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感恩—在重重苦難的氛圍中

鄭期英

這一陣子心情格外沉重,周遭好幾位癌末的朋友—一位大學同班的老友,在與腦癌奮戰近3年後,生命已漸漸接近尾聲;一位前教會的女傳道,兩位師母,醫生都表明無化療藥可用,已進入安寧療法;團契一位姐妹,歷經4年多化療的折騰,盡管癌細胞已轉移,仍不放棄,尋求嘗試新藥;教會中詩班的指揮,淋巴癌復發,化療導致身體十分虛弱……

近日,更有一位90後的小同工,女朋友疑似患了免疫系統失調的毛病,他們辛辛苦苦為明年結婚積攢的一點點錢,全用來看醫生了。面對未來的不確定性,他們的信心面臨極大的考驗。

除了身邊的友人同工,放眼世界,中東戰事所帶來的難民潮,一批批冒著生死奔向歐洲;ISIS的恐襲(俄國客機爆炸,巴黎槍殺等等),瞬間奪走數百條生命,更使得全世界無處是安寧之地。

在重重的苦難氛圍中,上帝啊!我怎麼還能感恩呢?袮的命令,“要常常喜樂;不住的禱告;凡事謝恩;因為這是上帝在基督耶穌裡向你們所定的旨意”,實在太難了!

昨晚參加完團契禱告會,開車回家的路上,收音機中講員的信息,正好講到我心中最近常思考的問題。他說:面對癌末的親友,如果他們已經得救,早日與主同在榮耀中,不是比遭受各種治療之苦,對他們更好嗎?

當我想到這些朋友都已重生得救,都已有了永生的把握,我就為他們感恩;我也知道,上帝施行醫治,不單單只是肉體,即或他們進入榮耀中,那才是真正完全的醫治。

至於恐襲,基督徒和回教徒之間的世仇關係,源遠流長。然而,近年來普世教會開始注重穆斯林宣教;上帝也藉著難民潮,把許多穆斯林朋友帶到西方,讓他們在較自由的空間,有機會接觸福音;更奇妙的是,因著ISIS的暴行,也讓一些穆斯林朋友,重新思考伊斯蘭教義和他們所信仰的上帝,已有人因而歸信基督的報導……,這些也是我要向上帝感恩的。

祂是使人夜間歌唱的上帝”(參《約伯記》35:10)。因此,感恩,在重重苦難的氛圍中。

本文原刊登於《舉目》官網編者心專欄 閱讀更多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