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上帝通過癌症來使用我

徐敬謙/基督時報/2015年04月22日

【特寫】“覓非播舍之家” 創辦人新瑋姊妹劇痛中的見証

上帝通過癌症來使用我

聖經舊約中有一個名字“米非波設”,在這樣一個軟弱和瘸腿之人身上顯出大衛王的仁慈與信實;中國基督徒中也有一個廣為流傳的名字“覓非播舍之家”,由一對樸實無華的跨國基督徒夫婦——美國人斯蒂夫•施羅德和他的中國妻子新瑋姊妹創辦的一家專門服務殘疾棄嬰的機構。

它起源來自於新瑋姊妹的內心的感動與呼召。2001年7月,新瑋第一次來到河北的一家孤兒院,也是她第一次看到竟然有那麼多因各種殘疾遭到遺棄的孤兒。從那天起,一個信念在新瑋的心裡扎下了根。後來,她遇到和她有相同信仰和異象的斯蒂並在2003年結婚之後,這對夫婦就開始創立了覓非播舍之家,收養來自於全國各地的孩子,這些孩子全部患有各種疾病,如:腦癱、自閉症、唐氏綜合症、脊膜膨出和先天性心臟病等。

覓非播舍之家根據每個孩子的需要為他們提供醫療、養護、康復及特殊教育等方面的服務,而最重要的是新瑋和斯蒂夫希望把愛和希望給予這些世人遺忘的靈魂,“覓非播舍的意思,就是尋覓那些沒人要的、看似沒有價值的孩子,給他們一個家,為他們播撒一片希望。”

在這些孩子的眼中,新瑋夫婦就仿彿父母與天使一般;在許多基督徒的眼中,他們又是活出上帝“愛人如己”的信徒和使者。

然而,人生並非只有坦途,基督徒也會遭遇苦難。2013年11月份,新瑋被診斷出得了乳腺癌,她與癌症作戰了兩年多,如今已經是乳腺癌晚期,癌細胞擴撒到了雙肺。前一段時間新瑋從醫生那裡得知,自己的生命已經進入了倒計時,還有不到6個月的時間了。常常身體處於劇痛之中,但反而這樣的境況中,新瑋希望分享內心的信仰世界。

在生命的末尾,新瑋心中是一種怎樣的世界?在難以理解的苦難面前,信仰對她又意味著什麼?

2015年4月11日,在北京一場個人分享見証會上,這位實無華的基督徒姊妹再次以她樸實無華的分享感染眾多在場的弟兄姐妹潸然淚下,讓他們看到信仰無關乎順境和逆境

 “你相信有天堂嗎?你相信天堂比這個世界更好嗎?如果你相信這些,並且相信耶穌已經為你我預備了天家,那麼我們為什麼還會怕死?如果你真的相信這些,就會改變你看待問題的方法和角度。”罹患乳腺癌晚期的新瑋姊妹如此說到。

她說,不少關注和關心她的弟兄姐妹聽說了她患上癌症甚至將不久於人世的消息實在無法理解,有姊妹告訴她說“你這樣的人都得了絕症,我不要信仰了吧。”但新瑋卻從這件事上看到了上帝的愛,甚至在得知自己患癌的時候有一種興奮的感覺,因為她覺得自己更能體會到耶穌的痛,在肉體上更可以了解耶穌曾經為我們所承擔過的。

如果神要帶我走,我就不想在床上等。”她說,之所以站在這裡分享,是因為在一周前她在禱告中得到了感動,想要把大家聚集起來,跟弟兄姐妹分享她和丈夫斯蒂夫的人生經歷,尤其是她患癌後所經歷的上帝的恩典,以造就大家。

我知道神是在用這樣的方法讓我停下來

神對新瑋的帶領很奇妙,2001年5月份新瑋接受耶穌,7月份就去福利院探訪孩子,開始了孤兒院的工作。期間,因為和斯蒂夫結婚而在美國居住了四年。2007年,她和斯蒂夫帶著孩子一起回到中國繼續從事服務殘疾兒童的工作。

“12年的時間,我覺得自己一直在做服侍神的工作。但是癌症給我的第一個祝福就是把我已經建立起來的固有的東西完全打碎了。保羅說,我們做的工有的是金銀寶石,也有的是草木禾秸,而建造的根基就是基督。我一直以來以為自己做的工是用金銀在建造,但是癌症讓我停下來思考一些事情,我才發現我所做的事情是草木禾秸。”

2013年是新瑋和斯蒂夫壓力最大的一年,也是他們最累的一年。在那段時間裡,新瑋有很多的疲勞、怨恨和苦毒。甚至有時候,她一邊走一邊哭。“我跟神說,你如果任我這樣的走下去,我就會得精神病的或者是得癌症。我甚至跟神說,神啊,你接我走吧。因為我太累了。”說到此處,淚水從她的眼中奪眶而出。

稍微撫平一下情緒,她繼續分享說, “之所以累,不是因為神把難擔的擔子加給我,而是因為雖然我信他,卻不知道怎樣依靠祂。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說,我感謝神。當醫生說你得的是癌症,我裡面長舒了一口氣。因為我知道神是在用這樣的方法讓我停下來。”

從2013年11月份開始,新瑋經歷了一段與神很親密的時間,這是她人生中從來沒有經歷過的。從那時開始,她思考自己的人生、家庭、工作以及身邊的人。“神在我們身上的工作,我們不一定都能夠明白,但是今天和大家分享的是我現在所能夠明白的。”神給我們很多機會把我們放在一些環境當中,我們不明白愛,神愛我們,但是神愛我們的方式和我們想象的不同,和我們期待的往往不一樣。記得在美國的時候,我收養了兩個下肢癱瘓的孩子。他們被自己的父母遺棄了。那時候,我特別的累,向神發怨言 。我說,神啊,你愛我,我也想用我的方式來回應你。我還挺著一個大肚子(懷孕),天天給他們擦大便,我很累,我覺你沒有在看顧我,我一個人在做,你在什麼地方呢?”

雖然是一個充滿了怨言的禱告,但是神也垂聽了。當天下午,新瑋吃完飯後,坐在沙發上。她看著窗外,突然發現一個她很熟的姊妹帶著兒子和女兒從車裡出來,朝著自己住的地方走來。進到屋裡,這個姐妹就說,“新瑋你坐在沙發上。”她讓兒子去打了一盆水。之後,她和女兒一起給新瑋洗腳。“我看到她們跪在地上給我洗腳,我知道這是神讓她們做的。 ”說到這裡,她的聲音變得哽咽了,眼淚不自禁又流了出來。

無論我們經歷怎樣的環境,也不要對神的愛有懷疑

“神愛我們是有原則的,神會根據我們生命的長度來決定用怎樣的方式來愛我們。無論我們經歷怎樣的環境,也不要對神的愛有懷疑。安靜下來,我知道神的愛從來沒有離開過我。”新瑋分享著她信仰功課中沉澱出來的菁華。

有一天,一個姐妹對她說,“新瑋,那麼多人得了癌症,神都醫治了。為什麼你沒有信心相信神會醫治你呢?如果神愛你,他一定會醫治你的。”對於神的能力,新瑋沒有一點懷疑。她堅信神若願意,神會醫治她的。同時,她也相信神對每個人的愛的方式不一樣。

往往神會使用我們覺得並不美好的東西

“神在我身上的心意更多的是使用。如果我願意被神使用,從我得癌症那天起一直到現在,我一直都在被他使用。”新瑋分享說,“基督徒生命的價值體現在哪裡呢?就是被使用。我們就像神手中的工具一樣,如果我們願意被神使用,他會使用在我們身上發生的每一件事情。問題是我們是願不願意讓神使用?

“有一次,我很疼痛的時候,想到耶穌受過的患難和屈辱。耶穌所受的一切在天上都是被記念的,是有意義的。我問神說,‘神啊,我現在所經歷的有屬天的意義嗎?’我這麼禱告之後,神讓我看到羅馬書12章1節的經文,“ 所以弟兄們,我以神的慈悲勸你們,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是聖潔的,是神所喜悅的。你們如此事奉,乃是理所當然的。” 這句話是讓我特別得安慰。

“我從來沒有想到自己會有這樣的一個腫瘤,看起來這是一個很不潔淨的東西,但是正因為有這樣的東西,神給我在地上的時間不多了。所以才有更多的人想要聽我的經歷。想要知道現在新瑋是怎麼想的?新瑋是怎麼說的?我希望神放在我裡面的感受和經歷可以鼓勵更多的人。所以神使用我們的方式和我們想像的不一樣,而且往往祂會使用我們覺得並不美好的東西。”

你眷顧我所愛的,  我也會眷顧你所愛的

新瑋姊妹分享一個給她內心帶來很多鼓勵的真實故事:二戰時,在中國山東有一個濰縣集中營,當時在那裡關著很多的外國傳教士。內地會創始人戴德生的5個孫子孫女都被關在那裡;遠在陝西的孩子們的母親特別的憂傷,因為她不知道孩子是死還是活,當她為孩子們的安危禱告時,神用“你眷顧我所愛的,我就會眷顧你所愛的”來安慰她。

有一天,一個人對新瑋說:“新瑋你孩子還那麼小,你最小的孩子只有2歲。(新瑋和斯蒂夫共有8個孩子,其中5個是親生的,3個是收養的。最大的孩子13歲,最小的孩子只有2歲半。)可是竟然讓你遭遇了這樣的事情,孩子們怎麼辦呢?”

新瑋內心的聲音是:“我知道我所愛的人就是我的丈夫和我的孩子,我也知道神所愛的就是你們,還有那些沒有信主的人。所以,我心靈和身體都很軟弱的時候,神就用這樣的話提醒我:‘新瑋,你眷顧我所愛的,我就會眷顧你所愛的。’”

從前,新瑋是一個不太愛哭的人。但是自從生病之後,新瑋流過很多的眼淚。不是因為害怕或者是疼痛,而是感恩的淚水、悔改的淚水和喜樂的淚水。“有神真的是太好了!”新瑋說。

剛剛過去的2015年復活節時,她看朋友圈裡面分享了一篇關於耶穌在十字架上受苦的文章。文章裡講述了一個法國科學家研究耶穌在斷氣之前到底承受了多大的痛苦?看完之後,新瑋流下了眼淚,“我無法想像一個人受了多麼大痛苦? 因為祂受了這樣的痛苦,使我們有資格可以做神的兒子。”

不是我們在愛、照顧這些孩子,而是神在藉著這些孩子服侍我們

人生的最後,服事的最後,不管是對信仰還是對服事,新瑋都打開了更大的世界。見証會的最後,新瑋和弟兄姐妹們分享了和我們每個人的服事都息息相關的話題。

“我們是不是一個認識耶穌的人?這個跟我的癌症沒有直接的關系,但是卻和我們服侍有關系 。”

“很多人看到我和斯蒂夫的服侍覺得我們很偉大。如果我們跟耶穌相比,其實是沒有什麼偉大可言的。”新瑋說,“因為我們服侍的這些孩子是這個世界根本不配有的人,有主耶穌的形像住在他們的裡面。所以不是我們在愛、在照顧這些孩子,而是神在藉著這些孩子服侍我們。”

“我和斯蒂夫是很幸運的,也是很少的人當中的兩個,因為我們天天都在接受主的服侍。神就是在用這些不會走路、不會說話,什麼都不會的做的孩子們在服侍我們。”

新瑋再次分享起上帝帶他和斯蒂夫做起來“覓非播舍之家”的感動:覓非播舍是米非波設的諧音, 來源於《聖經•撒母耳記》中大衛王恩待掃羅的後裔米非波設的故事,這也是一個充滿愛和饒恕的故事。覓非播舍創辦的目的,就是尋找這世界認為沒有價值的生命,為他們播種一個家。

《聖經•舊約》記載大衛做王之前掃羅王因為嫉妒大衛的才能而一直想方設法的追殺他。但掃羅之子約拿單和大衛的友情至死不渝,並且曾幫助大衛逃脫他父親掃羅的手。掃羅和約拿單死後,大衛成為了以色列的王。但是大衛做王不久,便將掃羅家族中唯一幸存下來的人——米非波設接進王宮來恩待他。米非波設是約拿單的兒子,他是一個瘸子。當時大衛王將米非波設從一個叫羅底巴的城市召出來。據說羅底巴的希伯來文的意思是:與神無關、與神的恩典無份的意思,在那裡居住的都是一些殘疾的、按照當時的律法被看成是不潔淨的人。覓非播舍之家的孩子,也正是萬王之王從羅底巴召出來的被人遺棄的生命。在這裡,神用他自己的手,為他深愛的孩子們在建造一個家。“

新瑋分享說:“傳道書說眾人的結局就是死,我們每個人都會面臨死亡,有一天我們都會再見耶穌的。耶穌會站在門口說,你們認識我嗎?我們聽到的人可能都會說,‘主啊,我認識你。我們可能會說,我是什麼時候信的主,什麼時候做的決志禱告的,這麼多年來我一直都在服侍你,我怎麼會不認識你呢?’但是主卻說,那你知不知道這些年來你從我身邊經過多少次,但是你卻從未認出我?”

“馬太福音25章31-46節的經文告訴我們:當主再來的時候,他要把山羊和綿羊分開。什麼樣的人是山羊?什麼樣的人又是綿羊呢?有人說,新瑋和斯蒂夫所做的事情非常的有愛心。其實不是因為有愛心,而是因為這個工作是神要求我們做的,這是要讓你認出祂,觸摸祂,服侍祂和回應祂。”

見証神不是靠我們的繁榮,而是讓人看到我們在風浪上依靠神行走

最後,見証會的末尾,新瑋姊妹說到人生走到最後她對信仰的理解:“我們信主之後,都希望自己的日子變得順利,生意變得興旺,身體變得健康,希望一切的事情都會變得越來越好。”但是我和斯蒂夫經歷是:如果你信耶穌了,而且你願意跟隨祂,你越往上走,你會離祂越近。”

 “這個時候,你會發現你才開始背十字架。十字架是從什麼地方來的?是從跟隨耶穌來的。你跟隨祂,就會慢慢地發現你所背負一切並不是你所願意背負的。”

“希望大家能記住我和斯蒂夫在今天對大家說的一切。我們的神是真實的,最能讓別人看到你身上有神的事情不是因為你的病變好了、找到一份好工作、或者經濟上一下子都變的順利了。”

“我和斯蒂夫認為最能讓別人看到我們身上有神的事情是:當有風浪的時候,你依然可以靠著神在風浪上行走。”

當有風浪時,你可以說有主在我們的船上,所以我們不害怕。”

當你面對死亡時,你可以說我可以看到天國,我是有盼望的人。”

附注:

新瑋姊妹當天的見証會上,不少一直關心她的朋友也前來。她的一位朋友、攝影師龍樹在見証會後借助於文字在社交媒體上分享了他的感動,他說:

很久沒見他們倆了,通過微信得知前不久斯蒂夫做了心臟搭橋手術,恢復的不錯。他們倆今天從山東來到北京與大家見面,分享他們的人生,尤其是新瑋得癌症後的生活,以造就大家。今天,對很多關心、關注他們的朋友來說,除非神跡發生,其實是訣別,因為醫生說新瑋的生命已經進入倒計時,不到6個月了。乳腺癌晚期,已經擴散到了雙肺。新瑋與癌症作戰了2年多。今天看到她與上次不太一樣,人有點浮腫,但是精神很好,非常好,始終保持微笑,看不出什麼。

她今天給大家分享的主題是:基督徒如何面對死亡、看待死亡、死亡對於我們的意義及如何善用今生。人遲早一死,但是對於基督徒而言,死亡意味著回天家,不必懼怕,不要問為什麼年紀輕輕就如此被上帝接走,如果你信神,你就必須認定這是神愛我們的方式,這是神的愛,不是懲罰,是神的恩典,我們應該充滿喜樂和盼望地迎接這一天。在我們還能行善之時盡量去關愛他人,要善用今生活出基督的樣子,給上帝做見証,此外的一切毫無意義和價值。這是她今天拖著病重的身體來此分享的目的。她目前最大的痛苦是疼痛,疼痛發作時難以忍受。分享會有點長,2個多小時,結束後,大家陸續離開,她的疼痛發作,她無力地躺在沙發上,聽憑周圍的人為她禱告,病痛的折磨讓人無能為力。為了造就大家,她忍受著這一切。她說上帝用癌症來使用她,她就是如此被使用的。

“覓非播舍之家”是斯蒂夫和新瑋夫婦成立的殘障孤兒助養中心的名字,他們收養了很多殘障孤兒,腦癱居多,他們自己也有5個孩子,2個兒子,3個非常漂亮、健康活潑可愛的女兒,最大11歲,最小的才2歲多。對於一個媽媽,撇下年幼的孩子,何等心情與牽掛!雖說死亡是上帝最大的恩典,但是真正臨到自己頭上,作何感想與苦痛!可是他們帶著喜樂與微笑來見大家,為福音而來。

若想更多了解“覓非播舍之家”,請參閱覓非播舍之家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