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從腦到心--世界上最長的距離

李俊東

我的信主過程是個漫長的旅程,因為從知道耶穌到受洗我用了整整15年時間。自1995年開始,我一直固定到約翰尼斯堡一位來自台灣的呂太太那裡理髮。記得她第一次跟我說上帝給了我們生命的一切,每天能呼吸到新鮮的空氣,看到美麗的花草,都要存著一顆感恩的心感謝和讚美上帝。這引發了我很大興趣,還托她幫我買了兩本聖經,要跟太太一起開始學習。

可是舊約實在太枯燥了!那些人名又不好記,沒多久就失去興趣。之後每次去呂太太那裡理髮,她還是跟我講福音,我就翻雜誌看報紙,客套地應答著,漸漸她便沒再講這個話題了。但是這顆福音的種子一直埋在我心底,我還是很嚮往也很認同基督教。

一直到2006年,也就是十年後,有位基督徒朋友告訴我,上帝就是我們在天上的父親——所以叫天父;既然祂是我們的父親,我們有任何難題或煩惱都可以跟祂說,祂的肩膀會幫我們扛著,我們就不用再憂慮了。我當時覺得很有道理,又開始更多去了解基督教。我比較容易憂慮,以前經常難以入睡,我曾經跟太太說,人若有睡眠的開關就好了,該睡覺時一按開關就睡著。後來我看了一些有關基督教的書籍,也開始禱告,結果真的很奇妙!困惑了我20多年難入睡的問題解決了,有時候主禱文還沒背完就睡著。原來世界上真有這麼一個開關,被我找到了!

我開始讀聖經,明白了聖經有三大主題:愛、信心和盼望。我接受了耶穌做我的救主,把自己當作了基督徒。2008年還特地去告訴呂太太,我信耶穌了,她很高興。回國時我們帶孩子一起去教會,也常常告訴朋友們:聖經是我們人生的說明書,生活上的一切問題都可以在裡面找到答案。還把福音傳給了我的家人和朋友,到今天已有20多人信主。

我在南非時沒有去過教會,也沒有接受洗禮。其實在2010年之前我的信仰還是停留在大腦。一直到2010年7月一個星期天,在下班開車回家的路上,我被搶匪以車擋路,搶奪我的車和現金。搶匪因過度緊張而開不動我的車,要我上車載他們趕上同伴的車。坐在後座的持槍搶匪不小心擦槍走火,一顆子彈從我左臂進去出來,再射穿我的左大腿。手臂離心臟大概七八厘米,大腿的傷口離膝蓋只有兩三厘米,稍有偏差我即使不喪命也會殘廢,非常危險!結果到了醫院急診檢查後,一位做了18年的槍傷專科醫師跟我說,“Mr. Li, you must have angels on your shoulders!”她說我的肩膀上一定有天使,子彈射穿手臂,再進大腿出來,卻沒有傷到心臟、血管和神經。作了18年醫師的她,見過的槍傷不計其數,還從沒見過這種情形,太不可思議了!她說只需要當作燒傷醫治,因為彈頭的溫度很高,把我的肌肉燒傷,可能裡面都成了紅燒肉了。當天晚上複查時,她又跟我講了同樣的話“You must have angels onyour shoulders!”。15年來我第一次淚流滿面地向上帝禱告,我感謝上帝的愛,感謝耶穌為我做的一切!我說我好渴望星期天能去教會,不能去是因為那時候星期天生意最忙,人手又不夠。當我第一次去教會聽到讚美詩時,眼淚不停地流,我敞開了心扉,聖靈觸動了我的心!這時我才成為真正的基督徒,足足經過15年,才從我的大腦到達我的心,這恐怕是世界上最長的一段距離了!但感謝主,是15年,而不是50年!

有些朋友可能會問:為甚麼壞事情還會發生在基督徒身上,就像當時我兒子在國內很不理解地發電郵問我,上帝為甚麼會讓我出事?我跟他說,上帝不阻止壞人做壞事,但是只要我們信靠祂,祂一定能讓壞事變為好事!就如羅馬書八章28節說:「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上帝的人得益處」。

這也是我想跟大家分享的第二點:信主前後的區別。這是我在約翰尼斯堡的第二次槍傷,在南非我應該是唯一一個中了兩次槍還活著,而且還這麼熱愛南非的中國人!因為在這裡我認識了主耶穌,見證了上帝!1997年我第一次被搶,子彈傷了骨頭,當時自己很鎮定,沒有絲毫懼怕。太太見我躺在醫院裡都快受不了,我還不許她哭,很剛硬的性格!可是回家後,整整一個月每個晚上我都睡不著覺,閉上眼睛就聽見霹靂啪啦的槍聲,只有白天能睡幾個小時。一直到弟弟從國內回來後,多了一個人在身邊才慢慢恢復正常。信主前雖然外表勇敢堅強,潛意識裡卻有一種無法控制的驚恐。然而,2010年這次意外,當晚就感受到聖靈的同在,每天晚上都睡得很安穩,沒有一點驚嚇!上帝不但救了我的性命,還讓我變得更剛強!這種內心的剛強讓我克服了很多以往無法面對的各種挑戰,不再是受到一點打擊就耿耿於懷,氣急敗壞,甚至暴跳如雷,因為以前內心太脆弱了,經不起打擊,信主讓我變得剛強。同時,我明白了生命是掌握在上帝手中,不是那些小人能夠摧毀的;上帝若不允許,子彈就打不死我。同時我明白了人生的目的,其實我們每個人來到世上都負有一個共同的使命,那就是榮耀主,彰顯衪的大愛;不是要掙多少錢,做多大的事業,而是要看我們能否榮耀主才有意義!

2013年11月,我跟太太和女兒在約翰尼斯堡的一所白人教會一起受洗。我倒不像有些朋友那樣,覺得自己還沒有資格受洗,而是誤以為心裡接受了耶穌就可以,洗禮只是個儀式,有沒有受洗也沒多大關係。到後來我才領悟,上帝的愛勝過人世父愛,衪為我們做了一切,洗禮是在人前表示決意相信跟隨,怎麼可以不做呢?受洗後,我們都有了很多新的領悟,信心也不斷增長。

感謝上帝,23年前的今天把太太賜給我,她一直跟我風雨同舟,也一同認識主,一起渴慕天父的話!今天,我也藉此機會鼓勵還沒受洗的弟兄姊妹,不需要任何理由,主耶穌對我們的愛就值得我們接受洗禮,而不是因為我們要有多完美才能得到上帝的愛。在我們還沒認識祂以前,祂就先愛我們了;也不是因為我們做了甚麼或付出了多少,我們的罪才能夠得到赦免,而是因為耶穌已經為我們做了一切,我們要做的就是信靠祂,遵循祂的話。

受洗後,我又經歷了兩次警察的攔檢。住約翰尼斯堡的華人最怕兩種人:搶匪和警察,遇見他們準沒好事。一次是載著員工和家人,趕著參加在約翰尼斯堡舉行的佈道會,眼看快趕不上在城市另一端的聚會了,還遇上紅燈。當綠燈一亮我就踩油門驅車前行,前方警察示意停車,員工說:「糟了!警察。」他一面看著我的駕照,一面問我是否基督徒。原來他看到我駕駛座旁的聖經,我說:「是的,我們趕著去聚會。」他還了我駕照,打發我快去。

在南非的華人經常被搶劫或殺害,因而在約翰尼斯堡就有警民合作中心來協助華人。有一次我在華人聚居的社區與當地警察局長開會,討論如何防範警察索賄和防備歹徒搶劫。會後我開車回家,轉入一條較黑的巷道時,後面跟來一輛車以閃燈暗示我停車。我不理會仍繼續行駛,後面的車就開了警車上的閃燈並鳴聲。我當時沒留意,竟停在一個無人經過的暗道上,警車停在後面。好一會兒,一男一女走上前來,我也開車門迎上去,他們問我從哪裡來?我指著仍別在左胸襯衫上的警民協會副會長徽章說,我剛開完會要回家。他們說要臨檢,看了證件後就搜身,發現我身上有現金,就跟我要錢。我說剛和他們的局長開完會,特別還提到不可以給警察錢。他們說:「局長坐在辦公室,不懂得我們的辛苦。」我再說我認識他們的廳長,我會跟他提到此事。他們說:「廳長,他的辦公室更好,他不知道我們的辛苦。」我又說:「我還是不給你們錢,因為我的上帝不喜歡我這樣做,祂也不喜歡你們這樣做。」他們兩人竟然以手遮臉羞於見人般走了。我們在國內一聽局長、廳長,馬上就會見風轉舵,沒想到在南非,局長、廳長不管用,我的上帝使索賄像家常便飯的警察羞愧而去,讓我經歷到上帝的保守,真是奇妙!

2014年7月我們搬到開普敦居住,在開普敦靈糧堂聚會,週間我們被安排在同一區的仁愛小家聚會,週日到教會敬拜上帝,開始過真正的教會生活。感謝主的恩典!祈求主來打開我們所有人的心扉,觸動我們的心,不要讓我們的信仰只停留在頭腦上,而是要讓聖靈充滿我們的心!讓我們更好活出基督的樣式來榮耀上帝!阿們。

 轉載自中信月刊二零一五年9月號.總第641期.第54卷.第9期

 http://www.ccmhk.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9585&Pid=17&...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