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當公主的水晶世界破碎

王秋婉/《舉目》82期和官網2017.05.24

我從小就是基督徒。我的家族人丁興旺,姑姑和叔叔在教會服事,爸爸常常接待來講道的牧者。在很多人的眼中,我家是少有的幸福之家。

跪在地上痛哭

上大學後,我除了學習,就是去教會,生命慢慢成長。

畢業後,我感到對家鄉的教會有負擔,毅然回到了家鄉。我想,我可以一邊工作,一邊服事啊!然而,就在我憧憬著未來、滿懷期待的時候,家庭矛盾猶如銳器,劃破了我公主般的水晶世界。哥哥和嫂子爭吵得越來越激烈,嫂子執意要離婚。一個原本幸福的家庭,被哥哥和嫂子的爭吵擊碎了。

嫂子喋喋不休的埋怨,爸爸滿臉的愁容(甚至以死來威脅哥哥)……每個人都向我傾訴。我就像垃圾桶,任他們傾倒內心的抱怨。

爸爸要求我盡力使全家和好。可是一個單純嚮往愛情的女孩,要怎樣才能承擔家庭破碎的重擔?我開始在上帝的面前哭泣,祈求上帝幫助我。一天早晨靈修,一節經文深深刺痛我的心:“以色列家啊,你們轉回,轉回吧!離開惡道,何必死亡呢?”(《結》33:11)

跪在地上痛哭。我好無助!我將這經句抄下來貼在書桌旁,期待哥哥、嫂子以及爸爸,能夠回到上帝的腳前。

父女如陌生人

爸爸時常絕望地出走。打不通爸爸的電話時,我就哭著祈求上帝,保守爸爸平安。我想,是不是我愛家人勝過了愛上帝,我的家人才遭受魔鬼的攻擊?

姑姑每天來我家禱告,要我好好讀聖經,要我去教會服事。一天晚上,姑姑從教會回來,要我勸勸馬上高考的表弟,放棄報考大學,去讀神學。我不假思索地反問:“為什麼不讓我讀神學?”沒想到這樣一句話,使我走上了艱難的讀神學之路。

爸爸因為家裡的事情,已經憔悴不堪。我知道他期待我能夠好好工作,留在他的身邊。可惜我的選擇,傷透了他的心。我不敢和爸爸談我讀神學的事情,每一次都是姑姑去勸爸爸。那一個月,我不敢看爸爸的眼睛,不敢和爸爸說一句話。父女倆如陌生人一樣,沉默是我們唯一的對話。

媽媽哭著勸我,為自己的未來好好想想。我則堅定地認為,只要我將自己完全奉獻,上帝必會保守、看顧我的家人。如果我成為了傳道人,上帝必會讓我的家庭成為榮耀的見證。

我哭著離開了家,去參加一個培訓學校,準備考神學院。因為只有週末才能夠用手機,所以每次拿到手機,看著一個個未接來電,我都特別害怕,害怕有不好的消息,害怕失去我的家。

每次給爸爸打電話,爸爸那顫抖的聲音,讓我的心都碎了。爸爸祈求我給哥哥、嫂子打電話,勸他們好好生活。爸爸一次一次地告訴我:“婉兒,爸爸不想活了!你哥哥傷透我的心了!你要好好考慮自己的未來。”

我無助地跪在學校的衛生間痛哭。我不知道如何勸爸爸,不知道如何面對破碎的家。我在絕望中祈求上帝,只要能夠保守我家人的平安,我願意完全將自己奉獻。

每一次禱告完,心裡都特別平安。我是不是太沒心沒肺了,只要聽不到爭吵就以為一切平安?於是我給一個牧師打電話,是他將我送到培訓班,如父親般照顧我、鼓勵我。他笑著回答:“傻丫頭!如果不是上帝安慰你,就你現在的情況,怎麼可能安心讀書呢?”是啊,如果不是上帝安慰我、看顧我、帶領我,我哪裡能夠安心讀書呢?

哥哥出了車禍

在被神學院錄取後,我在一家基督徒書店幫忙。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和家裡通電話。媽媽向我傾訴她的擔心,爸爸向我傾倒他的絕望,嫂子向我埋怨。那時的我,每次接到電話都害怕,害怕爸爸出現意外,害怕哥哥因酗酒再出車禍。

我找不到任何人傾訴,也不敢向任何人傾訴。最痛苦的時候,我就一邊寫禱文一邊哭泣,整夜整夜地失眠。我一直問上帝,袮存在嗎?如果袮存在,為什麼讓一個願意捨棄一切跟隨袮的人面對這麼多的痛苦?我苦苦哀求上帝:我將來會成為傳道人。如果我的家庭不幸福、美滿,我怎麼站在講臺上宣講袮的話語?怎麼為袮作見證、怎麼榮耀袮的名?

上帝似乎沒有傾聽我的禱告。春節期間,我回家的第一天晚上,哥哥出了車禍。表哥和我爸爸開車接我趕往車禍地點。我在車裡,通過微弱的燈光,看著低垂著頭的爸爸。這半年來,他瘦了。他不說話,卻發出絕望的哀歎。

車禍現場有很多人。車子完全翻了過來,一半在路上,一半懸在溝渠之上。遠遠地看到蹲在一旁的大哥,我的心才落下。沒想到,爸爸瘋了似的,對著哥哥撕心裂肺地大喊:“為什麼你不死在車裡?你死了,我不會掉一滴眼淚!”

表哥將爸爸往車裡拉,爸爸不進去。我上前大吼:“你必須回家!”幾個人合力,才勉強將爸爸塞進車裡。只是到了家,爸爸還是掉頭走了。望著爸爸的背影,我好無助。上帝啊,袮在哪裡?

事情接二連三地出現。我不知道眼睛哭紅了多少次,膝蓋跪得變成了青黑色。我心裡一直鼓勵自己:這是上帝給我的考驗,看我是不是真心跟隨祂,看我是不是愛家人勝過了愛祂。然而晚上依然失眠。幾個月的時間,禱文寫了將近10萬字。

也許是上帝眷顧我,實在不忍在開學的季節,讓我哭著入學。家裡的關係開始緩和。爸爸也慢慢地恢復過來。嫂子在無休止的痛苦中,認識了上帝。

沒有爭吵,沒有哭泣,沒有埋怨,沒有噩耗,一切似乎回到了從前。

我還畏懼什麼?

當我以為一切都歸於平靜,為重獲新生的家庭而喜樂的時候,爸爸用顫抖的聲音告訴我,哥哥又出了問題。

聽著父親的描述,我想,一個父親到底多愛自己的兒子,甚至不惜用自己的生命,來挽回兒子的心?我轉念問上帝:“袮愛我嗎?我也是你的兒女。你為什麼讓我再次面對家庭的破碎?”

聽著爸爸失聲痛哭,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我不知道怎麼安慰他。我不知道上帝要怎樣才肯甘休!我哭著回到宿舍,我埋怨上帝:為什麼不拯救我的家庭?為什麼不看顧我的家人?為什麼任魔鬼吞噬我的家庭?

在極度的痛苦中,我挨到春節。我特別害怕回家。我知道我在逃避,逃避破碎的家庭,逃避絕望的爸爸、眼含淚水的媽媽、心痛的嫂子。

整理作業時,看到加爾文在《基督教要義》中寫道:“沒有任何事物會在主最恰當的護理之外。”我恍然大悟,是啊,一切事物都在上帝的合理護理之中,我又擔心什麼呢?上帝不是一直都在嗎?

“耶和華啊,袮已經鑒察我,認識我。我坐下,我起來,袮都曉得;袮從遠處知道我的意念。我行路,我躺臥,袮都細察;袮也深知我一切所行的。耶和華啊,我舌頭上的話,袮沒有一句不知道的。袮在我前後環繞我,按手在我身上。這樣的知識奇妙,是我不能測的,至高,是我不能及的”(《詩》139:1-6 )。是啊,上帝一直都在,祂知道發生在我家裡的一切事情,知道我的心思意念!我還畏懼什麼?

仔細思量這兩年來發生的一切,大哥幾經車禍,現在依然健康。爸爸幾次絕望地寫好遺書,想要自殺,現在不僅活著,身上的病竟意外消失了。大嫂遭受了苦痛的折磨之後,受洗歸入了教會。

也是在痛苦中,我無數次地向上帝哭泣、埋怨、呼求。結果是,我的心更加貼近上帝。我深切懂得了,什麼才是有福的一生,那就是認識上帝!“認識袮——獨一的真上帝,並且認識袮所差來的耶穌基督,這就是永生。”(《約》17:3)

回想這兩年的血淚歷程,我突然明白了:如果不是上帝的恩典,我的家庭大概早已完全破碎了!

也許痛苦會繼續,也許意外會發生,也許還會有哭泣……可是我已經不再害怕,不再擔心,因為我知道上帝一直都在,祂一直關注我的家人。上帝知道我所要的,知道我所求的。無論未來發生什麼,我都會在上帝的裡面,默然接受。

作者現居南京。

http://behold.oc.org/?p=33068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