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在醫療生涯中遇見神

文/李知昂 供圖/李應芳,黃富源

在醫療生涯中遇見神

父子醫者心

黃富源、黃瑽寧的真實告白

真實的醫療,人力有時而窮

「那是三十年前吧,我替一個孩子做腎臟切片,出血了,就是流血不止、尿血,我真的不知道如何處理。我盡了所有的能力,用了所有已知的醫療方法,也請同伴、請老師、請專家來會診,沒有一個人有辦法。

我最難過的,就是孩子的父親並不暴力相向,他是柔性的訴求,每當我出現一定說,『醫生,我的孩子還在尿血。』當時一整個禮拜,我幾乎都沒辦法睡覺,壓力大到要崩潰。有一天下午,我就想說上帝祢是無所不在、無所不能的,現在我面臨這麼大的痛苦,請祢幫幫我。

禱告完後我去查房,碰到我的部屬,是一位住院醫師,他說,『黃主任,病人的尿血止了!』曾經我禱告沒有應驗,常常跟太太抱怨,禱告有用嗎?有時候家屬知道我是基督徒,會請我為他小孩禱告,可是我禱告上帝聽不聽,是沒有辦法知道的。但那個血尿病人的例子,卻是我印象最深刻的,當我走過去,住院醫師跟我說尿血止了!我真的心裡面感激得要命。」

黃富源/前衛生署副署長、臺灣兒科醫學會理事長/亞洲傑出兒科醫師獎、臺灣兒童醫療終身貢獻獎得主/馬偕紀念醫院兒科資深主治醫師

最大的神蹟,就是你我正在呼吸

「我覺得神看待我們的身體,最大的神蹟,就是你我正在呼吸。我們的身體每天都受到損傷,說是撒旦的攻擊也好,說是人類的罪也對,比方我們會吸到不好的空氣,吃到黑心的食品,都是人類自己造成的。但上帝的神蹟就在於,祂當初幫我們設計的身體,也是隨時隨地進行各種修復!這是神蹟!人的智慧與人的手,設計不出一個機器,具備像人體如此奇妙的性能。

某些基督徒,以為超自然的醫治才是神蹟。但家父和我都有同樣的觀念,上帝每天都賜給我們恩典,不是遇到超自然痊癒時才有恩典。一個超自然痊癒的見證要成立,我覺得除非你非常確定,你在一個醫療資源缺乏的地方,或遇到醫療無法解決的狀況,藉著禱告得到了醫治。

現代醫學本身,更是一個神蹟。上帝賜給人類智慧,透過很多信靠神、尊榮上帝的科學家與醫生,發明治療疾病的方法,你會說這是偶然嗎?還是上帝的賜福呢?如果今天一個藥物,可以幫助你的孩子、或是你自己保全性命,過一個更榮耀上帝的生活,你為甚麼要逃避它?為甚麼認為不吃藥,只靠禱告痊癒,才是神的賜福?其實我覺得,整個醫療體系、每一件事情都是上帝的恩典。」

黃瑽寧/2014博客來十大華文暢銷作家/ 第五屆華文部落格大獎推薦優格得主/馬偕兒童醫院小兒感染科主治醫師

名醫也要禱告,因為醫療方法有時而盡;

名牧也要就醫,因為醫療體系就是神蹟!

讀了黃富源、黃瑽寧這對父子名醫,前兩段真實的告白,您是否也跟記者一樣,深受震撼?


臺灣神國秘書長李應芳(左)、黃富源醫師(中)、採訪記者李知昂弟兄合影(右)

從醫師口中聽到一句好話,真難!

黃瑽寧醫師曾經寫下一則故事,有個孩子病況嚴重,主治醫師說他百分之九十九會死,神經科醫師甚至悲觀地表示,應該是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然而,黃瑽寧卻親眼見證黃富源醫師,在關鍵時刻扮演了安慰者的角色,對家長說:「雖然目前查不出病因,但小朋友復原能力很強。我碰過好多看似沒救的病人,突然間就好了起來。哪怕只有一點點生存機率,我們還是要把握住,說不定真的就不藥而癒了。所以,請不要灰心,我們一起來為他禱告,好嗎?」

這是黃富源對兒子最動人的一次「身教」。一個月後,這個病重的孩子痊癒了,雖然帶有一點後遺症,但卻平安出院了。真的,在醫院裡,甚麼奇蹟都可能出現,只要你保有那一線希望。

對黃瑽寧而言,這個例子鼓勵了他,在陳述事實的時候,同時給病人安慰與希望。但當我們訪問黃富源醫師,他卻沒有以這個例子,苛責其他的醫師,對於醫師「不敢跟病人說好話」、「把病情講嚴重一點」,其實他非常可以同理、了解他們的心情。

「為甚麼現在臺灣醫師的態度,跟以前史懷哲、謝緯醫師很不一樣呢?是醫療環境使然。如果他不把病情講得很壞,反而給病人一點希望,後來萬一病情轉壞,可能病人就告他了。現在醫師被告的機會,大概是沒有健保以前的五倍到十倍,他敢講安慰的話、講鼓勵的話嗎?所以你要考慮醫師的困難。

我會安慰病人,是因為上帝給我憐憫心,有很長一段時間,同情心是滿滿的。可是後面這幾年,我看到我的同輩被告、看到我的同事被申訴,我真的有點難過。所以我就常常去問牧師,怎樣扮演一個好的基督徒醫生?有一句話就出現在腦海裡,你要靈巧像蛇,馴良像鴿子,這句話讓我很安慰、很受用。」

醫病關係的緊張,不只影響醫師,也會反過來影響病人!病人在爭取自身權益,及尊重醫師專業之間,如何取得平衡?醫療機構如何給醫師足夠的支持與保護,讓他們能夠安心地進行醫療?都是值得我們深思的。

信仰告白!科學家如何看待神蹟?

基督信仰,成為黃富源醫師熱心醫療,傳承醫術與醫德的最大動力。然而他也談到,其實師母傳福音比他熱心多了;甚至,他自己曾經對信仰懷疑。從不信到相信,身為一位科學家,他是如何走過這段天路歷程?

「我很喜歡讀聖經,也很喜歡聽講道、讀屬靈的書籍。但是對於聖經中的神蹟,我以前是很理性的,就是『我不相信』。」

可是年紀越來越大,我現在不會說我不相信,我會多看、多讀。像最近讀到一本書,是日本東京大學校長矢內原忠雄寫的,用自然現象解釋耶穌如何站在船上,向岸上的幾千人講道。我作為一名科學家,讀了很高興。但是他後面也寫了一句話,很多奇蹟是現在沒有辦法用科學解釋的。

所以我採取的態度,就是相信有神蹟,但是我沒有辦法解釋,也不強加解釋。就像我親眼在病人身上看到的奇蹟,一個病人的手真的不能動,我們用科學方法已經證明他是骨髓炎;兩個月後,他竟然告訴我,手會動了!我根本不敢相信。我能解釋嗎?就算動員醫師群也解釋不了。

所以我相信神蹟。而且更進一步,我相信我們活著就是神蹟,心臟跳動就是神蹟。只是我們習慣了,以為理所當然,反而不去感恩,其實這都是神的恩典。當然,相對於神蹟,我更喜歡讀耶穌說的話,就是他的教訓。」

一個醫師救了一百人,沒有傳承,就只幫助了一百人。若是傳承給一百個後輩,每人救一百人,那就幫了一萬人!黃富源醫師不只自己行醫,活出信仰的見證,更將他的學識與經驗,投資在每一個教過的學生身上,造福了千千萬萬兒童的健康。而他最好的學生之一,就是在禱告後決定克紹箕裘,進入馬偕小兒科的兒子黃瑽寧。

萬事互相效力,叫人得著益處

我記得大概在瑽寧兩歲以前,常常一感冒就咳嗽,很久都好不了,而且一直發出咻咻咻的聲音。我當時腦中只想到一種病叫做「急性支氣管炎」,這是我年輕時在醫學院所學到的,從來沒有想到我的孩子是氣喘。直到有一天我自己去翻書,才警覺到原來他就是氣喘,因為他的母親曾經罹患「過敏性鼻炎」,所以這種遺傳體質存在於孩子身上。

從那時候起,我就開始研究嬰幼兒的氣喘,學習怎麼去治療,大大小小的演講都聽,各種有關氣喘的書我都努力地看。到了現在,雖然我是感染科的醫生,可是來我門診的病人裡面,大約有一半是氣喘的病人,就是以長期慢性咳嗽來表現的氣喘。以聖經的話來說,可謂「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我沒有想到,家人的病反而讓我變成這方面的專家,擅長去診斷這類病人,治療這方面的疾病,使得病患的咳嗽好轉。我也很感謝上帝給我這個恩典,透過家人的疾病與苦難,讓我去學習,得到幫助別人的恩賜。--黃富源醫師


黃瑽寧醫師(左)、李應芳秘書長(右)與現場提問的媽媽(中)合影。

成為一位醫師,就是愛的傳遞

我很幸運,能成為一位醫生,投入一份直接幫助人的行業。我從父親身上學到:醫師的職責之一,就是傳遞上帝的愛。父親一生堅持醫者信念,始終如一,至今成為令人尊敬的長者,那才是人生最大的禮物。我希望等到我七十歲之後,也是這樣。--黃瑽寧醫師

信仰告白!從內心虛無到體會神愛

在高中青澀的年代,我曾想尋找生命的目的,想知道我存在的意義是甚麼?雖然當時我也去教會,但大部分時候只是想交朋友,對生命我還是沒有答案,也沒有真正的信仰。

後來進了大學,我決定參加基督徒團契,看看他們忙些甚麼。有一次團契去晨曦會幫忙,辦一場吸毒者與家屬的見面會,我印象很深刻的是上臺前一起禱告的經歷。

那一次禱告給我很大的體悟。當天那些在臺下的人,不管是怎麼樣的人,特別是吸毒的朋友們,可能比我迷失得更嚴重,他們所犯的錯誤是千夫所指,他們生命的狀況,是這樣處在社會的邊緣,甚至可能爹不疼、娘不愛,沒有人愛他們。可是即便是這樣,上帝都還感動了晨曦會這麼一群人,包括我們那天一點小小的貢獻,為他們演出一場晚會。

上帝讓這麼多人去愛這些人,去照顧他們,看著他們的掙扎,有些人可能戒了毒,又染毒,再一次悔改……即使這樣,晨曦會還是很有耐心地陪伴這群人。上帝這樣的一份愛,似乎點醒了我,何謂生命的意義。我們不再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自己的名聲、自己的完美主義來過活,而應該去感受,上帝一開始創造這個世界的目的,就是愛。如果上帝能藉由這份愛去愛那些吸毒的人,沒有理由不能藉這份愛來愛我。當然,上帝也希望我以這份從天而來的愛,去愛更多的人。

某種程度上,我覺得上帝解答了我在高中階段的問題。高中的時候,我會覺得未來是一個『沒完沒了』的人生,考上建中以後,要考醫學院,要選進好的科,尋求好的婚姻,接下來又擔心孩子功課好不好……這樣無限追尋下去,意義在哪裡?人死了棺材一蓋,所謂精彩的人生,不是都沒有了嗎?這不是很瞎嗎?或如某些理論所說的,生命簡直是一場鬧劇。

然而,那一天在晨曦會的經驗,卻讓我知道,上帝的愛讓生命有了新的一層意義:我們蒙上帝所愛,再將這份愛分享出去。而聖經上說信主的人有永生,所以這份愛是可以帶到天上的,這樣人活著就有意義了。想了一大圈,就在大一的下學期,我決定受洗歸入主的名下。」--黃瑽寧醫師


黃瑽寧醫師(左)與記者李知昂。

無心插柳,踏進媒體世界

黃瑽寧走進媒體圈其實是無心插柳。他提到,當初有個電視節目還在草創,製作人是基督徒,做了幾集沒甚麼感覺,好像沒帶給社會正面的內容。後來製作人在回家的路上,從收音機聽到黃瑽寧的分享,就把他找來,聊了以後發現這些內容是他們所要的,便邀請他上節目。於是莫名其妙,黃瑽寧的半隻腳就踏入電視圈了,他自己真的從未想過,只能說是上帝的安排。

這份愛帶得走,黃瑽寧的信仰也看得見。神使用他在醫界與媒體圈,不只是關懷人、幫助人,也是一個活的見證。2016年9月起,在「好消息」頻道,原本三十分鐘的「愛+好醫生」節目,延長為一個小時。對黃瑽寧來說,這是更理想的安排。以往限於節目長度,許多精彩的專家解說都必須縮減,現在有充裕的時間,可以將每一種疾病完整地講清楚,對觀眾更有幫助。

藉著與團隊同心服事,黃瑽寧似乎漸漸地找到人生的答案—藉著服事每一位病人,並把寶貴的經驗透過媒體傳播,讓醫療衛教與服事連結。或許,未來神也會呼召更多像黃瑽寧這樣的醫師,藉由媒體服事他人。愛的傳遞,正在進行中。

記者小檔案

李知昂,IC之音‧竹科廣播品質與創意總監。他自詡為「有笑有淚的廣播人」,在廣播劇裡扮過老生,演過奸臣,為聽眾帶來歡笑;也曾在關懷老人、偏鄉孩童的節目裡紅了眼眶……。與團隊合得三次金鐘獎,兩次與客家有關,甚至成了個客家女婿。他熱愛科幻小說,渴望以文字與廣播傳遞神所喜悅的價值觀。

本文節錄自〈醫者父子心〉上/下,神國資源為基督協會出版的神國雜誌第46期

想閱讀〈父子醫者心〉上的全文請點這裡

想閱讀〈父子醫者心〉下的全文請點這裡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