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上帝手中的棋子

吳蔓玲2017.02.27

加拿大和美國是兄弟之邦。舉個例:美國不但是加拿大產品的主要輸出國,並且在北約(NATO)共同防禦條例下,加拿大不發展軍隊,讓美國老大哥成為防衛加拿大的主力。

兄弟鬩牆

兩國之間不免也有兄弟鬩牆的情況。像前任總統歐巴馬指責加拿大生產的石油是“髒油”(dirty oil),儘管通過環評,硬是不准加拿大造油管到美國,成為最近兩年加拿大經濟衰退的原因之一。

諷刺的是,歐巴馬任內是歷任美國總統在國內開採油田最多的總統。此外,加拿大連該繳的NATO防衛年費向來沒達底線,這種事大家心知肚明,平日不會挑出來談的。但川普當選後,我一些加拿大朋友開始擔心,在加拿大政府仍年年背債的情況下,川普會要我們繳齊年費。

然而,有時小弟也要嗆聲一下,以突顯自己的存在。例如前些日子,川普突然簽署移民政策,在美國國內掀起多方抗爭、討伐的聲浪,而加拿大總理杜魯多立即在自己的社交網頁,貼上一張他與一位難民女孩合拍的老照片,表達歡迎難民的立場,加拿大的媒體也跟著興風作浪,火上添油,一起鞭撻川普的移民政策。

暗壓新聞

然而,所有叫囂在一夕之間幾乎消了音,原因是1月底加拿大魁北克市發生了一起清真寺槍殺血案(註1),儘管杜魯多和媒體發聲譴責,但加拿大國內穆斯林問題也是不爭的事實。

很難想像在這號稱民主的國家,政府和有心媒體會暗壓一些新聞細節。就拿這間清真寺的攻擊案來說吧,新聞媒體並沒有解釋,為什麼魁北克市幾家清真寺中,就這間清真寺被當作攻擊的目標,且去年就有人在他們的門口放血淋淋的豬頭?

媒體隻字不提這間清真寺和穆斯林兄弟會恐怖組織,有緊密的關係,且捐款給IRFAN組織。而IRFAN組織已被加拿大政府定位為恐怖實體,因其資助哈瑪斯恐怖組織。

新聞媒體播報Abdallah Assafiri穆斯林長老說自己那天因為兒子用車的原因,臨時取消去該清真寺禱告,撿回一命。但媒體沒告訴大眾,Assafiri長老早就被指認有資助哈瑪斯恐怖組織的證據,並且是名列加拿大穆斯林兄弟組織的領袖,而穆斯林兄弟組織支持全世界許多恐怖組織,則是眾所週知的(註2)。然而,加拿大主流媒體隻字不提。

再舉一例:上週加拿大艾明頓市水上樂園,有6個女孩被一名男子性侵。結果,媒體想大事化小,播報時沒指出該男子是敘利亞難民,後來雖有人揭發,整件新聞仍被壓了下來(註3、註4),不想顯出難民造成的社會問題。

反恐提案

就在這種同情穆斯林的氛圍下,加拿大議會本週開始審議M103反恐伊斯蘭提案。(已推至4月再審,註5)這個議案放著已有一段時間。基本上,加拿大憲法保障人民信仰和信念的生命安全和言論自由,自然也包括信仰伊斯蘭的穆斯林百姓。

但是,若加拿大議會採取聯合國對“恐伊斯蘭”(Islamophobia)的定義,就會把穆斯林(人民)和伊斯蘭教一起看待。這樣一來,若通過這個提案,加拿大人民就會失去批評伊斯蘭教、《可蘭經》等的自由。

目前在媒體造勢的氛圍下,公眾輿論普遍同情清真寺血案的受害者,會不會又在“略去真相”(post truth)的風潮下,通過這個提案呢?面對這驟發的景況, 忍不住聯想到,多年前加拿大通過同性戀法案,而後有教師因不同意同性戀的看法,和有糕餅店因個人信仰拒絕為同性戀婚禮做蛋糕,而被告或下獄等案件。

我心裡怎能不急?我絕對不贊成用暴力攻擊任何一間清真寺,也贊成在合理檢驗身分下接納難民。然而,我們必須全面性地思考議題。

思忖著穆斯林移民北美的風潮。想起前幾年穆斯林團體向我居住的市政府申請劃地,要成立穆斯林社區,當時教會竭力禱告,最後他們的申請被駁回了。穆斯林移民北美後,多數相當保守,並沒有真正融入整個社會。人到外地安身立命,喜歡與同族在一起,固然在所難免,然而穆斯林儘管人在西方,仍然是頂封閉的。

以我女兒的好友安娜為例,她是在加拿大土生土長的巴基斯坦移民之後,大四的學生,平日不上清真寺,但她到現在仍堅持“911事件”是conspiracy theories(陰謀論)。(註6)這是不少穆斯林的看法,但從自小受西方教育的穆斯林口中說出,真叫人吃驚。

但是話說回來,前些日子在一個報紙專欄上,讀到一篇從歷史角度主張,不該分割以色列首都耶路撒冷的文章。這樣的主張目前在加拿大媒體是極不討好的,更引人注目的是,那篇文章的作者是一位穆斯林。看到有穆斯林(儘管是少數)因著西方文化的洗禮,勇於面對真相,還是可喜。

這兩天,我思忖著要怎樣為M103反恐穆斯林提案禱告。在同情穆斯林的社會氛圍下,感覺並不是那麼前途光明。

上帝掌權

思索中突然想起前些日子的一件事,就是在川普就任前,歐巴馬授意美國和約70個國家代表在法國召開“和平”會議,想要大動作地處理以巴問題,甚至分割耶路撒冷。

當時我和朋友一起為這個問題禱告。其中有人憂心焚焚,大力求主讓氣候變壞,使得各國代表無法出席。而我呢?對著朋友這樣的禱告,我在一旁就是禱告:“主啊,若是袮看為好,就如此行吧!”

這幾年,在為國家禱告(尤其是以巴或穆斯林難民議題)一事上,我學習到一個禱告的功課,就是除非有主清楚的指示,我學習要按捺住想“告訴”上帝該怎麼做的衝動,就是把事情陳明在主的面前,求主掌權。

還記得,那一天和朋友們憂心焚焚地為法國和平會議禱告完,有句經文浮現心裡:“那坐在天上的必發笑;主必嗤笑他們。”(詩2:4)我並不了解事情會有怎樣的發展,只是內心似乎有份篤定,知道主已掌權。自此每當我想到那個和平會議,那句經文就隱隱浮現,心裡似乎升起一份盼望,想看主如何行事。我曉得全世界一定有許多基督徒也同為此事禱告。

好不容易等到會議結束,事情才見分曉。原來,上帝並沒有給壞天氣來阻止他們的意圖,但以巴雙方代表都沒出席,在這樣沒有主角出席的情況下,與會的人一鼻子灰,會議不了了之。(註7)

想到主在此事的作為,不禁啞然失笑。 我不再為加拿大反恐伊斯蘭提案擔心,也不再為媒體掩蓋事實或暗壓新聞心懷不平。我的心平靜下來,明白儘管世界局勢紛擾,新聞報導也不見得給予全面公平的報導,但惟有上帝通曉一切,並且統管萬有。世上的君王和臣宰不過是上帝手中的棋子。

當我們盡心按聖經教導,為萬民和在上掌權的禱告(參《提前》2:1-2),主必垂聽與回應。

註:

  1. http://news.nationalpost.com/news/canada/shooting-at-centre-culturel-islamique-de-quebec
  2. http://tsecnetwork.ca/2017/02/04/journal-de-quebec-story-of-2016-suggests-quebec-mosque-targeted-because-it-was-muslim-brotherhood/
  3. http://globalnews.ca/news/3235690/man-charged-after-multiple-sexual-assaults-at-west-edmonton-mall-waterpark/
  4. http://www.cbc.ca/news/canada/edmonton/syrian-refugee-west-edmonton-mall-sexual-assault-reaction-racism-1.3973831
  5. http://www.cbc.ca/news/politics/m103-islamophobia-khalid-motion-1.3972194
  6. 有關911陰謀論,只要“古狗”一下,就有各方說法,甚至也有就這主題出書。
  7. http://www.timesofisrael.com/liveblog-january-15-2017/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7.02.27

作者現居加拿大。

《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