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破土典禮

連加恩

有一個英文字Groundbreaking非常有意思,字典告訴我們它有兩個涵義:第一、是「破土典禮」;第二、若當形容詞則是「具有開創性的」。被差遣到外地去做福音工作的人,最羨慕的也就是這兩件事了。第一、能突破福音的硬土;第二、能帶出開創性的事工來。

在西方世界,每一個建築工程的開工典禮,都會找來政要、領袖象徵性地鏟一下土,代表破土之後,就沒有什麼其他的大難題了;在非洲,當地人則習慣讓主事者去放第一塊磚頭。由於參與那裡的工作,這幾年來我也放了不少塊磚,我想,會有這樣的差異,大概因為那兒鮮少颱風或地震,所以不需要太深的地基,直接往上堆磚頭就可以了!

很有趣的,若想享受「破土典禮」的成就感,或是想開展出「具開創性的事工」,其祕訣也是同樣這個字:Ground-breaking:Break the ground, with your knees.——用膝蓋在地上禱告神,直到地板破了,那麼福音的硬土也就被突破了。

在西非服事的日子,我鋪了一張紙板在地上,常常禱告,在禱告(breaking ground)的過程中,我經歷到神賜給我們許多開創性(ground breaking)的事工,突破了很多困難。例如,用垃圾換舊衣的活動,使得大約數千名小朋友在聖誕節的時候聽到福音;在無水的地區挖水井的工作,使我們得到了整個村民的接納,得以開設孤兒院和舉辦佈道會。

至於怎麼想到這些點子?資金資源怎樣來的?它們都是奇蹟式的發生,除了說是禱告中,上帝自己作的,我也不太會解釋。曾有一位基督教醫院的副院長聽完了這些見證,問我可不可以把那個紙板賣給他?還好,那個紙板早已經丟了,因為我相信神的恩典臨到,不是某張紙板有神力,也不是禱告很多的人有什麼值得吹噓的敬虔。★老實說,那是因為「跨文化長宣的痛苦指數」還真的滿高的!★逼得我除了找上帝,再也找不到其他的幫助!
 

在異地宣教,每一時刻都可以經歷到許多影響我們的負面情緒:它也許是想念家人的孤單感,也許是文化差異產生的隔離感,也可能是付出很多,卻被當地人欺騙的被背叛感,或是「千山萬水,我獨行」的悲壯加優越感、不被母會關注的被遺棄感、事工推展有資金壓力時的無助感、遇到同工間爭執的無奈感,有時候真的會讓人覺得地板下的土越來越硬,來到了一個銅的天、鐵的地當中!若是這時又聽到家鄉的母會有人軟弱跌倒的消息,那就差不多可以體會保羅在哥林多後書所寫的:「受勞碌、受困苦……除了這外面的事,還有為眾教會掛心的事,天天壓在我身上。有誰軟弱,我不軟弱呢?有誰跌倒,我不焦急呢?」(林後十一27-29)

每當那些孤寂感、被遺棄感、悲壯感等負面情緒來襲時,我會把它們化成去紙板上面跪下來的動力(當然,那是因為我別無選擇,如果在台灣,我可能會打電話給朋友、去喝咖啡、聽音樂等等)。負面的事情遇到之多,使我的紙板在原本光滑的平面上,產生了髒兮兮的兩個凹槽,那是膝蓋的重量造成的;不久之後,又有第三個凹槽,那是額頭,不是因為我在上面睡著,而是禱告很久,膝蓋承受不了,所以用額頭去分攤身體的重量。每一次,當壓力大到禱告不出來的時候,我就會去翻一本當初刻意帶去非洲的書,叫做《祈禱出來的能力》(註),它記載了一段在十八世紀初,把福音帶到美洲印地安人的偉大宣教士──大衛布銳奈德(David Brainerd,1718-1747)的禱告生活,這是其中最激勵我的兩段:

「布銳奈德的一生,是祈禱的一生。他整夜祈禱;在講道以前以後祈禱;在騎馬穿過荒僻的、漫漫無際的森林的時候祈禱;臥在稻草所製成的床上的時候祈禱;進入稠密而僻靜的森林中祈禱。時以繼時,日以繼日,黎明深夜,他都在祈禱禁食,將心靈向神傾吐,為人懇求,與神相交。……他過了聖潔與祈禱的一生。 他的日記中滿了禁食、默想、靈修、祈禱的記載,這是他的主調。他每日用在祈禱上的時間,有數個鐘頭之多……」

「既然已經感覺到與神相交的甜美,與主愛的激勵,這愛奇妙的俘擄了我的心靈,使我一切的願望與愛情都集中在神身上,我就把這一天分別出來專用在內室的禁食祈禱上……。上午,我心裡面只有很少的生命與能力;當下午過去一半的時候,神使我能在為朋友的代禱中,熱切地像角力一樣地呼求;晚上,主在祈禱中與我奇妙的同在。……我為朋友們,為靈魂的收成,為無數可憐的人,為遙遠地方我所認為是神兒女的人,摔角祈禱。從天明半小時以後開始,直到快天黑的時候……我的心感覺甜美,神的愛與恩典與我同在,我帶著這樣的心情入睡,將心都放在神身上。」

大衛布銳奈德突破了重重困難,用持續禱告的力量,轉化剛硬的人心,把福音傳到當時北美教會認為最困難的印地安人當中,開創了新局。在這本書裡我看到他的祕訣:睡在稻草堆上禱告、騎馬經過暗夜叢林時禱告,從黎明到深夜不斷的禱告,直到靈魂一個一個得救,整片土地被改變。

發生什麼樣的事情,會讓一個人在醒著的時間不斷禱告呢?對我和妻子來說,在西非三年,最厲害的,算是被建商誣告的那次(參《校園雜誌》2006年7/8月號〈燒著的炭火〉一文)。每一天,隨著事情的進展,我們就有更多的負面思想、情緒進入心中,告訴我們要放棄,要恨那些傷害我們、誤解我們的人,我們只有把那些想法都轉成驅使我們去禱告的動力。那些日子,我幾乎醒來一想到,就把身子埋在地板上。

一陣子之後,我和孤兒院員工與一位當地牧師晨禱,剛好輪到牧師分享,他唸了這段經文,記載在腓立比書第一章1-12節:「……我每逢想念你們,就感謝我的神;每逢為你們眾人祈求的時候,常是歡歡喜喜的祈求。因為從頭一天直到如今,你們是同心合意的興旺福音。……你們常在我心裡,無論我是在捆鎖之中,是辯明證實福音的時候,你們都與我一同得恩。我體會基督耶穌的心腸,切切的想念你們眾人;這是神可以給我作見證的。……弟兄們,我願意你們知道,我所遭遇的事更是叫福音興旺。」

這位年逾五十的非洲牧師越唸越激動,對其他的員工說,這是他最近讀聖經時,上帝給他的啟示,讓他明白,我也像這經文講的一樣,常常在為他們禱告,希望福音能夠在他們當中興旺起來。牧師又勉勵當地同工:「因此我們大家也要好好的自己站起來」。望著激動得快要流淚的牧師,我很納悶,他今早分享的,看起來不是什麼深奧的啟示吧?大家都知道我鼓勵他們傳福音,也知道我每天都有為他們禱告吧?哪一部份這麼感動人呢?我只能說,上帝要他們聽見腓立比教會聽到的事吧!

差不多在同一時期,這位牧師把一個停擺了十幾年的佈道隊重整起來,開始在許多村子裡巡迴佈道,而他也成了我在西非最好、最忠心的服事夥伴直到今日。我相信,雖然我的膝蓋沒有把地板弄破,但是單單只是紙板破了,主的恩典就夠多了。因為我們的主耶穌,祂自己是那粒被埋在土裡,死去、用生命突破硬土的麥子,祂要我們效法祂,像祂那樣活、像祂那樣禱告,使別人得生命,使土地結出果子來。

耶穌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十二24)

 

 

 作者簡介:連加恩說,他是在學校的BBS版上看到徵召外交替代役男的佈告,沒有想太多,和家人大致討論了一下就決定成行了。連加恩覺得,這沒有什麼邏輯或原因可循:「一個有信仰的人,做事的限制很少。簡單來說,就是上帝叫我去或者不去。」
 連加恩服役的地點是在非洲的布吉納法索。連加恩在布吉納法索所做的最轟動的一件事,就是「撿垃圾換舊衣」。原先連加恩只是把從台灣所參加的教會寄來一直堆在倉庫的舊衣想辦法清掉,他號召當地小朋友去撿垃圾袋,撿三袋就換一件衣服,六十箱的舊衣一下子就發光了,而加恩把活動成效整理成小報導寫成了e-mail給在台灣的朋友,沒想到這封信件竟然一傳十、十傳百,被熱心的網友一再轉寄,開始不斷有人捐舊衣到教會去,希望透過教會把衣服送到非洲,最後居然總共有一千五百箱的衣物運到非洲來,連加恩成了家喻戶曉的「發衣服的台灣醫生」。非洲當地的小朋友們到處撿垃圾換舊衣,不但讓環境來了一次大掃除,更讓大家都換了好多衣服,滿足的像參加一場嘉年華會,連加恩在他們的臉上看見笑容、看見光采,看見來自世界各地的溫暖在他們臉上綻放,這讓連加恩覺得,這麼一個小小的網路上的訊息,竟然演變成這般盛況,這個力量若不是來自於愛,又能是什麼呢?這是屬於人類生命的正面力量,讓連加恩再一次體會,這個世界仍然充滿希望和真理,也有他繼續服務和努力的理由。
 

註:邦茲(E.M.Bounds)著,滕近輝譯,《祈禱出來的能力》(Power Through Prayer),香港宣道出版社,1957年3月初版。

站內搜索