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金飯碗的工作

星學/飛揚106期

做工或從業,是人今世維持生計的方式,辛苦賣力賺錢,說白了是為了弄碗飯吃,養活自己和一家老小的性命。假如人類能像樹木一樣,僅靠葉綠素的光合作用就可以維持生命,就無需使力幹活了,那該有多麼好呀!我小的時候天真幼稚的腦袋瓜子裡常常發此幽思奇問。

鐵飯碗

在長大成人之後,我踏入職場生涯的第一份工作,是「藍領」的,當倉庫搬運夫。這在「工人階級領導一切」的文革中,屬於大鍋飯中的「鐵飯碗」。這種月息只有21元人民幣、每天累得要命的勞力活兒,是沾了當時「多子女中的老大可以留在城市父母的身邊」政策的光,而僥倖得來的。在滾滾「上山下鄉」的洪流中,這不知道饞煞了多少中學畢業的知識青年。由於我在家中排行的幸運,卻致使了兩弟弟次年高、初中同時畢業後,不得不下了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我為此常常內疚,自己佔了這個名額而讓弟弟受苦了,但好似父母都是先顧眼前的,朝令夕改誰也不知道明天將咋樣。我自己特別的知足珍惜這份工,賣苦力之時常常思甜為樂。

銀飯碗

我的第二份工作,換成了「白領」的,藉著改革開放的東風,我考上了大學,畢業以後留校任教,成了附屬醫院的郎中,屬於「銀飯碗」,吃「皇糧」。這個月薪55塊、絞盡腦汁的勞心的工作,更讓我愛惜備至,發誓要補回十年動亂所耽誤的青春,也不甘心淨等著論資排輩升遷,所以發奮圖強,成績突出,的確掙來了些名譽稱號,也終破格提拔晉升為教授。但卻招來了上上下下的一片妒忌和打壓,難以施展業務拳腳,最後只有下決心出國一走了之。

洋飯碗

我的第三份工作,是到了歐美醫院裡的聘任制。我曾先後遊歷了德、英、美、加等國,當客座研究員、博士後等,屬於捧上了「洋飯碗」,吃「合同餐」。這一巨變對於在國內慣了終身制的人來說,不啻很大的風險,但也只能鋌而走險了。此類年進項數萬美金、費盡心機的腦力勞動,倒是讓我淋漓發揮了專長,無人嫉恨掣肘了。簡單的人際關係讓人舒心,成果也令金髮碧眼們刮目相看。然而脫離了那種「旱澇保收」的體制,不可能「磨洋工」﹐始終得保持高速多產,才能較好地立足藩邦,自是另類的謀生不易。

瓷飯碗

我的第四份工作,變了性質,成了「自僱」的。在移民了加拿大,於起初供職的醫院項目基金告罄後,我沒有像以往那樣,在行內專找相關雷同的其它空缺,而是毅然決然地「下海」。在異域試著重操臨床診療舊業,運用中國傳統醫學手段治病救人,藉以養家糊口。這屬於端上了「瓷飯碗」,開吃「百家飯」。這種收入不穩定、自負盈虧的個體戶小生意,更具冒險性,可謂朝不保夕,那「小業主」僅僅是一種美稱了。徹底沒了朝九晚五的公幹性質,而是依據需求全天候地私家開業,好一桶難淘的金呦!卻是在上帝的眷顧下,一路走過來了,不至於缺乏。

信仰改變工作觀

信了基督以後,我對工作一事逐漸有了全然不同的認知;終極認識,工作竟是服事上帝!

先是意外發現了人類需幹活的原因。原來是造物主最初交予受造者的任務:叫亞當看守管理伊甸園及全地。其時由於溫室世界,人弗用耕種,也無需穿衣,用不著男耕女織,勞動強度應是極輕微的。惟在始祖犯了罪遭咒詛被逐出園子,大地就不再為人效力了,從此汗流滿面方得糊口直到歸土。是人需要工作方能生存,而非工作需要人去做。人不幹活就沒飯吃沒衣穿。

其次揭開了我孩提時無數次臆想的謎底:上帝之所以不把人造成樹林那樣靠光合原理維生,乃因為是照著祂自己的形像特造的,為要在世上映射返照出祂的榮光。只可惜在魔鬼的引誘下原罪發生,使得人類不再悠然自得而活,反要出大力、受苦楚,方能果腹存活,這就佔住了人生中的大部分時間,如此或可減少一些做惡吧。

心存感恩

此外悟出了,所有不同的雇傭工種,皆是神藉著各業主提供人在世存活的形式。有份不錯的工作,應當感恩上帝,而不是「戴德」老闆;就像享受佳肴時該謝廚師而非鍋瓢碟盤。也不能自滿,強手如林的世界,憑啥花落你家?這豈不都是神的恩賜。我遂反省,以前在泛亞歐美洲的職場切換中,自己曾暗地不自量過:跨國屢屢找工竟都免除面試,落地皆有人接待安排,工資緊跟著支付而來,蠻有實力,也夠幸運。如今如夢初醒,明白此乃上主的特別恩典;祂打那時起就在關注我、要揀選我了,並一步步保守直到今天。小小的我,在茫茫世界芸芸眾生中,算得啥呢?有何能耐敢作此不慚之想,實在無地自容。

敬業樂群

「工」海沉浮了四十載,縱橫捭闔,曾歷經徒工、醫生、科學家、自由職業者等角色的變換,嘗過了各種截然不同性質的工作滋味。最終開了靈竅曉得:基督徒的世俗勞作居然也是事奉上帝,等同於在教會裡的服事!由於在俗世勞動中,沒了宗教儀式禮數的掩飾,能赤裸坦陳出信仰內功的真實,呈現得道的造化真相,不啻為檢驗信徒虛實的晴雨錶、區別真偽教徒的試金石。故而,神的兒女不可輕忽職場上的一顰一動,把掙錢養生的行當提升到事奉主的高度來認識,處處敬業,以榮神益人,這也是比言傳更為有效的身教佈道。

受僱的,當曉得「工頭」實際上是上帝,而非老闆或地主;一切扛活都是為神而做的,就不會偷奸摸滑、投機取巧,畢竟主都看得清清楚楚。如此就不去計算乖僻監工的蠻橫欺下之惡,並且會默默勤力做工,從神那裡得回報。僱主們,當明悉「頭上三尺有神明」,自己不過是個「管家」,要為上主當好這個管家,而不是工賊。如此就能善待雇員,因同有一位在天上並不偏待人的主((弗6:9),妥善經營,遵紀守法,公平競爭,造福社會。

神所賜的金飯碗

總之,各種飯碗的「質地」並不重要,而重在勞力去「捧」的那過程,和在其中是否見證了神、受到了經練((傳3:10)、被鍛製成合主旨意的器皿。上帝賞賜給我們的皆是「金飯碗」,我等不能捧著這碗去「要飯」。就牢牢記住經上說的,「使我也不貧窮,也不富足,賜給我需用的飲食」(箴30:8);「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太4:4)。這樣就不至貪心,也易知足,幹起活來不再辛苦抱怨,而是身心靈的一種愉快享受,最終利己、益人並榮神!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