,移居底特律,依然維持其一貫謙抑簡樸的生活方式,除應邀至各地主領營會講座外,平日深居簡出,埋頭寫作,編寫增訂聖經辭典。直到此時,邊雲波其人其詩才在眾人心中成為一體。他生命中經歷過的四十多年苦難,從他不疾不徐但卻鏗鏘有力、直叩人心的講辭中,一字字像落地的種子一樣,終於在聽眾的心中,長成林蔭一片。

2001年,情義相許、終身陪伴他的妻子白耀軒突然去世,驟失良伴,情何以堪,邊雲波在痛不欲生、哀傷哭泣之際,深感去日無多,幾乎毫無節制地答應各方邀約,撐著年邁衰殘的身體,在世界各地宣教奔馳。終於在2003年8月11日,因連續操勞奔走,在澳洲阿德萊德舊疾復發,吐血不已,緊急送醫。其後兩個月,邊雲波一直在生死之間拔河,最少有三次醫生宣布醫藥罔效,生命僅餘數小時。然而奇妙的是,他卻在醫生斷定必死的情況下,在眾人的禱告聲中活了過來。幾經波折,他竟然在保險公司安排下,搭乘醫療專機於10月14日平安飛回底特律醫院持續治療,到12月15日終於出院回家休養。

邊雲波這次生病住院,可以看到底特律中華聖經教會及阿德萊德教會的愛心投入、奔走呼籲,不留餘力。他們通過網路,不厭其煩地將病床前的情況,巨細靡遺地即時通告,喚起了全球各地基督徒的代禱。也因為他這一次大病不死的整個歷程,充分見證基督徒無私的愛及上帝醫治的大能,結果帶來了底特律及阿德萊德教會極大的復興,也使分散在各地的教會及基督徒守著電腦,隨著邊雲波的病情變化,經歷見證了上帝醫治的大能與榮耀。

大難不死的邊雲波,在回家休養期間,病體依然虛弱,他卻勉強提起筆來,利用下午或晚上,躺在床上撰稿,寫下了另一首長詩〈最後的旅程〉。談到這首詩,他說:「這畢竟是一個幾乎離去而又返回之人的心聲。」在這首詩中,他如此回憶:

那些年
那緊箍著斗室的鐵欄
沒有勒斷弟兄們心中的平安
那泡爛了雙腳的水田
沒有埋葬弟兄們起初的心願
那吐著血仍要去搬運的磚瓦
磨破了雙手
卻像是手捧著恩典
那天天要和牠拚搏的泥土
抹黑了全身
卻像是身披著光環

在這首詩的最後,當年高齡七十九歲、病體纏身的邊雲波,依然豪氣干雲地吹響著出征的號角,請聽他的宣告:

幾十年來
腳步匆匆
歲月匆匆
我這個小兵
已經成了老兵
雖然是老兵
卻仍舊是小兵
仍舊是排尾的戰士
仍舊是你們的弟兄
我們要
把福音傳回耶路撒冷
要跑盡這最後的路程

〈最後的旅程〉一詩發表後,邊雲波又踏上在世界各地奔波忙碌的宣教旅程。2007年,記念馬禮遜入華宣教兩百年的歷史圖片展在韓國宣教大會展出,邊雲波也遠道前來參加,那是我第二次見到邊雲波,得以親聆他動人的生命見證及宣教異象,令人感動震撼。今年八月,宇宙光文字寫作營在北加州舉行,邊雲波特別排除萬難前來分享。在營會的程序中,我們特別在邊雲波離開營會趕往南加州以後,安排了一場「向文字老兵邊雲波,敬禮!」的節目,所有參與的營友都禁不住感動落淚,成為這次營會中令人難忘的一頁。

向文字老兵邊雲波,敬禮!在《宇宙光》邁入創刊四十二年的此刻,我們期望有更多文字工場上的新兵、小兵、老兵,像邊雲波一樣地站出來,有一天我們也能向他們敬禮!(全文完)

*** 邊雲波弟兄於2018年2月14日在中國寧波主懷安息,享年93歲。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