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一個走出憂鬱的故事

張文亮教授

梅克西亞(Ynes Mexia, 1870-1938)是20世紀最著名的探險家之一,她為美國哈佛大學「格雷植物標本館」(Gray Herbarium)收集15萬種植物標本,發現超過50種的新物種,在科學史上被稱為近代收集最多標本的生物學家。在這顯赫成就的背後,是她靠著上帝走出多年的憂鬱。

梅克西亞是墨西哥人,父親來自富有的家族,曾經擔任墨西哥駐美國的大使。這位外交官非常風流,有許多的情人,以及難以釐清數目的孩子。梅克西亞是惟一合法名下的孩子。她在三歲時,母親與父親離異。母親帶著她到墨西哥與美國邊界的農村,為人採收水果,過非常貧窮的生活。

1885年,她到馬里蘭(Maryland)中學讀書,中學畢業後,又回鄉打工。她個性害羞,不太與人交往。母親過世後,她更是孤單,她後來寫道:「我是一個沒有價值的人,深處的不安,也無法改變現狀。」

1895年,父親病逝,將所有財產留給她。一夕之間,她擁有墨西哥最大的牧牛場,與一家業務蒸蒸日上的銀行,但是也有許多不認識的兄弟姊妹,在法院控告她,她必須不斷上法庭。許多上流社會的男士追求她,隔年,她嫁給一個西班亞裔的商人。這人從她取走盡量能取的金錢,便離開她,她四處尋找離家的丈夫。找到他時,他已染了一身的疾病,她盡力照顧,丈夫仍然病故。

四年後,梅克西亞再婚,又是一場不幸的婚姻。這男人經常打她,逼得她離家躲在外面。她期待愛,期待有個正常的家,雖受暴力,仍然期待復合。多次的家暴,她終於看清這男人要的不是她,而是強索她的錢。1908年,她下定決心,遠離這男人,逃到美國加州的舊金山。

獨居的日子,她避開與外界接觸。過去的傷害,成為難纏的陰影,經常性暴食與厭食交替,使她深陷沮喪。她由暴食症引發精神官能症,被送到精神療養院,強制治療。為不值得愛的男人,她繼續陷在軟弱的泥沼中,是嚴重的二度傷害。

在此,她認識了院長布朗醫生(Philip King Brown, 1869-1940)。布朗是史丹福大學附屬醫院的醫生,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醫學院的教授,近代精神醫學的先驅。他提出精神憂鬱患者,經常是受到外界的扭曲、刺激與傷害,變成過度「自我中心」,以致終日轉繞在自己的心思意念裡,走不出來。一點的灰塵,誤以為是難以承受的大山。

布朗醫生對憂鬱症的治療:第一、走入大自然,看看花草、聽聽鳥鳴,以大自然舒緩情緒;第二、讓病人學手工藝,一定要有事可做,避免終日自我纏繞;第三、鼓勵病人與人通信,學習與人分享;第四、期待病人以耶穌為人生的中心,得到永恆的拯救。

不久,梅克西亞寫道:「過去的遭遇與生活的陰影,如野狗日日追隨,我努力奔跑的腳步,不過是進入更深的虛空。但是有一股說不出的能力,從我的心中升起,如同陽光照亮一切的死蔭幽谷。」又寫道:「當我用上帝的眼光看我的世界,我知道我將不再白占地土、虛度人生。我仍有許多可以學習的地方,尤其在花草植物中,我找到上帝讓我存活的目的,活著有新的意義。」她失去丈夫的愛,卻遇到耶穌基督的愛,使她重新振作。

1920年,她申請進入加州大學柏克萊大學唸書。1925年,她沒有畢業,已迫不及待地回到墨西哥採集植物標本,她大概是最晚起步的植物探險家。後來她一直向南行,墨西哥、瓜地馬拉、哥倫比亞,一直到巴西。她還划獨木舟,深入亞馬遜河,成為第一個女性,划過彭戈‧德麻塞里奇(Pongo de Manseriche)險灘,進入亞馬遜河在安地斯山脈(Andree Mountain)的發源地──多麗湖(Lauri Lake)。她寫道:「我在未知的小徑,重拾對生命的喜愛;我似乎孤單,卻是獨立;生命裡的發現,是發現生命的可貴。

她研究各處的原住民對於毒魚藤的使用,採集未知的棕櫚科植物、金雞納樹、與調查草本植物保護土壤減少流失的功效。她發現一種新的含羞草(Mimosa mexiae),後來就是以她的姓命名。她到的原住民區域,即使有的原住民對於外人抱著存疑、或敵意,卻皆熱情的接觸、協助她。

她走出憂鬱後,生命反而有一種特色,擅於與受壓迫、欺壓的人溝通。

她經過許多高山叢林,上帝保守她十分的平安,祇有喜樂,憂鬱不再。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